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法庭”报告员表示当局系统性地折磨持不同政见者

据“土耳其分钟”新闻网9月20日消息,一个名为“土耳其法庭”的象征性国际法庭9月20日在瑞士日内瓦启动诉讼程序。该法庭报告员表示,土耳其政府对所谓的服务国际成员和库尔德人实施了系统性的酷刑。“土耳其法庭”旨在裁决土当局近期犯下的侵犯人权的行为。

当天,首先由日内瓦大学校长伊夫·弗吕基格(Yves Fluckiger)与主审法官弗朗索瓦·巴隆斯·图尔肯斯教授(Francoise Barones Tulkens)致开幕词。随后,来自瑞士的报告员、世界禁止酷刑组织(OMCT)前秘书长埃里克·索塔斯(Eric Sottas)提交了一份题为《今日土耳其的酷刑》的报告,报告由他与约翰·范德·拉诺特教授(Johan Vande Lanotte)合作编写。

“(确切的)酷刑数字不得而知。数字不详,因为受害者没有投诉。受害者没有投诉的原因是为了避免再次遭受酷刑。”索塔斯在陈述中说。

“可以说,酷刑在土耳其正被有系统地实施,肇事者仍然逍遥法外。”

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政府将2013年牵涉多位部长与现任总统埃尔多安的亲信的腐败案调查称为针对政府的“司法政变”,并将矛头直指服务国际。针对服务国际的镇压在2016年7.15未遂政变后达到高潮,土政府指责服务国际策划了未遂政变,并以清剿政变余孽为由发起了一场大范围的清洗活动。

索塔斯说,他们根据土耳其政府、人权组织以及被土耳其承认的国际组织的数据编写了这份报告。

“虽然缺乏确切的数字,但我们的结论是,在过去五年里,土耳其(政府)肯定对我们确定的目标群体成员系统性地使用了酷刑。当这些群体的人员未能提供(土耳其)安全部门想要的答案时,他们就会使用酷刑,也就是联合国委员会理解的‘系统性’的方式。”

在回答有关酷刑的使用是系统性的、有组织的和被容忍的问题时,报告员说,他们得出了一个确定的结论,即“中央政府对土耳其系统性地、有组织地使用酷刑与几乎不存在的起诉和惩罚负有全部责任。”

报告详细阐述了过去30年土耳其酷刑的方式和演变,并指出在1980年政变和上世纪90年代暴力和酷刑成为“土耳其警察和安全部队基因”的重要组成部分。

报告称,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积极的立法变革与正发党政府宣布对酷刑“零容忍”的政策使国际机构在一些出版物中表示土耳其的酷刑情况有所改善。

报告指出,过去10年间,酷刑再次大量出现。

“根据官方统计,我们可以说,尽管相当保守,平均每年约有3000起酷刑投诉。其中最多1%的投诉会导致监禁,犯罪者被处以足够严厉监禁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土耳其法庭

9月20日,“土耳其法庭”在日内瓦成立,它的职责是独立调查有关土耳其政权危害人类罪的指控。

法庭聚集了多位全球知名的国际法官、法律专家和学者。他们将评估报告员的报告,听取酷刑和引渡受害者的证词。法庭将调查土耳其政府是否对那些被认为反对该政权的人实施了系统性的酷刑、在国内外进行非法绑架,以及是否犯有反人类罪。

六名独立法官将在2021年9月24日对提交的证据做出判决和裁定。

庭审前,土耳其驻瑞士大使馆向法庭庭审所在地瑞士洲际酒店经理施加外交压力,试图迫使其取消该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