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新闻媒体自由局势持续紧张

在此前针对《共和报》(Cumhuriyet)的突击行动中,土耳其当局将包括管理人员和记者在内的14人送进监狱。此次事件也使土耳其的新闻媒体自由又一次遭受了沉重打击。西方国家在相关报道中对于土耳其新闻媒体缺乏自由的情况也纷纷进行了批评。尤其是最近三年来对于新闻媒体进行的各种突击逮捕行动都昭示着土耳其新闻传媒历史上最黑暗时代的来临。据不完全统计,土耳其目前已有155名新闻记者被逮捕或遭到软禁,这个数字也使土耳其成为了世界上逮捕新闻记者最多的国家。

 

在2016年针对土耳其反对派新闻媒体的突击逮捕行动中,旗下拥有两家电视台(今日台Bugün TV、土耳其频道Kanal Türk)和两家报社(《今日报社》Bugün、《民族报社》Millet)的丝绸传媒集团(

İpek Medya Grup)和旗下拥有土耳其销量最高的报纸《时代报》(Zaman)和土耳其最大的通讯社之一世界新闻通讯社(Cihan News Agency)的Feza传媒集团,以及《共和报》均因涉嫌“恐怖主义”而遭到突击行动。İpek传媒和Feza传媒被国家接管,上百位记者失去了工作。除此之外,2016年反对派传媒集团旗下许多别的媒体机构也被接连关闭。

在反对派媒体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老牌报社《共和报》,此前因播报隶属国家情报局的卡车向叙利亚运送武器的图像,引起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强烈反应。“对这种情况不可能不采取惩罚措施”,他这样表示,并且决定逮捕目前已在德国的《共和报》出版总主管Can Dündar并给予惩罚。然而不管总统埃尔多安说什么,《共和报》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编辑政策持续发声。

 

-7·15未遂政变与媒体情况-

2016年7月15日发生了一次针对Ak政党的未遂政变。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未遂政变之后,土耳其政府对于《共和报》以及居伦运动的压迫更加严重。总统埃尔多安指控这次未遂政变的幕后主使是美国和居伦运动。但是这个断言遭到了美方和居伦本人的严厉驳斥。

在未遂政变之后第五天,土耳其当局立即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且颁布了一项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KHK)。之后成千上万的人被逮捕,遭到监禁或者革除职位。针对居伦运运的“猎巫行动”愈演愈烈。据非官方统计,截至目前,未遂政变五个月以来土耳其教育、司法、警察、军人系统中已有约126000人遭受清洗,96000被拘留,40000遭监禁。此外,还有195家媒体机构被关闭,145名新闻记者遭监禁。欧盟在有关土耳其的2016报道中对于土耳其侵犯人权、司法系统以及新闻媒体自由等问题表示强烈批评。在这份报告中还特别强调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于媒体自由的压制。报告指出许多土耳其记者长期在高压状态下工作,有一些还因为“侮辱国家总统”的罪名被判刑,以及新闻审查体系越来越严格。鉴于土耳其政府在7.15未遂政变后的种种“镇压行为”,11月24日,欧洲议会投票通过冻结土耳其入盟谈判的决议。

这个紧急状态是土耳其内部情况的根本实质,导致土耳其媒体自由情况持续恶化。在有限报记者无国界组织RSF发布的2016世界新闻媒体自由程度排行榜上土耳其位列第151位,与上一次相比倒退了两位。在今年的榜单上,南苏丹,墨西哥,巴基斯坦和俄罗斯均排在土耳其之前。

众所周知,土耳其要想成功加入欧盟就必须要像此前报道中阐述的一样,完全符合欧盟在人权、新闻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等相关领域的标准。否则,若是情况继续恶化,则土耳其加入欧盟的梦想将化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