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克兰迄今为止最大的赢家——土耳其的埃尔多安

作者:路易斯·菲什曼(Louis Fishman)是布鲁克林学院副教授,他经常往返于土耳其、美国和以色列,并撰写有关土耳其和以色列-巴勒斯坦事务的文章。他的最新著作是《奥斯曼帝国晚期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1908-1914》。

本文3月2日用英语发表于Haaretz网站。

在俄罗斯炸弹不分青红皂白地落在哈尔科夫和基辅平民身上的背景下,乌克兰和俄罗斯代表团举行了首轮停火谈判——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重申,土耳其不能切断与俄罗斯或乌克兰的关系。

自战争爆发以来,埃尔多安一直谴责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并表示全力支持乌克兰的主权,这与北约盟国的立场一致。然而,土耳其选择不制裁俄罗斯。

坚持同时与俄罗斯和乌克兰保持温和对等的关系,很快就会面临可能无法承受的压力。但是现在,如果您认为这项政策会激怒挑衅的乌克兰总统沃拉迪米尔·泽伦斯基,那么请三思。

到目前为止,土耳其设法与这两个国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埃尔多安甚至在俄罗斯入侵前一天,俄罗斯宣布顿巴斯和卢甘斯克地区为所谓的“人民共和国”后一天访问了基辅,他受到了泽伦斯基的热烈欢迎。土耳其还向乌克兰提供了拜拉克塔尔监视和攻击无人机(Bayraktar TB-2),这些无人机已经被积极用于对抗俄罗斯军队。

埃尔多安对基辅的快速访问展示了团结,也重申了土耳其开辟第三条道路的努力不仅仅是骑墙:它在战略上平衡了与乌克兰人民站在一起的坚定立场,同时保持了与俄罗斯的工作关系。

目前,这种平衡行为得到了反对普京战争的美欧联盟的默许。作为与俄罗斯的对话者,土耳其对于联盟来说非常重要。同时,土耳其参与危机是修复土耳其、美国和欧洲之间严重紧张的关系的最佳机会。

无论如何,土耳其都不能迅速破坏它与俄罗斯建立的关系,尤其是考虑到其糟糕的经济状况。

甚至在土耳其2017年购买俄罗斯S-400防御系统,并选择挑战与美国的关系之前,土耳其与俄罗斯之间的贸易关系范围一直在稳步扩大。土耳其一直是俄罗斯人的一个重要的旅游目的国,新冠疫情期间这对收入至关重要,尽管现在由于航线和俄罗斯经济面临的压力,这一资金来源很可能会枯竭。

更重要的是,土耳其向俄罗斯靠拢的动机,首先且最重要的是与叙利亚以及两国军队之间的默契有关,而对于普京来说,将一个北约成员国拉向自己的轨道实在是太诱人了,让他无法忽视。

(俄土)两国在过去几年间经历了数次重大危机,例如2015年俄罗斯战机被击落,2016年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遇刺,以及鲜为人知的2020年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空袭造成34名土耳其士兵死亡,但双方都经受住了。尽管发生了这些危机,埃尔多安和普京仍定期会晤,且总是在明显愉快的气氛中,甚至更频繁地通电。

然而,土耳其知道它与俄罗斯关系的真正价值在于充当对美国施加影响力的压力点。简而言之,俄罗斯永远无法取代土耳其与美国和欧盟的经济、社会和文化联系,与之相反的声称将是荒谬的。

当前的俄乌战争正处于土耳其外交关系的重要十字路口,土耳其发现自己在中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孤立。随着土耳其经济陷入极度绝望,它不得不放下自尊,将其伊斯兰盟友放在一边,与阿联酋、以色列和埃及重修旧好,这些国家直到最近还被埃尔多安与他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政府用作出气筒。

埃尔多安最近的阿布扎比之行在阿联酋受到热烈欢迎,其领导人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对埃尔多安在多年敌对互动后公开承认双边关系的重要性感到满意。本月晚些时候,以色列总统艾萨克·赫尔佐格计划访问土耳其,这是在内塔尼亚胡长期任期内经历了一系列危机后,启动两国关系的历史性举措。

此外,虽然与埃及的和解仍在进行中,但土耳其与阿联酋的和解及其与以色列恢复关系的尝试是埃尔多安现在希望重返美国中东势力范围的最明确信号。因此,对于美国政界人士来说,土耳其试图维持与俄罗斯的关系不再会被视为威胁,即使华盛顿继续向土耳其施压,要求其放弃S-400。

这就是为什么本周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赞扬了土耳其外长,并感谢土耳其“在捍卫乌克兰及其主权和领土完整方面给予的大力支持”。同一天,担任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的共和党人马尔科·卢比奥称赞了乌克兰使用的土耳其无人机。

土耳其援引1936年《蒙特勒公约》的做法赢得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更多喝彩。该公约允许安卡拉在战时阻止所有军舰穿越达达尼尔海峡和博斯普鲁斯海峡。泽伦斯基几天前在推特上提出了这个问题,这很可能已经列入他们基辅会议的议程上。

援引该公约可能最终会影响俄罗斯军舰在黑海及其在叙利亚海岸的海军设施之间的机动性,这是一个比影响乌克兰危机更令人头疼的潜在战略问题,因为俄罗斯军舰已经(在乌克兰)进入战斗状态。

土耳其可以将此(举措)包装为俄罗斯不太可能挑战的大胆举措,因为这样做不仅会使土俄关系陷入困境,还会影响整个北约联盟。

但俄罗斯和乌克兰冲突持续的时间越长,土耳其就越难继续选择第三条道路。如果埃尔多安成功地维持住了这一脆弱的战略平衡,那么他当前国内危机的经济痛苦至少会得到缓解,同时为他重返美国和欧盟铺平道路,与此同时不会让他与普京的关系变得过于生硬。

有迹象表明,埃尔多安准备认真考验普京耐心的弹性:周一(2月28日),他的驻联合国大使费里敦·西尼尔里欧路(Feridun Sinirlioglu)宣布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是“毫无根据、不公正和史无前例的”,并补充说这是“非法的、不正当的和无法接受的”。为了平衡这一点,埃尔多安的发言人当天表示,土耳其为了“保持对话渠道畅通”,不会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但是,如果埃尔多安对华盛顿和布鲁塞尔权力大厅已经向他发出的热情感到满意,他可能会发现,进一步恢复的代价是收回他推动的威胁民主和法治的措施。

愤世嫉俗者可能会说,埃尔多安对乌克兰自由的强烈支持有点讽刺意味,因为在国内,他对待反对派和不同意见的声音更像普京而不是泽伦斯基。

如果土耳其通过其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行为来提升其全球地位可以吸引埃尔多安更实质性地恢复与西方的关系,那么这就必须包括结束其政府对公民和政治自由的大规模压制,以及(结束)监禁那些敢于在政府认为的可以接受的狭窄范围之外表达异议的人。没有它,与美国和欧盟的关系就会出现玻璃天花板。

埃尔多安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是,放松他对土耳其权力的近乎独裁的控制到底可以挽救他的政治生涯,还是终结他的政治生涯。如果他不选择改变,土耳其选民可能会在明年的选举中为他做出选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新闻”的观点或立场。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