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分化之胜 [1]

作者:伊利汉•塔然

正如之前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土耳其修宪草案会在全民公投中通过,从宪法层面赋予总统更多权力。根据安纳多卢通讯社最新报道,4月16日土耳其修宪公投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土耳其全国51.34%的选民赞成修宪,48.66%的选民反对修宪。其中伊斯坦布尔、安卡拉、伊兹密尔和安塔利亚等8大省的选民中以反对修宪者居多。新的宪法修正案将对土耳其1982年宪法做出18处重要修改,扩大总统的权力。

但在此次投票中却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土耳其最高选举委员会采取了一个措施,它废除了一项重要规则,即“要求每一张选票都有官方公章”。土耳其公民在此次公投时使用的选票非常简单,一张薄薄的纸,宽度不会超过一块巧克力。它只包含两个选项:选票的白色一侧是Evet(赞成),棕色一侧是Hayir(反对)。选民被给予墨水戳,在他们选择的一侧盖戳。值得一提的是,正式投票前每张选票都必须加盖官方公章,才能投入使用,官方公章代表选票有效。但土耳其最高选举委员会(YSK)在投票结束时,突然改变了要求“每张选票都有官方公章”的规则,声称除非有证据证明这些没有官方公章的选票是欺诈性的,否则将被视为有效。

现在,主要反对党声称多达250万张“未加证实的”(未加盖官方公章的)选票被计入总数。

这些选票如果放在过去的选举中,将是无效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在关于土耳其公投的报告中称,公投“发生在一个不平等的竞争领域”,土耳其最高选举委员会的决定意味着投票程序中“一个重要的安全防范提示被去掉了”。主要反对党领导Kılıçdaroğlu说:“由于最高选举委员会的干预,全民公投结果值得怀疑。现在我问: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规则在游戏中不能改变。最高选举委员会影响了我们公民的决定。我们将仔细检查。”但埃尔多安在总统府的演讲中表示“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已经结束”,他还提到了投“赞成票”的125万选民,埃尔多安强调“我们不会停止。他还批评了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报告,称:“拥有十字军心态的西方和家中的仆人双双袭击了我们。”

埃尔多安能干到2029年吗?

很多专家认为,埃尔多安可以再干12年,但他近三年的盟友佩林切克在与凤凰大参考的对话中明确表示,土耳其现在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埃尔多安政府没有一个具体的对策。土耳其为了维持正常的国家活动一年需花费超过2万亿美元,这钱从何而来?虽然支持修宪派以微弱优势涉险过关,但反对派抗议的嚎叫已不绝于耳。两个主要反对党均拒绝承认失败,在一份公投存在严重的选民“欺诈”报告出台后,他们都要求重新计票。

分化之胜:埃尔多安不会放弃的政策

虽然宪法修正案涉险过关,但持反对立场者仍能在失败中获得些许安慰,因为“反对票”在30个大省中的18个大省(包括土耳其首都以及最大的城市)超过“赞成票”,明确拒绝了埃尔多安政府的议题。

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欧盟欧洲议会前主席马丁·舒尔茨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写道:“公投双方支持率基本持平的结果表明,埃尔多安不是土耳其。民主和人权的斗争应该继续。” 欧洲议会土耳其报告员卡特·皮里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写道:“几乎一半的土耳其人投了反对票。 试想一下,在一个如此不公平的选举中,双方的支持率竟然不相上下。如果有一个公平的竞选,结果又会如何? ”

事实上,埃尔多安不会被土耳其两极分化的最新证据所欺骗,相反,他会竭尽全力加深两极分化!全民公投是土耳其民主与威权主义竞争的生动缩影。此次公投的气氛本身就不是平等的或公正的,政府竭尽所能镇压亲库尔德政党的领导,媒体几乎只报道支持修宪派的集会活动,甚至运用国家资源拘留和殴打想投“反对票”的公民。而且这一切都是在去年7月15日发生的未遂政变以及接下来数十万政府公务员遭监禁和清洗的情况下进行的。

埃尔多安和AKP一直宣称,投否决票就如同投票给恐怖分子。在埃尔多安大规模打压反对派,政府对反对修宪阵营施加巨大压力的背景下,埃尔多安虽然赢得了所谓的胜利,但这个胜利是狭隘的。埃尔多安不会因此突然转向,也不会认识到他之所以无法取得广泛的胜利就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使用的错误战略。

土耳其即将面临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危险的分裂可能

试想一下,只有51%的人投票支持土耳其政体发生变化,希望由一人全面掌握立法机关和司法机构的权力。而持“否决”立场中的很多人在政府刚宣布胜利时,就质疑投票的合法性。反对党已经对全民公投的结果提出异议。这一切对于正常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结构都将造成破坏,更何况现在的土耳其已是漏洞百出,政府破坏了司法机构的独立性。这有可能导致两个立场间产生完全和最终的破裂:支持和不支持政府合法性的人。

俄罗斯中东研究中心表示:“土耳其已经达到了中东地区的混乱局面”,“在埃尔多安的头脑中并没有表现出‘强大的土耳其’的胜利。”俄罗斯中东研究中心国际关系与公共外交中心负责人弗拉基米尔·阿瓦科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土耳其全民投票的结果为50%对50%。” 他表示,“这不是一个胜利,如果超过60%,那将是胜利。现在埃尔多安必须证明他可以实现他之前的承诺(停止土耳其目前的经济危机,建设更加稳定的国家等)”。

现在没有一位支持反对派的人会相信任何一个法院“无选举违规”或“无可疑投票”的裁决,也不会对埃尔多安宣布的“伟大的胜利”表示同意。很多土耳其学者认为,一位负责任的领导人将尽全力降低火焰,但埃尔多安的行为表明,他将会有不同的回应。

此外,失去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等18个大省只会提醒埃尔多安“必须更加警惕,寻找怪物来摧毁,因为投票结果如此接近”,而任何不支持修宪草案的人都是背叛土耳其的国家公敌。对新闻工作者、学者和忠实的政府雇员的打压活动将更加严酷。全民公投两方阵营支持率几乎不相上下的结果,将刺激埃尔多安重新采取主动行动,消除真实和假想中的敌人,而非理智地思考投票情况如此接近的真正原因。这就是现在土耳其真实的危机:埃尔多安虽然已经成为土耳其最强大的人,但是只有一半的国民对他满意,另一半却十分憎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