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的噩梦

如果现在有一场评比,评选可以最全面描述埃尔多安的对话,我认为下面的通话内容是第一选择。事发后,埃尔多安称“他们窃听了我的加密电话”,已确认的电话内容如下:

比拉尔(埃尔多安的儿子):“Sıtkı先生昨天来了。(他说)现在手里有一千万美金左右……然后把剩下的……”

埃尔多安:“不要去拿!不要去拿!他答应给我的就要送来(给我们)。如果(他们)不送过来,那(我们)就不需要了。你看,有的人(把钱)送过来了,他为什么不能送过来呢?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啊?但他们早晚会落入我们的手中的,你别担心,他们会落入的。”

以上对话传递了什么信息呢?

  • 稳定和持续不断的贿赂。
  • 凭借国家权力不断贪污受贿。
  • 拉自己的儿子下水。
  • 低俗的俚语。
  • 最重要的是,“其他人”这一说法明显承认与无数人存在贿赂关系。

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埃尔多安现象”,是埃尔多安管理风格和受贿方式的总结。

以上是埃尔多安将国家大部分财富带到国外以及“那天晚上”(2013年12月17日)将藏匿于Kısıklı(埃尔多安的住所)的钱款全部花光的一些例子。除此之外,埃尔多安还曾放言土耳其最好的土地只有在他的允许下才能被拍卖事件以及土耳其最富有的商人之一Rahmi Koç亲口承认埃尔多安在瑞士多家银行共有几十亿美元的存款,但埃尔多安仍可以让这些银行出具伪证书“证明”Rahmi Koç的说法并不真实。

当这一切暴露时,他欺骗土耳其人民称这一切是敌对组织度试图“推翻政府的司法政变企图”,借此从贪腐噩梦中脱身。随后,埃尔多安命令时任土耳其内政部长和司法部长逮捕该案相关检察官。但现在美国对土耳其的调查已逐步深入,并逮捕了一些重要人员。美国的理查德·伯曼法官击碎了埃尔多安的梦想,因为美国没有“借鉴”土耳其前内政部长和司法部长的做法逮捕伯曼法官和其他司法代表团的成员。

这一切表明,今后埃尔多安不再有“转让义务”和“退休”的选择。因为当埃尔多安退休时,他会被带到司法机关,那时正发党政府也帮不了他。土耳其的司法机构获得独立的那一天,埃尔多安和他的同志们将在成千上万的贪腐案审判中排队。

是否能在国外有“快乐的退休生活”?

埃尔多安可以出国享受快乐的退休生活吗?之前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现在已无可能。作为对Reza Zarrab调查的一部分,美国6日宣布对土耳其前经济部长Zafer Caglayan、前土耳其人民银行(Halk Bank)总经理Suleyman Aslan发出逮捕令。只要他们一离开土耳其,就会在美国的监狱里过夜。那么这些名字与埃尔多安存在什么关联呢?埃尔多安曾表示土耳其最好的土地只有在他的允许下才能被拍卖,如果没有他的首肯,就算交易已经完成,他也可以使其成为无效交易。试想一下,这样一个人,如果自己没有至少受贿10次是绝不会大度地让前经济部长Zafer Çağlayan“分一杯羹”拿到3200万欧元的贿赂金。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Joon H. Kim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土耳其银行家Mehmet Hakan Atilla在Reza Zarrab的帮助下参与了一项违反国际制裁令的活动且持续多年。此外,Reza Zarrab作为一名黄金交易商,曾利用美国金融机构向伊朗进行数百万美元的非法金融交易。”声明还表示,Atilla与Zarrab涉嫌提供虚假文件,试图将与伊朗的非法金融交易伪装成符合制裁条例的人道主义物品。这起案件将由美国纽约南区检察署恐怖主义和国际麻醉药品处处理。

Zarrab是2013年非法黄金交易丑闻的关键人物,涉嫌帮助土耳其向伊朗秘密出口200吨黄金(约合120亿美元)。他于2007年加入土耳其国籍,是AS皇家控股公司的老板和操作员。美国司法机关控告其使用网络公司“诱惑”美国的数家银行在5年的时间里违反国际制裁令,向伊朗非法转移资金。他于2016年3月在美国迈阿密被警方逮捕。

Reza Zarrab和Hakan Atilla如果不想终身监禁,他们会承认一切。在美国的执法体系中,这类案件中的90%会提前结束。如果Zarrab和Atilla主动认罪,他们将受到的处罚会非常轻。如若不然,将面临40到50年监禁。毫无疑问,他们会认罪。因此,今后埃尔多安无法离开土耳其进行任何非外交访问。但现在“总统外交护照”可能到处都有。

能否去卡塔尔居住?

作为普通公民,埃尔多安无法穿越任何边境。他不能去欧洲国家,卡塔尔甚至其他阿拉伯国家,在谈到美国的利益时,会很乐意将他交给美国。因此,埃尔多安只能住在Beştepe宫或者他的新“颐和园”里。

埃尔多安称美国对前部长的指控“背后有很多肮脏的气味。”这就对了!但这些气味不会离他太远。土耳其前大国民议会议长BülentArınç在评论安卡拉市长Melih Gökçek的腐败问题时说:“印度有一句谚语,如果有人从坐的位置上起来麻烦,这个地方肯定已经被他污染了。”

曾与埃尔多安共事的土耳其前部长阿卜杜拉蒂夫·塞纳(Abdullatif Sener)这样描述这位总统先生的性格:“埃尔多安对金钱有可怕的占有欲。他是这样一种人,非常专注于自己,为了不失去职位,他甚至会将国家拖入内战。当这样一个人手握大权时,为了活着他会不惜付出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