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土耳其私营部门的债务瓶颈问题

上周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参加执政党正发党3月地方选举的战略制定会议时,像狮子一样咆哮道:“我们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任何关系,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埃尔多安先生可能会对此前说过的某些话感到后悔,因为土耳其实际上已经陷入了衰退,更准确的说是滞胀,这与之前在该国发生的任何事情有着本质的不同。这种新危机被称为资产负债表衰退,这是由公司间过度的F/X杠杆和营业额锐减造成的,成千上万的中小型公司被抛弃了。

宏观数据无法向我们讲述埃尔多安先生如何顽固地否认这种经济顽疾正在日益摧毁他曾努力建立的保守伊斯兰主义商业阶层的悲惨故事,我们需要深入挖掘以了解病痛。

贷款突然消失了

有助于了解疾病严重程度的唯一数据是贷款。首先,看看依赖贷款的土耳其在埃尔多安的统治下变成了什么样了。

其次,看看贷款下降的速度。

土央行第三季度银行贷款官员的调查显示,公司的信贷条件将在第四季度进一步收紧。但是仍然没有需求,因为主要贷款利率已飙升至40%,或以9月CPI数字贴现的年计算超过10%。

那些仍然能跻身全球市场或拥有银行的大型企业集团也感到了痛苦,但凭借在供应链中的有利地位,他们还能勉强维持生计。这些公司的子公司不是特定市场的单一最大买家,就是卖家,他们可以在交货前或交货时要求预付款、抵押品或收银员支票,或延迟付款最多90天。

S&M企业遭碾压

S&M 企业深受其害,快速上升的生产者价格指数(年均40%)以及因整个经济支付机制受损导致现金流锐减使得他们的营运资本被不断侵蚀。考虑到过高的利率,使用周转贷款为原材料或库存融资无疑于经济自杀。

政府为了抵制通货膨胀而不断加大打击所谓“奸商”和“价格欺诈者”的行为,使得这些企业面临的形势更加困难。土耳其媒体上有关警察、巡查员和审计员突检商铺,确认商品价格上涨是因成本增加的报道层出不穷。然而这个问题即使是最优秀的反垄断律师也很难回答。PA Intelligence编辑讲述了他与店主们的谈话,店主们发誓一旦货存全部卖掉,他们就会关门大吉,因为国家刚刚宣布盈利为非法。

愚蠢的法律加剧了痛苦

另一个疯狂的举措是政府在紧急状态期间出台的一项令人费解的法令,即禁止破产,与此同时公司可以向法院申请第11章或破产保护。这存在以下几个问题:首先,银行不与接受破产保护的公司打交道,这意味着在公司脱离第11章之前,无法重组应偿还贷款,这违背了整个目的。

其次,破产保护意味着在未来5个月内,上游公司不会收到应收账款,因为一旦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它将被低温冻结五个月。但是这无法根治顽疾,因为在这个国家没有一个经济学家认为在此期间贷款利率会降低或者销售会有所改善。

如果你现在无力偿还债务,以后也是如此。

资产出售?卖给谁?由于CBRT推出了数量上限的OMO和上午信贷危机,没有买家,那些有现金的人只支付减价销售价。

没有债务问题?那银行为什么面临压力测试?

尽管埃尔多安否认这种疾病,但出于某种原因,他的员工正在对银行进行压力测试,并向3家国有银行注入110亿里拉资本。如果《自由报》安卡拉记者萨格兰先生值得相信,他曾于与银行所有者进行对话,似乎土耳其“只是有点怀孕”。

埃尔多安先生真的不明白未来会发生什么:

隐藏银行增加的不良贷款会增加外国贷款者的利差;

由于害怕更多的破产保护案例,银行提高了对贷款收取的平均利差;

随着关键(系统性)公司的倒闭,或未能偿还贷款,或被恐吓禁止涨价,整个微供应链正在被打乱。

在一个国家的近代史上,因统治者的无知给民众带来如此巨大的痛楚,实属罕见。


原文:http://www.paraanaliz.com/intelligence/deciphering-turkeys-private-sector-debt-bottleneck/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