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债务危机是如何产生的 (二)

到2016年底,萨里已经削减了三分之一的员工。他说,大约就在那时,土耳其的银行家们率先“嗅到了危机即将来临的味道”。

“那时我的公司信誉良好,但是我去银行申请贷款时,他们开始说‘哦,我们需要咨询地区总部’之类的话。”

每当里拉出现波动时,人们总会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中央银行,然后转向总统,民众认为他将有力抵制支撑货币所需的更高利率。

在目睹他的前任的政治生命断送于财政危机后,埃尔多安政府一直保持财政紧缩状态,公共债务在经济中的份额急剧下降。现在,作为经济增长驱动力的公共债务,已经被私人债务所取代,而这需要资金。

一种与众不同的危机

在埃尔多安的领导下,土耳其公共债务量下降,而私人债务量飙升。与此同时,里拉继续贬值,疲软的货币引发的成本上涨正在侵蚀萨里的利润,在他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利润波动约为20 %。

例如,他的染料来自意大利,以欧元计价,2017年初,大约每升86里拉,而到了11月份,上涨至109里拉,涨幅高达30%,这直接导致利润“大幅缩水”。几个月下来,萨里的利润几乎为负数。

更糟糕的是,他的大部分生意都是以赊账的形式进行,这在土耳其并不少见,客户通常会在收到织品几周后付清货款。而当萨里拿到货款时,以美元或欧元计价的进口染料价格又涨了不少。随着通货膨胀的加剧,土耳其国内产品的价格遭到重创。

进入2018年,萨里一直疲于应对各类危机。“我们一直说,我们会没事的。”他将两个工厂搬进了一栋更大的建筑,租金减少了约30 %。

然而一切太晚了,2月底,萨里意识到比赛已经结束,在政府3月份推出新的破产保护程序之前,他关闭公司CERM Tekstil,那时已有1000多家公司申请破产保护。

萨里称,新的破产保护程序有可能推迟公司倒闭的进程,但时间并不会太长。

“无论如何,几个月后我们已经破产了,这是一个耻辱,建造两个工厂并不容易,但现在一切都消失了。”

一些更大的土耳其公司正在努力避免类似的命运。4月,赛恩克的Doğus Holding开始与债权人就25亿美元的贷款进行重新谈判,卡普里岛和马德里的豪华酒店正在出售,亿万富翁乌尔克已于5月与银行达成协议,为65亿美元的债务再融资。

来源: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8-12-09/how-turkey-created-a-debt-crisis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