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面临实现遣返叙利亚难民竞选承诺的困境

据路透社5月31日消息,借助民族主义浪潮成功获得第三个总统任期的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大肆宣扬其遣返100万叙利亚难民的计划,但随着邻国叙利亚的冲突持续不断,他可能很难兑现这一承诺。

长期以来被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反对者视为盟友的埃尔多安在周日与凯末尔·克勒赤达罗卢(Kemal Kilicdaroglu)展开的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的竞选活动中强调遣返难民,而后者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

选举前,两位候选人对难民遣返问题的关注引起了生活在土耳其的340万叙利亚人的恐慌,土耳其国内对他们的不满情绪正在增长。

很多难民来自仍在阿萨德控制下的叙利亚部分地区,他们表示,只要阿萨德继续掌权,他们就永远无法回到自己的城镇和村庄。

而根据埃尔多安的计划,他们也不需要这么做。埃尔多安称,在卡塔尔的帮助下,土耳其一直在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叙利亚西北部建造新的住房。安卡拉在该地区的地面部队阻止了叙利亚政府的进攻。

这些计划意味着土耳其将加强对叛军控制地区的承诺,多年来土耳其一直在该地区建立影响力,尽管阿萨德要求将土耳其军队的撤离时间表作为两国恢复外交关系的条件。

随着土耳其选民对难民越来越不满(土耳其收容的难民人数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埃尔多安的计划将这个问题置于其叙利亚政策的核心,与此同时担忧被土耳其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叙利亚库尔德团体在边境开辟飞地。

埃尔多安表示,他的目标是确保一百万难民在一年内返回反对派控制的地区。土耳其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卢(Suleyman Soylu)上周出席了一个住房项目的落成仪式,该项目旨在为叙利亚贾拉布鲁斯镇(Jarablus)的回归叙利亚人提供住宿。

“我们有责任通过适合我们国家的方式和手段来满足我们的公民对这个问题的期望。”埃尔多安在周日的胜选讲话中说,并补充说,近60万叙利亚人已经自愿返回安全地区。

安全问题

但对许多在土耳其的叙利亚人来说,前景并不诱人。

“我想回叙利亚,但不想去贾拉布鲁斯……我想回家,回到拉塔基亚。”一名自称艾哈迈德(Ahmed)的28岁叙利亚年轻人说,他目前是安卡拉大学的一名学生。他指的是地中海上一个叙利亚政府控制的地区。

“我想回去,但如果阿萨德还在,出于安全考虑,我不能回去。”

与此同时,叙利亚西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在一系列武装组织的控制下也局势动荡。

智库“世纪国际”(Century International)的叙利亚问题专家阿伦·伦德(Aron Lund)说,“尽管有很多关于土耳其和卡塔尔建设住房和基础设施的报道,但叙利亚北部的状况仍然非常糟糕和不稳定,因此很难安排大规模的回归。”

“这似乎只是冰山的一角,而且整体经济形势正在持续恶化。”

在受确保难民回归目标的部分驱动下,土耳其改变了对叙利亚的外交路线,效仿该地区其他政府,重新向曾被埃尔多安称之为“屠夫”的阿萨德开放渠道。

但是,与阿萨德和他之前的阿拉伯敌人之间的解冻相比,这种和解进展得更慢,反映出土耳其在这个俄罗斯、伊朗和美国均拥有驻军的国家的问题上扮演了更深的角色。

分析人士认为,安卡拉不会轻易同意阿萨德提出的撤军时间表,他们指出,任何土耳其军队离开的迹象都将促使更多叙利亚人出于担心西北部会重回阿萨德的统治而试图逃往土耳其。

智库“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达林·哈利法(Dareen Khalifa)表示:“土耳其极不可能在撤军问题上妥协,因为如果他们离开伊德利卜,这可能意味着数十万难民朝(土耳其的)方向前进。”

自愿返回

很多在土耳其的叙利亚人对克勒赤达罗卢的败选感到宽慰。竞选期间,克勒赤达罗卢表示将在恢复关系后与阿萨德讨论难民回归计划,并表示回归将在两年内完成,但不会是强迫的。在首轮投票落后于埃尔多安后,他强硬了语气,承诺要将所有移民送回他们自己的国家。

埃尔多安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易卜拉欣·卡伦(Ibrahim Kalin)周一表示,土耳其希望(难民可以)安全、有尊严地自愿回归。

国际难民法规定,所有返回必须是自愿的。

“我们正在制定计划,首先确保100万或150万叙利亚人返回家园。”卡伦告诉当地一家电视台。

非营利研究机构伊斯坦布尔哈蒙当代研究中心(Harmoon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Studies)的萨米尔·阿拉布杜拉(Samir Alabdullah)表示,现在选举大战已经落下帷幕,他不指望会出现太大的变化。

“埃尔多安获胜了,叙利亚人松了一口气……自愿返回没有错。我们预计移民政策不会发生改变。”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