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酷刑和不人道待遇之2021年回顾

据斯德哥尔摩自由中心1月6日发布的报告,在过去六年里,特别是2016年7月15日发生的未遂政变后,土耳其羁押人员受到酷刑和虐待的现象出现明显的死灰复燃。高级别官员对涉事下属缺乏谴责并且帮助掩盖指控导致安全部队普遍存在有罪不罚的现象。

旨在捍卫人权的土耳其宪法的规定与当地严峻的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在这一年继续扩大。土耳其宪法法院在2022年11月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定中承认一项授予那些在镇压未遂政变过程中存在犯罪活动的平民享有(司法)豁免权的政府法令符合宪法,从而在最高层面认可了该国有罪不罚的文化。

土耳其加入了一些具有不同审查和检查机制的国际公约,涉及联合国、欧洲委员会与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根据土耳其外交部网站公布的信息,该国目前是16项联合国人权公约与欧洲委员会225项公约中的121项公约的缔约国,并且签署了其他31项公约。

然而,近些年,土耳其政府一直无视《宪法》的规定,未能履行其国际义务。例如,土耳其四年来一直阻止欧洲委员会代表团公布一份报告,该代表团2016年时对土耳其进行了实地走访,以调查国内惩教设施面临的酷刑和虐待指控。

欧洲委员会防止酷刑和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委员会在2020年8月发表的两份报告中确认,土耳其拘留设施中继续存在虐待、酷刑、非正式询问和限制接触律师(的现象),并且医疗筛查系统存在根本缺陷。

以下是2021年在土耳其酷刑和不人道待遇领域中的一些最重要的消息:

声称遭狱警殴打和性骚扰的女犯被发现死在牢房中

女囚犯加里贝·接泽尔(Garibe Gezer)声称她在科贾埃利省(Kocaeli)的坎德拉监狱遭到狱警的殴打和性骚扰,她于12月被发现死在牢房里。

“她是一名酷刑受害者,她(因纪律处分)被关押在单人牢房里。”接泽尔的律师、人权维护者埃伦·凯斯金(Eren Keskin)说。

“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把自己吊死在牢房里?”凯斯金问道。

教育家伊南德的妻子表示丈夫受到酷刑,手臂有三处骨折

被土耳其国家情报组织从吉尔吉斯斯坦非法带回的拥有土耳其和吉尔吉斯斯坦双重国籍的教育家奥尔罕·伊南德(Orhan Inandi)受到土耳其安全官员的折磨。他的妻子雷汉表示,伊南德的右臂有三处骨折。

土耳其最高法院裁定前教师在警方拘留期间受到酷刑

土耳其宪法法院于2021年5月18日裁定,因与服务国际有关联而被捕的前教师Eyup Birinci在拘留期间受到酷刑,其人权受到侵犯。

活动家乌兹土尔克表示,她在秘密拘留中心遭受严厉的酷刑

自称是社会主义活动家的47岁土耳其女性艾腾·乌兹土尔克(Ayten Ozturk)表示,2018年,她在安卡拉的一个秘密拘留中心遭受了严重的酷刑和性骚扰。

她称,拘留期间她的体重下降了50斤。

“他们告诉我,他们被授权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他们告诉我他们会继续折磨我,直到我开始与他们合作。”

有消息称,土耳其士兵在边境哨所折磨两名伊朗男子,打死一人

据称,两名伊朗走私者在土耳其凡省靠近伊朗边境的一个军事哨所内受到虐待和酷刑。两人Hasan Kecelanlu 与Behnam Semedi被关押在边境村庄的一个警察局内。有消息称,他们在那里遭到土耳其士兵的殴打、持刀袭击与浇冷水折磨。

酷刑受害者表示他的生殖器遭殴打与电击

45岁的埃汉·德米尔(Ayhan Demir)说,他在2016年9月关押在梅尔辛警察局反恐部门期间受到性虐待和电刑,导致他阳痿。

土耳其最高法院对阿菲永省涉酷刑官员处以罚款,并裁定对他们展开调查

土耳其宪法法院做出了一项有利于申请人的裁决,申请人称他在2016年被拘留在阿菲永警察总部期间遭受了25天的酷刑。法院要求土耳其政府向申请人支付5万土耳其里拉的非金钱损失,并对涉案人员展开调查。

检察官认为没有理由对据称虐待库尔德未成年人的警察采取法律行动

凡城检察官办公室表示,没有理由对据称虐待被关押在凡城省的三名库尔德未成年人的警察采取法律行动。这三个库尔德男孩因持有有害物质、抵抗警察与加入恐怖组织于2019年2月15日被拘留。他们在拘留期间遭到殴打,身上多处现肿胀、瘀伤和伤口。他们的伤情已被拍照,并被记录在医疗报告中。

因参加海峡大学抗议活动而被拘留的学生揭露土耳其警察的酷刑和威胁

“我们在下午4:30左右被拘留,被要求一直呆在一辆公共汽车上直到次日凌晨5点。环境本身就是(一种)折磨。我们被打了很多次,我的肩膀现在还疼。”伊斯坦布尔大学学生Elif Ucerli说。

17岁狱中“自杀”少年的死因存疑,因为他生命最后数小时的记录无法恢复

一张内含17岁男孩Kadir Aktar生命最后数小时录音的DVD被发现遭到损坏,这增加了民众对他死因的怀疑。

前上校展示7月15日未遂政变期间士兵在清真寺遭受折磨的照片

一名前上校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士兵在清真寺内遭受虐待和酷刑的照片,照片拍摄于2016年7月15日发生的未遂政变后不久。有消息称,政变后被当押在警察中心、体育设施与清真寺内的士兵受到了酷刑和虐待。这张照片显然证实了这些指控。

据称在伊斯坦布尔被土耳其情报人员绑架的男子讲述酷刑细节

据称在光天化日下在伊斯坦布尔被土耳其情报官员绑架的人员Gokhan Gunes在回到家中一周后表示,在被强迫失踪期间,他受到了酷刑和威胁。

警察局的监控视频揭示被拘留者受到的残酷待遇

新出现的警局监控视频显示,6月5日,一名男子在伊斯坦布尔被警方拘留期间死亡,一名警察从审讯室走出时双手满是鲜血。

被解职军官透露在安卡拉警方拘留期间受到酷刑

一名被解职的军官因涉嫌与服务国际有联系于今年1月份在安卡拉被拘留,他透露警方在拘留期间对他进行了酷刑和其他虐待。

库尔德政治家表示警察拘留中心存在严重侵犯人权和酷刑现象

库尔德斯坦党主席İbrahim Halil Baran说,他曾在土耳其东南部的尚勒乌尔法省(Sanliurfa)的一个警察拘留中心内目睹了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与酷刑。

土耳其警察性侵海军中士,并威胁强奸他的女儿

土耳其前特种部队的一名海军中士出庭为他和他的同事在被警方拘留期间遭受的酷刑作证。他称,自己受到性侵犯,警察还威胁强奸他的妻子和女儿。

不对外公开的监控视频揭示土耳其的酷刑和虐待现象

不对外公开的监控视频证实了数十名宪兵的证词,他们称2016年时受到为警察特种部队工作的暴徒的酷刑和虐待。

一位前教师表示土耳其阿菲永省警察实施酷刑的现象十分普遍

“在我被拘留的10天里,我能听到其他被拘留者在遭受酷刑时发出的尖叫声。”Servet Erdil在谈到他在安卡拉警察总部目睹的酷刑和不人道待遇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