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类别

评论

俄罗斯飞机能补救土耳其的战斗机困境吗?

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S-400防空系统后,被美国从F-35联合战机项目中除名。为了应对由于无法获得F-35战机而引发的战机短缺,土耳其向美国请求购买40架F-16蝰蛇Block 70/72系列战机。然而,考虑到土美关系的紧张与《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CAATSA),短期内美国不可能向土耳其出售F-16。当土美之间有关F-16战机的谈判还在继续时,俄罗斯声称,他们已经同意在土耳其本土生产S-400防空系统的某些部件。

一个不可预测的土耳其的高成本

2019年至2020年,土耳其领导层推出了一系列外交政策和军事举措。除了军事帮助阿塞拜疆战胜亚美尼亚之外,这些举措并没有产生太大效果。 与之相反,从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和利比亚的活动,到其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面临的僵局与试图将绝望的难民赶到希腊边境,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面临执政19年来最大的外交孤立状态。

埃尔多安是如何支持土耳其“新奥斯曼主义”的?

土耳其资深专栏作家、中东问题专家坚吉兹·张达尔(Cengiz Candar)说,土耳其新奥斯曼主义在总统埃尔多安执政期间发生改变并得到巩固。 在参加《紧追不舍》播客时,张达尔与与Ahval 主编亚武兹·拜达尔(Yavuz Baydar)谈到了他的新著《土耳其的新奥斯曼主义时刻——一个欧亚主义者的奥德赛》。

土耳其空军的困境:战斗机还是无人机?

土耳其空军目前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是它所拥有的F-16和F-4机队的使用寿命即将到期。2007年,土耳其空军宣布计划采购F-35联合打击战斗机并以此取代即将退役的F-4战机。但是,作为对土耳其去年购买俄罗斯导弹防御系统的回应,美国将土耳其踢出了F-35战机计划。

埃尔多安可能已经病入膏肓,无法继续领导土耳其

自2019年以来,土耳其专家、记者和民调机构一直在关注定于2023年举行的土耳其大选。这可能是因为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在2019年的地方选举中,在包括伊斯坦布尔在内的主要人口密集城市遭遇了市长竞选的耻辱性失败。选举后的定期民调显示,虽然正发党控制了该国的政治机构和主流媒体,但它的受欢迎程度较低。有趣的是,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似乎已经失去了民众的拥戴,这一点在年轻选民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土耳其TCG Anadolu两栖攻击舰无法填补F-35B空白

由于土耳其购买俄罗斯的S-400导弹系统,美国根据《通过制裁打击美国对手法案》对其进行制裁,这对土耳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为制裁导致该国数个国防工业项目暂停。这其中又以F-35项目受影响最大,在美国将土耳其正式排除在F-35战斗机生产计划之外后,土耳其已经失去了在着陆直升机码头(LHD)Anadolu两栖攻击舰上部署固定翼航空资产的能力。

拙劣的借贷计划让土耳其损失加倍

土耳其希望借贷计划有助于遏制货币里拉的暴跌并控制利率,但该计划给土耳其纳税人带来了一大笔账单。专家估计,这一涉及国内黄金和硬通货借贷的计划不仅未能实现预期目标,而且使土耳其财政部以里拉借款的成本加倍。

埃尔多安的背后是谁?(二)

作者:俄非·恰满 这一积极前景因三个相互关联的事件而发生改变:2013年正发党高层被曝大规模腐败丑闻、所有被监禁的欧亚主义深层国家势力的军事人员获得释放和重新启用,以及2016年的未遂政变。土耳其军队的权力分布在经历以上三起事件后发生了根本变化,以埃尔多安为代表的政府圈人士选择背弃政治解决库尔德问题的途径,并终结了与库尔德分离分子的谈判进程,放弃此前亲西方的外交政策定位以及民主化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