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法庭”表示土政府利用2016年未遂政变清洗司法机构

“土耳其法庭”是一个由民间社会组织发起的、象征性的国际法庭,旨在裁决土耳其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侵犯人权的事件。法庭法官周三(当地时间9月22日)听取了报告员卢扎·佩日利(Luca Perilli)提交的有关土耳其司法机构的报告。报告称,土耳其当局利用2016年7月的未遂政变对独立的司法机构进行大规模清洗。报告强调,2013年腐败案调查后,2010年宪法修正案为独立司法机构带来的改善被逆转。报告指出,2013年是土耳其人权和司法状况出现倒退的转折点。

“2013年12月,当一些检察官开始调查一起腐败案丑闻时,行政部门在几天内清洗了独立的法官和检察官高级司法委员会,重新掌控司法机构。2013年12月标志着土耳其法治竞赛的开始。”

2013年12月17日至25日的腐败案调查涉及多位执政党官员与商界大佬,三位部长、具有伊朗和土耳其双重国籍的黄金交易商、一位国有银行董事、一名区长,以及这些人员的众多子女因涉腐被捕。这一丑闻还波及现任总统埃尔多安的子女。埃尔多安随后称,此次调查是针对他领导的政府的“司法政变”。在多位参与调查的检察官和警察局长遭撤职后,调查被撤销。

“非法强迫转移法官和检察官,甚至拘留参与调查的法官和检察官都发生在2016年7月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之前。在2018年7月紧急状态取消后,类似情况仍在继续。”

“因此,土耳其法治的迅速衰退与2016年7月15日的未遂政变无关。相反,正如总统埃尔多安在政变发生后不久宣称的那样,未遂政变是“上帝的礼物”,是当局对独立司法机构、政治对手和异见人士进行大规模清洗的绝好机会。”佩日利在报告中写道。

土耳其政府称服务国际是未遂政变的幕后推手,并以清剿政变余孽为由,展开大规模的镇压行动。未遂政变后,包括4156名法官和检察官在内的13多万名公务员被立即撤职。

报告指出:“一套非官方标准被用来确定某人是否与服务国际存在关系,包括子女是否在服务国际的附属学校就读、是否拥有与服务国际有关系的银行的账号与是否使用ByLock手机短信应用程序等。”

法官们表示佩日利的报告内容清晰。法官约翰·范德·韦斯特休伊曾(Johann van der Westhuizen)称,他非常熟悉报告的调查结果,因为这些结果与他之前观察到的一些非洲国家的案例极其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