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如何激励了中国的圣战分子

作者:阿卜杜拉.博兹库特

土耳其政治伊斯兰主义领导者自从2011年起便实施了一项秘密政策,帮助具有中国国籍的维吾尔圣战分子进入叙利亚打击巴沙尔阿萨德政府。这让中国非常不快,并导致了两国间的外交摩擦。最近,伊斯坦布尔夜店发生枪击案,袭击者被认为是一名来自ISIS的有着东方面孔的激进分子。这样看来,埃尔多安的这一秘密政策实际上是作茧自缚。

ISIS,基地组织,特别是努斯拉阵线,都从邻国中国的维吾尔人网络中获得支持。这些组织一直以来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制造事端。和努斯拉阵线有关联的维吾尔分子甚至在2016年8月对位于比什凯克的中国大使馆实施了自杀式炸弹袭击。维吾尔极端分子在中吉边境进行人员走私活动,伪造护照和旅行文件,帮助圣战分子进入叙利亚参加战争,甚至招募吉尔吉斯人加入他们的组织。据报道,很多策划中国大使馆袭击案的激进分子都逃往土耳其。因此当我们看到伊斯坦布尔夜店枪击案的袭击者来自同一伙人时,就不足为奇了。

我从中国的消息来源得知,中国政府已多次向土耳其提及此事,甚至在国家领导人层面也反复提及,但是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一直没有兑现其对中国领导人的承诺。而正是埃尔多安制定了这一缺乏远见的政策,帮助外国圣战分子进入叙利亚。埃尔多安一直和中国打着太极拳,发表的言论都是中国政府想听的。中国越发对埃尔多安的不作为深感沮丧,决定采取一系列非公开的举措,如增加签证签发难度及限制土耳其商人的活动等。

有众多的中国圣战分子利用土耳其作为通道和叙利亚境内的恐怖组织取得联系,并且在所有的外国圣战分子中,中国人的人数最多。因此,北京方面当然会对土耳其方面提出抗议。我们并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中国圣战分子加入了叙利亚战争,但是我们有充足的信息进行估算。去年,土耳其军方透露, 2015年其在边境检查点扣押了324名中国人,他们当时正试图前往叙利亚加入极端组织。这一数字占军方逮捕的所有外国人人数的百分之三十六。

这当然不包括警察部队所逮捕的人数。在土耳其,警察负责全国百分之七十九的人口的安全,其他的交由宪兵队和海岸护卫队负责。警察部队作为土耳其主要的执法机关,受土耳其政府的严格控制。这一点和宪兵队恰恰相反。因此,土政府秘密帮助维吾尔人越境进入叙利亚这一政策由警察部队执行,并不会引起疑问。几乎可以肯定,有大量的中国圣战分子被土耳其警方抓获,但因该政策而放行。

土耳其警察一直没有公布其所抓获的外国人的国籍分布情况。但是,2016年11月23日,土耳其内政部长索鲁在议会规划和预算委员会进行预算审议时说,2016年,土耳其一共拘留了1381名涉嫌与伊斯兰国有关的外国人,并逮捕了其中的618人。土耳其总共将3857名与伊斯兰国有关的外国人驱逐出境。这一数字并没有说明有多少人是警察部队拘留的,多少人是由宪兵队或海岸护卫队拘留的,因此令人迷惑不堪。我们不知道这618名被逮捕的外国人中有多少人随后被驱逐出境了。根据惯例,警察部队需将这些外国人送至集中驱逐中心,而不是在土耳其的司法体系内起诉他们。这些人回到本国后再受到法律的制裁,就像巴黎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易卜拉欣和布鲁塞尔炸弹袭击者埃尔-巴克拉伊那样。

而且,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成功入境叙利亚或伊拉克。我根据土耳其警方数年来收集的伊斯兰国人员走私的秘密窃听记录可以做出我自己的计算。是的,也许听起来很令人震惊,但是土耳其政府确实一直知道在整个人员走私链条中谁扮演着关键角色,并一直密切跟踪着他们的行踪和通讯。但是政府并没有打击他们,正是因为埃尔多安及其政府中伊斯兰教同僚的庇护。土耳其法院批准在İlhami Balı(也就是Ebu Bekir 或 Abu Bakr)的GSM线路上使用窃听装置。他在土叙边境上是主要的伊斯兰国人员走私者。所得的窃听数据揭示了仅仅通过这一条途径入境叙利亚的人数。

一条2014年11月18日上午10:38分的窃听记录显示,Ebu Bekir给一名负责帮助伊斯兰国士兵越境的不明身份的人打了电话,询问其帮助越境的士兵总人数并和自己的记录相比对。Ebu Bekir在电话中说,在2014年10月22日至11月18日之间,共有1440名武装分子越境进入叙利亚。他们对每天的数字都进行比对。比如,Ebu Bekir说2014年10月30日,有72名武装分子成功进入叙利亚。2014年11月4日则有57人。要知道,这个数字仅仅是指通过靠近叙利亚的一个土耳其越境点进入叙利亚的人数。该越境点位于土耳其东南部Kilis省Elbeyli区。而在土叙绵延911公里的管理疏松的边境线上,这样的越境点还有很多。

另外,这样的人员流动是双向的。Ebu Bekir还帮助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越境回到土耳其。他们这样做是直接受伊斯兰国领导层的指示。Ebu Bekir的花销不用自己支付,同时每帮助一名武装分子越境,他和他的同伙们就可以得到一笔固定的报酬。因此,Ebu Bekir要核对每天越境的人数。换句话说,越境人数月报在定期发给伊斯兰国领导层时,土耳其政府是完全知晓的。如果我们把这些数字算在内,并考虑到中国人占外国武装分子总数的百分之三十六,那么就可以计算出,2014年每个月就有多达500名维吾尔人进入叙利亚。

没有办法确切知晓相关详情,但是这一粗略的计算得到了土耳其国家日报Meydan一条重大新闻的证实。该报纸称,土耳其情报部门在伊斯坦布尔的Zeytinburnu运转着一个护照伪造中心,向维吾尔人提供伪造的土耳其护照,使其可以加入叙利亚的圣战运动中。活动人员是一名有着维吾尔背景的中国公民Nurali T。Nurali T的助手告密者A.G.告诉Meydan日报的记者,该中心目前已伪造出约100,000本土耳其护照,一半流入了中国。Nurali自从2011年起就在土耳其进行此项活动。他曾经被警察抓到过。当时他手上拿着30本护照。但是他被立即释放了。这说明他在土耳其有足够强大的政治靠山,可以自由开展活动。

虽然土耳其边检人员发现了许多拿着伪造护照企图入境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并没收了他们的旅行文件,但是由于土政府对维吾尔人的特殊政策,依然秘密放行他们入境土耳其。事实上,有很多维吾尔土耳其人拿着土耳其的伪造护照在中国,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这些国家被发现,这印证了Meydan的报道。我曾经和Meydan 的主编Levent Kenez讨论过这一重大报道的背景。他说在报道发表之前,每一个细节都进行了事实验证。同时,他说,其中涉及的记者在报道发表后受到了来自情报部门的威胁。主编不得不让该记者暂停几天的工作,弄清楚他面临着什么样的威胁,如何确保他的人身安全。军事政变失败后的7月15日,Meydan被埃尔多安政府非法关闭。7月16日,警方突然搜查了该报纸的办公室,拘留了主编Kenez。Meydan日报的所有档案资料都被政府移除,看起来政府是意在销毁其和维吾尔圣战分子肮脏交易的所有证据。

中国政府在2010年将中土双边关系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并欢迎土耳其方面介入新疆局势帮助解决问题。埃尔多安此举辜负了中国政府对他的信任。不仅如此,埃尔多安还伤害了维吾尔人,将他们视为手中的棋子,招募为武装分子为其在邻国叙利亚颠覆政权的肮脏战争卖命。为了拯救双边关系,不使紧张局势升级,中国从没有公开向土耳其提出过此问题,反而是通过传统的外交策略警告土耳其。中国很多政府官员,包括高级情报官员,近年来数次造访土耳其,向土政府官员提出武装分子走私网络问题,希望能看到土耳其方面的变化。但是这并没有得到土耳其的积极回应。

事实上,有许多圣战分子的网站使用土耳其语或其他语言,受土耳其的管理。这些网站宣扬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圣战分子控制区域是维吾尔人新的家园。同时还发布资料,招募武装分子,寻求资金来源。埃尔多安曾经下令调查数千名在社交网站上攻击自己的人士,同时关闭数百家网站,仅仅因为他不喜欢这些网站的报道内容。但是埃尔多安却对这些维吾尔圣战分子网站熟视无睹。仅仅当国际社会,包括中国,对他施加巨大压力的时候,他才对这些网站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打击。但是随后的蹩脚政策又削弱并中止了对这些网站的打击。

真正的威胁不仅仅来自伊斯兰国,还有众多的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萨拉菲斯特网络。它们在叙利亚和土耳其活动,吸引着数量众多的中国圣战分子。当这些圣战分子被赶出叙利亚时,他们会逃往土耳其寻求安全庇护,进而前往他们的母国中国。因此,未来很有可能在土耳其和中国出现更多的恐怖袭击事件,袭击者很可能已在枪林弹雨中经受过战场的训练。伊斯坦布尔夜店枪击事件夺走了39人的生命,发生在该市最安全的地段,袭击者手法专业,这给所有人都敲响了警钟。头号伊斯兰主义者埃尔多安之前一直培育扶持这些圣战分子,现在是他自食叙利亚战争恶果之时。但不幸的是,为他的错误买单的,是那些无辜的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