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是否意味着埃尔多安的末日将来临?

土耳其问题主要专家EricJ.Zürcher在接受Ahva新闻网站采访时表示,只有经济危机才能阻止土耳其坠入法西斯主义的深渊。

另一方面,以Ümit Akçay为代表的经济学家持近乎相反的观点。他们认为,危机可能会助长更多的威权主义。双方各自论据充足,经济危机和法西斯主义之间没有直接关联。

第一种观点的支持者认为,只有严重的经济危机才能削弱埃尔多安与其选区之间的联系,这种思路强调土耳其民众的实用主义本质,一旦出现经济危机他们会要求政治变革。例如,该国2001年的经济危机,既改变了执政党,也更改了基本经济规则。

埃尔多安已暗示他担心经济危机可能会引发社会动荡,现在的土耳其甚至无法容忍最低程度的抗议就是证明。稍早前,伊斯坦布尔新机场建筑工地的一名工人被起诉,因为他抗议每天乘座上班的公交车迟到。另有一名记者因在黑海里泽地区的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张当局在市中心砍伐一棵有100年历史的树木的照片而遭到警察询问。

埃尔多安知道没有人可以通过选举挑战他的位置,他忧虑的焦点是经济状况恶化而引发的抗议活动。因此,国家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全面禁止包括个人抗议在内的所有抗议。

这个策略背后隐含着一个简单的道理,即埃尔多安预计经济将在某个时间点出现复苏,因此在此之前他有两种应对危机的工具:宣传和压迫。鉴于选举这样的传统概念在土耳其已不再重要,现在宣传理论对于理解人们如何学习、思考和行为至关重要。除了宣传外,国家还将继续镇压对政府的抗议行为。

在采取该策略期间,埃尔多安预计会压制民众对经济危机的不满,直至经济复苏。在这个模式下,对土耳其民众的期待是在内化国家宣传的同时耐心等待。如果埃尔多安的计划运作良好,他的政权将会幸存下来,但是土耳其将变得更加专制和贫穷,这又印证了第二种观点。

那么另一种可能性呢,如果埃尔多安未能扭转经济颓势呢?

有一个关键点需要把握,与因2001年经济危机而被罢免总理职位的Bülent Ecevit不同,埃尔多安不是标准的政治领导人,他还在创建一个新的政治体系以取代凯末尔的体系。

对于埃尔多安这样有建立新政权议程的领导人来说,失去权力的成本是极其昂贵的,其代价通常不仅仅是失去一间办公室。以埃尔多安为例,土耳其可能会出现一种新的危机,即使社会和经济条件变得更糟,当权者仍会抵制变革。

埃尔多安和他的土耳其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过去的六年,土耳其的政治和经济非常不稳定,虽然埃尔多安设法生存了下来,但是代价是贫困和日益增长的威权主义。

这些不仅仅是抽象的概念,它们的背后是公共服务水平恶化,教育水平下降和文化生活衰退。因此,如果这种情况持续数年,土耳其可能成为贫困和失业人数达到数千万的另一个埃及。土耳其和埃及一样人口众多,这意味着一旦问题变得结构性和根深蒂固,就无法在短期内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