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通道

在经济、历史与文化方面,自然地理环境曾经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亚欧草原的自然地理环境,由以草原为基本特征的各种地形构成,且孕育出了绵延数千年的游牧经济传统,居民大多骑马牧畜。亚洲和欧洲草原的东西向联系更是具有独特意义。

在广阔的欧亚大陆上,曾经存在数条东西走向的道路,其中南黄古道修建于1000多年前,是一条通商古道。茶马古道存在于中国西南地区,是一条以马帮为主要运载手段的民间国际商贸通道,也是中国西南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徽开古道在物资交流、人员交往、信息传递方面曾经发挥了重要作用,是徽州通往浙江的重要古道之一。除此之外,“丝绸之路” 是古代连接中西方的商业道路,古往今来一直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古代贸易的目的不全在于营利,而是以加强友好往来为主。无论陆路还是海路,都曾运载过中国最好的工艺品、丝绸和瓷器。在中方返航带回货物的同时,常有外国使臣随行来到中国进行访问。在古道上往来的各色货物中,丝绸是古代中国最重要的发明之一。

丝绸的发明极大地影响了中国古代的经济、文化和科技。随着丝路的发展,它的影响范围也持续向世界经济和文化方面扩展。在汉代对外贸易中,丝织品占有很大的比例。

“丝绸之路” 因为承载着繁盛的丝绸贸易而得名。人们也将其称作草原丝绸之路或草原大陆通道,扩展了丝绸之路的含义。考古学和人类学的大量资料证明,丝绸之路在西汉以前就是人类迁徙交往的大通道。

丝绸是中外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媒介,是几千年来连接东方和西方商业往来的纽带。然而,中西方交流的开端并不是兴盛于西汉时期的丝绸贸易。汉代的“丝绸之路”南道可西行至现在的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伊朗,最远可到达埃及的亚历山大城;另一条路经过巴基斯坦、阿富汗哈布尔,到达波斯湾;如果从哈布尔南行,可以到达现在的巴基斯坦卡拉奇,转海路也可以到达波斯和罗马。

草原通道在中西文化交流中曾起到重要作用。这条古道历史悠久,在世界文明发展中拥有重要地位。对外贸易还推动了民族融合,促使不少西方人在中国定居,长期与中国人相处,互通婚姻,促进中华文化的多元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丝绸之路的历史中,突厥民族也曾是控制它的民族之一。突厥部落向西迁移并在波斯和安纳托利亚建国之后继续通过丝绸之路进行贸易和文化交流。在穆罕默德二世(征服者)( Fatih Sultan Mehmet)攻占伊斯坦布尔之后,其通道的终站更是归奥斯曼土耳其人所有,使得欧洲到中国的丝绸之路断绝,推动了欧洲航海事业的发展。

近年来,“一带一路”思路的提出 ,促进了东西方的对话和交流。“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更是表现出安纳托利亚在欧亚大陆之间的贸易交通方面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