葛兰再次否认指控 称服务国际会继续

Leela JACINTO  文

在FRANCE 24 (法国24新闻) 的独家采访中,法图拉.葛兰承认曾会见2016年7月土耳其未遂政变的一个关键人物。但是这位土耳其牧师声称,仅仅是众多追随者中的一次拜访并不能证明他精心策划了这场失败的政变。

这位土耳其最高级别通缉犯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一间比他在宾夕法尼亚州郊外流亡居所的祈祷室的面积大一倍的宽敞房间。这位76岁的隐居土耳其牧师身体状况并不理想,众所周知他并不喜欢面对媒体。

但是自从土耳其政府指控他策划了2016年7月15日那场失败的政变,他被迫同意接受一些采访,以粗暴的顺从态度而屈服.

1999年葛兰赴美治疗,从那时开始他就一直住在位于波科诺山脉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带有门禁的院子中,这里被称为“黄金一代隐居和朝拜中心”。土耳其对美国未能推进其对葛兰的引渡要求感到失望。

但是,从葛兰距费城160公里的萨科勒斯堡居所郁郁葱葱的广阔院子来看,他似乎很有信心,继续留在美国生活。

当他被问及是否害怕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他的土耳其“同僚”埃尔多安的个人关系趋好,可能意味着快速引渡通道将被打开时,葛兰回答,“我认为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其他任何美国总统,都不会冒破坏美国声誉的风险,屈从于土耳其总统的这些不合理要求。所以我并不担心这种可能性。”

虽然这位七旬牧师生活在离土耳其8000公里的遥远美国,但是他对自己祖国的最新情况却了如指掌。

在那场企图推翻埃尔多安政府的军事政变失败后一年,土耳其当局的调查重点似乎锁定在了一位名叫Adil Oksuz的神秘失踪人士。土耳其政府称,Oksuz是一名牧师,是葛兰的追随者,他煽动了去年7月的未遂政变。政变当晚,有人目击Oksuz出现在安卡拉的军事基地附近,遭短暂扣留后,即被释放。之后他就消失了。土耳其当局声称2016年7月未遂政变前,Oksuz曾赴美拜访葛兰。土耳其媒体公开了Oksuz和他的孩子与葛兰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合照,并以此作为葛兰个人参与那次暴乱计划的证据。

葛兰承认,大约30年前当Oksuz 还是一个学生时,他曾是服务国际学习小组的一员。“我认为Adil Oksuz在校学习期间一度是我们学习小组的一员。”他回答道。

尽管葛兰承认土耳其政府关于Oksuz曾在2016年7月未遂政变前拜访过“黄金一代隐居和休闲中心”的说法,但他否认这次访问构成有关政变调查的确凿证据。“几年前,他(Oksuz)曾来过这里。此后我在媒体报道中看到了这张他和他的孩子与我的合照。这是大部分人都会做的事情,从一张照片联想到其他各种关联,然后得出某些结论。”

“我和很多人一起合过影。”

葛兰列举了一长串曾在2016年7月未遂政变前来宾法尼亚州拜访过他的埃尔多安正发党高级成员名单。2013年葛兰在司法和政府部门的追随者曝光埃尔多安内部圈子的腐败丑闻后,和正发党正式决裂,此前两者曾是盟友。

葛兰称这些拜访者包括土耳其前总统居尔、现任土耳其国家情报组织(MIT)负责人哈坎.菲丹等。这位土耳其牧师再一次重申流行于反对派圈子的说法,即Oksuz与土耳其情报机构存在关联。

“在前总统居尔成为总统或总理或某位政府人物之前确实拜访过我。”Gulen 说。“你认为是Adil Oksuz,他们在某处找到他,我不记得具体在哪,然后又把他放了。之后Adil Oksuz就和土耳其情报组织存在某种联系。情报部门负责人哈坎.菲丹也来过这里两次,他还在我侄子的家里吃了两次饭。大家都来过这里。我和很多人合过影。所以,仅仅凭借来拜访过我并和我合影就做出指控是极其愚蠢的。”

Oksuz涉嫌与土耳其情报部门存在关联这一说法并没有获得官方确认,可能永远也得不到确认。政府声称,他(Oksuz)于2016年7月16日凌晨时分在Akincilar军事基地被捕,之后曾出现在一名法官面前。在政变后混乱的情况下,检方无法提供Oksuz的犯罪证据。最后因证据不足,这位法官下令将他释放。按照政府的说法,自那以后Oksuz消失得无影无踪,土耳其安全部门正在全力追捕这位遭释放的葛兰追随者。

“这场运动……将会继续。”

未遂政变一年后,土耳其仍然处于紧急状态,当局大肆镇压反对派支持者、记者和人权维护者。逾15万名法官、政府官员和国家机构工作人员因与非法的PKK(库尔德工人党)或FETO(土耳其政府圈指称服务国际的贬义术语)—土耳其牧师的追随者们称这场运动为“Hizmet”—有关联而遭解职。

在国内肃清行动的受害者中,葛兰的追随者遭受了最沉重的打击。在国外,外国政府受到土耳其政府的压力,要求他们关闭服务国际位于世界各地的学校。

虽然遭受镇压,葛兰坚信服务国际并不会就此结束。“在170个国家,包括美国、布鲁塞尔和欧洲,我们的学校仍然在运营。”他说道。“我认为这就是标志,这是一场关于爱与献身人类的运动,它会一直继续下去。政治家们的时间有限,他们会采取民主的方式进行。但是这场以爱为支撑的运动,将不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