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类别

头条

土耳其零售业喜忧参半:销售额下降,营业额上升

正如土耳其统计局(Turkstat)稍早前宣布的那样,2018年9月日历调整后的固定价格零售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4%。纵观各个行业,非食品类(汽车燃料除外)销售下降了8.3 %,汽车燃料销售下降了4%,食品、饮料和烟草销售增长了6.9%。此外,与前一个月相比,固定价格零售量下降了4.6%。

土耳其音乐史

土耳其音乐史旨在研究土耳其人与音乐的关系,如果历史被认为源于“被记载”的史料那么土耳其人以书面形式记录自身历史的年代仅可追溯到距今1500年前,这意味着与土耳其文化和艺术相关的历史数据非常有限,然而即便土耳其音乐史存在史料缺陷,仍有一些重要的内容值得我们研究。

土耳其教育体制的急速伊斯兰化 (一)

土耳其于2011年废除了学习古兰经的最低年龄,2013年又在全国10个城市试行了一项名为“通过古兰经课程,实施学前宗教教育”的项目,旨在向四到六岁的儿童教授“基本伊斯兰常识”。至此,“古兰经学前班”的数量持续增加。

土耳其经济严酷硬着陆吸引多头目光

随着土耳其和美国试图修复破裂的关系,投资者忙于从资产价格中估算出制裁的风险。可悲的是,这一过程因许多专家宣扬的所谓基本面“改善”而变得混乱不堪,他们纷纷给出乐观的预测,但却没有一个成真。

土耳其政府令人担忧的政策——减税

现代经济学理论可能深奥难懂,就像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由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共同获得,获奖原因分别是将“气候变化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和“将技术创新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一样。然而,宏观经济学原理从未改变,并且仍然是解释简单的、具有因果关系的宏观经济波动的可靠依据。财政减税政策和货币紧缩政策,并不是有效控制高通胀的至胜秘诀。当下土耳其的情况尤为如此。

土耳其回归债券市场 F / X前景黯淡

土耳其财政部从国际市场借入20亿美元,以美元计价的5年期欧洲债券收益率高达7.25%。但考虑到该国在国外面临的信贷紧缩,这仍是一个可喜的举动,被大量超额认购表明投资者仍然愿意以合适的价格持有土耳其的风险。

当债务危机在土耳其成为一种流行病

土耳其历史最悠久的旅游公司之一Alkoclar寻求破产保护,成为今年3000多家被债务危机击垮的公司之一。该公司律师在法庭简报中陈述的破产理由是如此耳熟:银行要求还款,过期支票(土耳其版商业票据)无法偿还。

解读土耳其私营部门的债务瓶颈问题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参加执政党正发党3月地方选举的战略制定会议时,像狮子一样咆哮道:“我们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任何关系,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埃尔多安先生可能会对此前说过的某些话感到后悔,因为土耳其实际上已经陷入了衰退,更准确的说是滞胀,这与之前在该国发生的任何事情有着本质的不同。这种新危机被称为资产负债表衰退,这是由公司间过度的F/X杠杆和营业额锐减造成的,成千上万的中小型公司被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