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总统家庭阿訇有关维吾尔族的极端化威胁言论

作者:阿卜杜拉.博兹库特

在激进的土耳其阿訇、土耳其总统的家庭阿訇努雷丁·伊尔德尔兹发表了威胁言论之后,身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中国大使将受到更多的安全保护。伊尔德尔兹的恶毒说教曾鼓动与基地组织有关的土耳其警察在安卡拉冷血暗杀俄罗斯大使安德烈·卡洛夫。

在接受维吾尔Istiqlal(自由)电视台采访时(该节目在伊斯坦布尔在线播放),这位牧师表示他对中国充满愤怒和仇恨,并称中国人是“一个比犹太人更野蛮的民族”。他呼吁维吾尔人不仅要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进行圣战活动,而且为了上帝的意愿也要在其他地方进行活动。他承诺会利用其与政府的关系保护土耳其的维吾尔族移民,并誓言如果有需要,将通过协调抗议集会的方式来对抗北京的愤怒。

如果这些话出自一个普通人,也许人们可以对他讽刺的叙述打个折扣。但是,伊尔德尔兹与土耳其的伊斯兰主义者、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的关系非同一般。同时,伊尔德尔兹是一位在数百万青年分支以及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的基层组织中宣扬圣战主义的有影响力的人物。伊尔德尔兹一直积极参与由土耳其青年基金会(TUGVA)举办的活动并在活动上发表讲说,该基金会由埃尔多安的儿子比拉尔和女儿苏梅耶有效管理。他在土耳其的演讲活动得到埃尔多安政府的大力支持,埃尔多安政府指示当地的官员为他提供必要的住宿,尽力使其感到舒适。

伊尔德尔兹自己也与武装圣战组织有联系,致力于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府。伊尔德尔兹曾在一封亲笔信中承认他与叙利亚的圣战组织有关系,这封信写于Ahrar al-Sham武装力量的领导人哈桑·阿布德死之后。哈桑·阿博德,化名阿布·阿卜杜拉·哈马维,于2014年9月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的一个高级别会议中遭自杀式袭击身亡。在这封落款日期为2014年9月10日的信中,伊尔德尔兹描述了他是如何前往伊德利卜与阿布·阿卜杜拉会面以及他们是如何讨论圣战与异教徒的斗争的。他将阿布·阿卜杜拉被杀害的事件描述为“事业上的一个巨大损失”,并且对自己邀请他来伊斯坦布尔一事无法实现而深感遗憾。

难怪阿卜杜拉·穆罕默德·本·苏莱曼·穆哈伊西尼,一位沙特籍的基地组织牧师,同时也是叙利亚基地组织Hay’at Tahrir al-Sham的领导人之一,最近在一个专门针对土耳其人的特别视频中,敦促土耳其人阅读努雷丁·伊尔德尔兹的书籍。在与其他圣战组织建立伞式联盟之前,穆哈伊西尼领导着土耳其支持的基地组织Jaish Al-Fateh(Nusrah的前身)。他被美国财政部指定为恐怖分子。像伊尔德尔兹一样,穆哈伊西尼也与维吾尔东突伊斯兰党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个伊斯兰党一直派遣战士到叙利亚打击阿萨德政权。穆哈伊西尼赞扬了埃尔多安政府支持叙利亚的圣战者,并在卡塔尔和其他海湾以及阿拉伯国家中选择与土耳其同一阵营。

二十二岁的警察梅儿鲁特·莫特·奥特塔斯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杀害俄罗斯大使,他经常参加伊尔德尔兹在安卡拉的Hacı Bayram地区举办的布道活动,该地区距离土耳其首都的政府建筑物非常近。2014年9月15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临近社区,称其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招募土耳其圣战者的热点区域。担心俄方政府的反应,伊尔德尔兹在俄罗斯大使被刺杀之后就从现场消失了,并在重新安顿之前取消了自己的演讲活动。埃尔多安试图通过打击服务国际这只替罪羊来保护他,服务国际是一个民间团体,高度批判埃尔多安政府的行政腐败行为,以及土耳其政府在叙利亚协助和唆使激进团体的行为。凶手在土耳其暴虐地刺杀了俄罗斯最高外交官后公开表示了他与圣战组织的关系。此时,没有人对埃尔多安声称法图拉·葛兰是谋杀案件的幕后凶手这一荒谬说法买账。事实上,在谋杀发生的前四天,伊尔德尔兹在İnegöl镇发表了一个演讲,煽动阿勒颇的人们加入政权力量。

这不是埃尔多安政府第一次保护伊尔德尔兹免受法律纠纷。顺便说一下,伊尔德尔兹在2013年1月23日公开表示与一名6岁的未成年女孩结婚时,就已经被提起了刑事诉讼。 但是检察官迫于埃尔多安政府的压力,于2015年3月放弃了调查。尽管谋杀俄罗斯外交官的调查结果显示,刺客曾经和其他人一起参加了伊尔德尔兹的布道,并在其中一次会议中与他的室友熟识,但牧师还是被免于调查。

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惊奇,因为埃尔多安和伊尔德尔兹是盟友,并且这种状况已出现过几次。难怪这个圣战牧师多次透露了他伊斯兰圣战主义思想,并加入了埃尔多安对服务国际成员的迫害活动。他要求政府将法图拉·葛兰斩首并悬挂示众,法图拉·葛兰是圣战组织直言不讳的批判者和反对者。伊尔德尔兹在YouTube上发表的一则视频中称,服务国际的成员必须被处决,绞死,且双手和双臂应该被砍掉。或许不是以同样的方式,但埃尔多安也发表了类似的讲话,他曾公开表示服务国际的成员没有生存权。他煽动公众在街上对付他们,并在禁止死刑的土耳其要求处决并绞死葛兰的同情者。伊尔德尔兹和埃尔多安相当于一枚硬币的两面,毫无疑问是一丘之貉。

泄露的黑客文件暴露了埃尔多安的女婿、土耳其能源部长Berat Albayrak的电子邮件。这些邮件进一步揭示了这个激进的牧师伊尔德尔兹与埃尔多安家族的关系。邮件内容(已通过法律文件的验证)揭示了伊尔德尔兹如何动员伊斯兰团体在2015年11月1日的选举活动中支持埃尔多安领导的正发党,帮助他重新获得了曾失去的土耳其议会中的大多数席位。在一份似乎是提交给埃尔多安女婿的情况报告中,伊尔德尔兹描述了叙利亚的圣战组织如何对正发党赢得选举发出祝贺。在一封落款日期为2015年11月4日的电子邮件中,伊尔德尔兹附上了包括Ahrar al-Sham,Jaish al-Sham,Jabhat al-Shamiyah和Failaku Al-Rahman在内的八个圣战组织的阿拉伯语声明。伊尔德尔兹还在另一封于2015年10月8日发送给Albayrak的电子邮件中,披露了埃尔多安家族在土耳其经营的阵营的批准发言人的名单。

努雷丁·伊尔德尔兹是埃尔多安信赖圈的领导牧师,他执意要将土耳其这个逊尼派占主导的国家的约8000万民众转变成各种激进的伊斯兰主义者和圣战者的堡垒。他的个人资料以及与土耳其总统家属的密切联系告诉我们土耳其将会有怎样的未来。如果埃尔多安不断地支持这些狂热分子并为他们提供庇护,土耳其的盟友和伙伴国家也将感受到在伊斯兰极权统治下的土耳其发生变化后的震撼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