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是如何支持土耳其“新奥斯曼主义”的?

土耳其资深专栏作家、中东问题专家坚吉兹·张达尔(Cengiz Candar)说,土耳其新奥斯曼主义在总统埃尔多安执政期间发生改变并得到巩固。

在参加《紧追不舍》播客时,张达尔与与Ahval 主编亚武兹·拜达尔(Yavuz Baydar)谈到了他的新著《土耳其的新奥斯曼主义时刻——一个欧亚主义者的奥德赛》。

张达尔说,在他试图解释土耳其近期与希腊等地区对手在地中海的争端时萌生了写作的念头,这本书涵盖了冷战后土耳其的外交政策。

他称,土耳其现在正打着“新奥斯曼主义”的旗号,在该地区数个国家建立存在。

张达尔表示,为支持的黎波里政府,土耳其派遣武装无人机和叙利亚雇佣军进入利比亚,它还向阿塞拜疆提供无人机和军事援助,这对阿塞拜疆在去年年底的纳卡冲突中战胜亚美尼亚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认为,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土耳其正在逐渐背离跨大西洋联盟与亚太集团。

他称,作为埃尔多安政府新外交策略的组成部分,新奥斯曼主义与土耳其专家所称的欧亚主义有关,后者为前者的复兴铺平了道路。

张达尔说,新奥斯曼主义产生于土耳其前总统图尔古特·奥扎尔(Turgut Ozal)时期,在前总理阿赫梅特·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glu)任期间获得演变。

他表示,2016年7月的未遂政变是埃尔多安追求新奥斯曼主义的转折点。

他解释说,土耳其新奥斯曼主义的理念是在冷战结束后提出的,当时单极世界初现端倪,土耳其不再被认为是北约的南方堡垒,并开始对中东和东南欧的前奥斯曼帝国属国施加政治影响。

在土耳其作为一个重要的行动者被主要的国际力量所认可后,此前的新奥斯曼主义被认为是亲西方的。然而,达武特奥卢在介绍他的新奥斯曼主义品牌时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张达尔强调说,达武特奥卢是一个政治伊斯兰主义者,他对奥扎尔亲西方和世俗的意识形态持批评态度,他所倡导的是一种基于对前奥斯曼帝国领土的软实力的新奥斯曼主义。

他说,埃尔多安放弃了软实力,引入了自信的外交政策,同时作为巩固国内政权的一种手段,他试图复兴奥斯曼帝国的荣耀。

他称,在未遂政变发生一个月后,土耳其开始对叙利亚东北部发动军事进攻,这绝非巧合,随后埃尔多安还建立了一种新的政治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