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权法院裁定引发多方争议

欧洲人权法院(ECtHR)星期一(当地时间6月12日)做出裁定,拒绝一名遭解雇的土耳其老师Gokhan Koksal的相关司法申请。欧洲人权法院判定这位老师只有用尽土耳其国内所有司法救济方式后,才能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申请。这一裁定引发了多方争议。

欧洲人权法院要求Koksal首先向土耳其委员会提出上诉。但有专家指出,该委员会是土耳其政府为审查2016年7月15日未遂政变后因所谓的“具有法律效应”的命令而遭解雇的公务员而专门设立的,其独立性值得怀疑。

大赦国际土耳其研究员安德鲁·加德纳(Andrew Gardner)在社交媒体推特中发文称,欧洲人权法院对土耳其委员会的信任违反了经验和逻辑,侮辱了十多万遭任意解雇的人士,必须尽快启动重新评估。

人权律师、副教授Kerem Altıparmak在社交媒体推特中表示,欧洲人权法院的这个裁定是可耻的,它对土耳其委员会缺乏审查能力的情况视若无睹。

“根据这个裁决,(土耳其)政府可以解雇另外10多万人,关闭所有协会。反正没有权力可以控制它。感谢ECtHR!”

欧洲人权法院在判决书中表示,按照法律规定设立的负责任的委员会,其责任是判决在紧急状态下因政府发布的具有法律效应的命令而引发的一系列上诉行为,其中包括公务员的解职情况。若对该委员会做出的裁定不服,可以向行政法院提起上诉,如果对行政法院的判决不服,可以通过个人请愿的方式向宪法法院提起上诉。

欧洲人权法院还补充道,最近宪法法院的一项判决显示,如有必要任何人可以直接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申诉。

Köksal是土耳其东部埃尔祖鲁姆市一所小学的老师,土耳其政府依据2016年9月1日发布的行政法令将他与其他5万多名公务员开除。他于2016年11月4日向欧洲人权法院提交申请。

Köksal表示,依照“欧洲人权公约”第六条,他享有的进入法院的权利、未经证明有罪前应被推定为无罪的权利以及应被迅速告知对他提出的任何指控的知悉权被侵害。

此外,Köksal强调,他是在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基础上遭解雇的。

Köksal还认为,根据第八条“尊重私人和家庭生活的权利”,第十条“言论自由”,第十一条“集会和结社自由”,第十三条“获得有效补救的权利”和第十四条“禁止歧视”等条款规定,他的相关权利和自由受到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