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土耳其政治展望

作者:Leo Kabouche

未来一年,土耳其可能会面临诸多与2017年相同的风险,主要体现为内乱、外交政策紧张、经济不稳定以及恐怖组织持续的威胁。

2017年,土耳其政治局势紧张。 4月16日,宪法全民公投“赞成”阵营的狭隘胜利为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在2019年选举后正式实施总统制铺平了道路。对投票期间违规行为的指控加剧了土耳其国内的紧张局势,同时该国与西方传统盟友之间的关系也日益恶化。

除了政治风险上升之外,受2016年未遂政变的影响,外国投资者不得不面对土国内经济持续不景气的状态。此外,土耳其东南部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叛乱以及分散于全国的极端组织恐怖分子的存在,安全风险将继续居高不下。

内政

2018年土耳其的政治议程将有三次选举决定:2019年3月的市政选举、2019年11月的议会和总统选举。在这三次选举结束后,该国目前的政体议会制将被总统制所取代,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总统埃尔多安的权力将继续扩大。在宪政改革中,总统将成为行政首脑和国家元首。埃尔多安将能够任命部长、准备预算、选择大多数高级法官并通过颁布法令以执行某些法律。

土耳其执政党宗教保守的正义与发展党(AKP)可能会赢得选举,并继续执政至2024年。尽管该党的声望自全民公投后受到巨大的负面影响,但身为党主席的埃尔多安仍然具备相当大的政治资本。而且,在2019年选举之前,政府很可能会继续利用紧急状态法强化任意逮捕的政策。这将会导致对国内政治对手的肆意监禁以及针对国外异议人士秘密绑架网络的实施。

土耳其的政治反对派过于分散并被边缘化,因此无法对正发党在国家政治领域的统治地位构成严重威胁。右派民族主义行动党(MHP)成功翻身并支持宪法改革,而亲库尔德的人民民主党(HDP)则被连续逮捕浪潮所削弱,濒临跌破10%的全国投票门槛,失去议会代表权力。总统埃尔多安唯一可信的挑战者似乎是被称为土耳其“铁娘子”的美拉尔·艾克谢尼尔(Meral Aksener)。

作为一名职业政治家,艾克谢尼尔曾担任内政部长、议会副议长。在脱离MHP后,她创立了一个中右的反对党“好党”(IP)。她将在2019年的若干重要选举中与埃尔多安对抗,她试图获得因总统对全国实施的几乎专制的统治而醒悟的保守票。然而,她的获胜希望很小,因为她需要得到共和人民党(CHP)的支持,并且成功吸引目前支持正发党的库尔德人和民族主义者的选票。

外交

土耳其的外交关系重点在2017年发生巨大转移。该国日益接近俄罗斯、中国和伊朗,而其与西方盟国的关系持续恶化,这一趋势预计将持续到2018年。

自9月以来,关于土耳其离开北约的可能性一直在增长。该国与俄罗斯签署了一项有争议的协议,将在国内部署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而这与北约的防空系统并不兼容。美国可能会实施制裁,俄军工企业最近被美国国务院列入黑名单,以惩罚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大选的所谓“干预”。

这一交易引发了一连串事件,导致了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程度。 美国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的工作人员Metin Topuz遭土方逮捕,美国暂停了在土耳其的所有非移民签证服务,土耳其随后做出同样的回应.

另外,美国继续援助被土耳其认为是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机构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以及华盛顿拒绝引渡法图拉·葛兰(埃尔多安认为他是2016年未遂政变的幕后策划者)被认为是2018年不太可能发生改变的关键事件。

欧盟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也处于持续混乱中,包括德国、法国在内的一些欧盟国家因土耳其逮捕几名欧盟公民而倍感愤怒,其中又以7月时一批维权人士遭土方拘留案件尤为敏感。这些人包括德国国民彼得·斯图德纳(Peter Steudtner),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谴责土方行为“毫无道理”,德国外长加布里埃尔(Sigmar Gabriel)呼吁重新调整对土关系,并提醒在土德国企业注意安全。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埃尔多安计划举行另一场公投,讨论恢复死刑的问题,可能会对濒临死亡的土耳其入欧盟谈判产生毁灭性打击,因为这不符合欧盟理事会1998年通过的“死刑指导方针”。

尽管存在上述紧张局势,2018年土耳其与西方盟国之间的关系不会完全崩溃,因为这将损害双方重要的政策和战略利益,包括欧盟与土耳其的移民交易、以美国为首的驻扎在因吉利克空军基地的联合军队以及打击中东地区的恐怖组织等。但是,土耳其与美国、欧盟的关系将越来越局限于交易性战略伙伴关系。

自2015年11月土耳其在叙利亚边界击落俄罗斯战机以来,俄罗斯与土耳其的关系有所改善。不过两国之间的信任度仍较低,叙利亚冲突的未来将是一个重要指标,因为俄土在叙利亚追求相反的目标。

经济

2016年7月的未遂政变及此后颁布的“紧急状态法令”让土耳其的商业环境变得更加莫测,截至目前该国政府已经接管了800多家公司,总价值为403亿里拉(约113.2亿美元)。

土耳其的经济状况相对较好,主要得益于该国私营企业多元化、公共财政强劲、银行业监管完善。但是,它仍然受到通货膨胀和高利率问题的威胁。 2017年11月,土耳其中央银行宣布开始拍卖外汇对冲工具,允许有外币负债的公司保护自己免受里拉的下跌。中央银行可能会采取限制性的货币政策来解决通货膨胀的加速问题,并防止里拉价值再次下滑。较弱的里拉使土耳其的货物和服务相对便宜,这可能会促进该国的货物和服务出口。

此外,今年5月,俄罗斯决定部分取消在2015年战机事件后出台的针对土耳其的经济和贸易制裁。这将为土耳其经济带来一定利好。因为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包括对土耳其旅游的禁令,这严重打击了土耳其的旅游业。

安全

土耳其在叙利亚的两个地区部署有军队,土国内各地分散着与极端组织有联系的恐怖分子,都加剧了安全风险。此外,2016年未遂政变后,对土耳其武装部队(TSK)和警方力量的大清洗严重制约了安全部队的作战能力,2018年土耳其可能会被恐怖主义威胁蒙上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