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债务危机是如何产生的 (一)

埃尔多安式的增长模式首先是由廉价资金推动的,2018年,它终于被耗尽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破产的故事。”杰姆·萨里说,他刚刚经历了自己的版本,而在一年时间里,这又演变成了全国性的创伤。

在2018年之前,土耳其的经济一直处于飙升状态,尽管其增长速度令世界惊慕,但其内在的脆弱性却一直存在。它就像一辆处于加速状态的赛车,只是驾驶员忽略了仪表盘上多个闪烁的警示灯,然后在经历了一场典型的货币冲击和残酷的信贷紧缩后,它终于崩盘了。

在此过程中,萨里的纺织公司和数百家其他公司一样破产了,该国一些知名大公司仍在苦苦挣扎,抵御经济的消极影响,政府和银行绞尽脑汁试图帮助它们。然而,在Bloomberg新兴市场前景的最新排名中,土耳其已跌至末位。

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来说,经济曾是他最大的政绩。2002年土耳其上一次经济危机后,埃尔多安上台执政,得益于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自那以后,他横扫政坛,赢得了所有的国家和地方选举,但是2018年,这位土耳其政治强人的增长模式最终破产了。

流动性危机

萨里的CERM 服装公司成立于埃尔多安执政初年,总部位于土耳其的纺织中心、繁荣的西北部城市布尔萨。CERM一直致力于生产家纺用品,如沙发套和窗帘,产品大多是由萨里本人设计的。

CERM成立初期正值土耳其经济的黄金时期,需求旺盛,外国资本大量涌入,里拉持续走强。这助力了萨里的业务,他从国外购买了各类纺织机械以及染料、纱线等原材料。

此外,廉价的借贷大大促进了企业的发展。当时,在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土耳其经济稳定,利率和通胀率持续下降。

一些土耳其公司在此阶段,努力拓展国际业务,该国首富穆拉特·乌尔克(Murat Ülker)在2014年以31亿美元收购了United Biscuits Plc,这是土耳其公司最大的海外收购。这股风潮在2014年达到高潮,乌尔克称他只花了九天时间就从本地和国际银行筹集到了资金。

另一位亿万富翁费里特•赛恩克(Ferit Sahenk)成功从银行业转型至酒店业,他在欧洲多地购买了豪华酒店。今年1月,他还在纽约开了一家牛排连锁店,由特技演员厨师绍贝担任主厨。

更为重要的是,土耳其企业大量借贷美元和欧元,不管埃尔多安如何力推中央银行,里拉利率永远无法回到2008年的历史低位。得确外币贷款更廉价,但对于以里拉赚取收入的企业来说,这存在风险。

萨里借了一些欧元,但他的债务大部分是里拉,他基本避开了这个陷阱。虽然他的经营规模没有乌尔克或赛恩克那么大,但是他的生意一度非常红火,截至2016年初,CERM的两家工厂拥有约90名员工,年销售额超过1000万美元。

他说,回忆过去其实已经出现了一些糟糕的迹象。

埃尔多安时代后期是一条更加崎岖的道路。邻国叙利亚爆发内战,外部势力很快被卷入其中,土耳其一马当先,冲在最前线。2015年末,土耳其军方击落了一架俄罗斯战斗机,引发地缘政治动荡和市场恐慌。

而与俄罗斯关系修复的部分代价是土耳其与美国的长期同盟关系出现破裂,这让投资者更加不安。2016年夏天,埃尔多安躲过了一场未遂政变,之后他以彻底清洗作为回应。那年秋天,里拉遭遇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下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