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可能已经病入膏肓,无法继续领导土耳其

作者:史蒂文·库克(Steven A. Cook)*

自2019年以来,土耳其专家、记者和民调机构一直在关注定于2023年举行的土耳其大选。这可能是因为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在2019年的地方选举中,在包括伊斯坦布尔在内的主要人口密集城市遭遇了市长竞选的耻辱性失败。选举后的定期民调显示,虽然正发党控制了该国的政治机构和主流媒体,但它的受欢迎程度较低。有趣的是,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似乎已经失去了民众的拥戴,这一点在年轻选民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确实,埃尔多安可能在2023年之前变很脆弱,但这个“脆弱”并不一定是大多数人想像的那样。有迹象表明,他可能已经病重,根本无法竞选连任。

最近几个月,一些有关土耳其领导人看起来状态不佳的视频被频频曝出。这些视频中的一些不像其他那么清楚。但是,综合起来,它们明显提出了有关埃尔多安健康问题的疑问。例如,在一个片段中,总统在通过一组楼梯时似乎需要妻子和助手的帮助。而在另一个场景中,他在土耳其创立者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的陵墓国父纪念馆(Anitkabir)行走时似乎有一些困难。此外,在去年7月获得大量关注的一个视频中,埃尔多安似乎在向正发党成员发表电视节日问候时说话含混不清。

有时,埃尔多安看起来很憔悴。与此同时,有关总统的健康出现问题的谣言甚嚣尘上,包括声称他正越来越健忘、呼吸问题、意识混乱、呕吐和植入内部除颤器等说法。这些消息称,总统身边的医生数量正在增加,他减少了与媒体的接触,并需要在参加公开活动前服用止痛药。

当然,这些谣言最常被生活在土耳其以外的人或者被排除在总统核心圈之外的人重复,因此声称埃尔多安即将死亡的说法可能只是闲聊。毕竟,在其他视频中,他看起来非常不错。9月26日,当埃尔多安出现在《面对国家》节目中时,他看起来可能没有以前那么有活力,但他已经67岁了,不老但也不年轻了,他已经掌权超过18年,这对他的身体当然会有影响。

仅凭远观就做出医学判断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主意,尤其是如果这个人不是医生。但是让我们暂停判断,做一个思想实验:如果埃尔多安病得很重怎么办?如果他因疾病或死亡无法参加2023年的连任竞选,会发生什么?

根据《土耳其宪法》第106条,会在(45天内)举行选举,在新总统宣誓就职前,副总统福亚特·奥克泰(Fuat Oktay)将代替埃尔多安获得他现有的责任和权力。这是非常直接和标准的。

土耳其分析人士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在后埃尔多安时代的土耳其,正发党的分裂将为土耳其任何一位主要反对派政治家赢得竞争激烈的选举开辟道路。这个人也许是埃克莱姆·伊马毛卢(Ekrem Imamoglu),他(两次)击败正发党前总理当选伊斯坦布尔市长,或是他的安卡拉同行曼苏尔·亚瓦什(Mansur Yavas),一位令人敬畏的政治家,或是以坚韧著称的好党领袖美拉尔·阿克贤尔(Meral Aksener)。

伊马毛卢、亚瓦什或者阿克贤尔成为土耳其下一任总统都有合理的可能性,但他们任何胜利背后的假设都是后埃尔多安时代,即所谓“回归正常的时代”。

这些假设是可能的,但有理由怀疑。首先,现在应该很清楚,埃尔多安通过正发党要么掏空了土耳其的政治机构,要么让其屈从于自己的意愿。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在45天内组织的选举会是自由和公平的。其次,更重要的是,在埃尔多安长达20年的任期内,正发党核心圈人士已经通过可疑的手段和做法变得富有和强大。官员、商人、媒体人士和其他人似乎不太可能轻易地将自身利益置于风险之下,屈从于更加民主的政治所带来的不确定性。

在这种情况下,值得考虑的是,另一个强人可能在紧急状态下统治后埃尔多安时代的土耳其。除埃尔多安之外,土耳其其他有权势的人包括情报局长哈坎·菲丹(Hakan Fidan)、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尔(Hulusi Akar)与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卢(Suleyman Soylu)。这三人中,阿卡尔似乎最有可能获得领袖资格。菲丹虽然为土耳其人所熟知,但他主要负责国家情报组织的幕后运作。一个名叫塞达特·佩克尔(Sedat Peker)的土耳其黑帮头目在最近几个月发布的一系列YouTube视频中暗示内政部长存在腐败行为,并与有组织犯罪团伙相勾结。这令索伊卢的声名受损。

此外,阿卡尔还拥有一个菲丹或索伊卢无法比拟的优势:武装力量。在2003年和2004年的改革将军队置于文官控制下后,分析人士倾向于低估军队在土耳其政治中的作用。2016年未遂政变期间,大量土耳其人,无论其政治立场如何,都拒绝回归“军事监护制度”。加上随后对军官队伍的清洗,似乎打破了军方指挥官在政治中发挥作用的意愿。然而,阿卡尔,这个未遂政变期间的参谋长,后来的国防部长,在2016年7月后的军队重组中发挥了核心作用,这可能会使军队为支持阿卡尔再次发挥政治作用。

在随后的五年里,这位部长负责任命了大约65%的军官,包括数百名将军和更高比例的士官。在土耳其军方凌驾于政治之上,但仍有责任进行干预以保护凯末尔体系的时代,这可能没那么重要。但是如果军队已经通过规则、条例和法令从属于平民,就像正发党在统治早期开始做的那样,那么阿卡尔在军队中的影响力可能不是问题。

然而,虽然军官似乎从属于平民,但这不是通过政治机构,而是通过忠诚。他们的地位和影响力归功于两位平民:阿卡尔和埃尔多安。如果总统丧失能力或去世,这将使阿卡尔处于非常强大的地位。

华盛顿的一些人可能会看着这位国防部长说,“好吧,他看起来没那么糟糕。我们觉得他很务实,我们可以和他做生意。”这不是一个不合理的立场,但任何人都不应该指望阿卡尔对美国友好。在意识形态上,他和埃尔多安来自一个相似的地方。这位部长还与一群极端民族主义、反西方的官员达成了共识。除此之外,他们还互相勾结惩罚那些在北约司令部初试牛刀的军官,以及那些在欧洲和/或美国工作了很长时间的军官。这些军官要么被关进监狱(因为他们被指控与有争议的牧师法图拉·葛兰(Fethullah Gulen)有联系),要么被安排远离职权岗位。

此外,阿卡尔还对土耳其在2020年夏天在地中海的侵略姿态负有直接责任。当时安卡拉与自己的北约盟友希腊和法国对抗。虽然这位国防部长很难拥有埃尔多安的政治技巧和个人魅力,但鉴于大部分军官对他心怀忠诚,至少在初期他不需要这些(技巧与魅力)。

当然,我们没有办法知道埃尔多安的实际健康状况或他的接班人选。但分析人士和政府官员直接假设埃尔多安将参加2023年的选举,对他们自己没有任何帮助。如果埃尔多安不这样做,土耳其政治可能会恢复到类似之前的状态,或者正发党的分裂可能会给反对派带来机会,或者该国可能会变得更加不稳定,或者可能发生其他变化。

多年来,外交政策界一直认为胡斯尼·穆巴拉克会把埃及交给他的儿子贾迈勒·穆巴拉克或情报机构负责人奥马尔·苏莱曼。结果两者都不是。忽视土耳其总统(的健康)可能正在恶化的迹象,寄希望于事情会有结果,将是一个更大的错误。

*史蒂文·库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专栏作家、外交关系委员会中东和非洲研究Eni Enrico Mattei 高级研究员。

原文链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新闻”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