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政府令人担忧的政策——减税

现代经济学理论可能深奥难懂,就像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由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共同获得,获奖原因分别是将“气候变化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和“将技术创新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一样。然而,宏观经济学原理从未改变,并且仍然是解释简单的、具有因果关系的宏观经济波动的可靠依据。财政减税政策和货币紧缩政策,并不是有效控制高通胀的至胜秘诀。当下土耳其的情况尤为如此。

土耳其政府周三宣布了一项减税计划,财政部长阿尔拜伊拉克称,这项将与11月1日开始生效的减税措施“旨在使土耳其历经几个月的货币波动后,实现经济的全面复苏。”该计划的主要内容包括:

住房销售和家具行业的增值税(VAT)从18%降至8%,有效期至明年。

从生效之日起至2019年底,暂停家用电器的特殊消费税。

发动机马力低于1600cc的汽车,特殊消费税率降至15%。

所有商用车的增值税税率从18%降至1%。

所有权契约税率从4%降至3%,暂无截止日期。

还是这位阿尔巴伊拉克部长,此前一天曾表示“外国资本计划对土耳其发动类似8月10日的经济攻击”,他所指的外国资本是美国。8月10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单日跌幅达到18%,触及今年最低点。

自那以后,土政府和央行采取了一系列旨在提振经济的举措,政府公布了所谓的“新经济计划”,即未来三年的财政举措,央行紧急加息625个基点,这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里拉自由落体式的贬值。此外,稍早前土耳其法院决定释放美籍牧师布伦森,也对里拉产生了直接的积极影响。

阿尔巴伊拉克称,自10月初土耳其经济已经开始步入正常化轨道,2019年将是市场全面恢复对土耳其信心的一年。他补充说,9月的通胀率非常糟糕,某些势力试图在土耳其策划经济危机。他确信10月的通胀态势正在向积极方面发展。

尽管这位财政部长努力向市场发送积极信息,但另一方面10月31日该国央行将2018年的通胀预期从先前的13.4%大幅上调至23.5%。目前,土耳其的消费者价格指数与9月同期相比增长了24.5%,达到15年来的最高值,而同期生产者价格指数则危险地飚升至46%,并可能进一步上涨。

那么,新经济计划究竟是什么?

让我们简单地回顾一下,根据新经济计划,将大力增强2019年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性,在严控通货膨胀的目标下尊重金融稳定。土政府称,2019年底通胀率将从此前央行预期的约24%下降至15.9%。此外,根据该计划,2019年居民储蓄余额将降至2700亿里拉(约483亿美元)。然而,这与土政府10月31日发布的最新减税计划并不一致。因此,当阿尔巴伊拉克部长宣布汽车、白色家电和家具减税政策后,里拉兑美元汇率一度下跌超过1%至5.58—5.60,也就不难理解了。

 

如上图所示,土耳其经济在今年最后一个季度已经深陷泥潭,且这一趋势将一直延续到2019年。考虑到,2019年3月的地方选举,减税方案的意外出台旨在减缓经济萎缩的负面影响。然而,该方案无疑会削弱人们对当局财政政策的信任度,进而怀疑执政党正发党稍早前颁布的新经济计划。

阿尔巴伊拉克部长宣称的“减税旨在促进经济再平衡,刺激就业,对抗通货膨胀”亦脱离经济事实。

埃尔多安政府再一次选择了“急功近利”的做法,无视该国经济中长期存在的弊病,只关注短期问题中的一部分。由此,我们可以预计鉴于土耳其当下的利率水平,宽松的财政政策将难以扭转该国经济的长期萎缩态势,通胀前期目标预计很难一次性实现,里拉将再次陷入疲软,这可能会对2019年的通胀态势产生直接的负面影响。


来源:http://www.paraanaliz.com/intelligence/the-governments-worrying-policy-route-tax-cuts/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