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法庭”发布关于土耳其侵犯人权行为的最终意见

据Ahval新闻9月25日消息,在为期四天的听证会后,在日内瓦召开的“土耳其法庭”判定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政府侵犯基本人权。法官们在听证会上共听取了15名证人的证词,内容涉及酷刑、强迫失踪和从国外绑架持不同政见者、干涉新闻和言论自由、剥夺诉诸司法的权利、有罪不罚与危害人类罪。

主审法官弗朗索瓦·巴隆斯·图尔肯斯(Francoise Barones Tulkens)表示,“土耳其法庭”的决定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可以作为未来可能调查的来源。

他称,证人们勇敢地讲述了各自的经历。他敦促土耳其政府遵守签署的国际反酷刑条约。

土耳其法庭法官9月24日(上周五)就是否有足够的证据判定土耳其当局应对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负责与这些行为是否构成危害人类罪给出了最终意见。

为确保审判的公正性和独立性,五名观察员全程监督土耳其法庭的庭审。他们还听取了侵犯人权行为受害者的证词。

法庭得出的结论是,土耳其存在系统性、有组织性的酷刑,特别是针对被认为与库尔德人和服务国际有联系或支持他们的人。

法庭坚持认为,国内强迫失踪案件是由土耳其情报部门官员或/与土耳其当局合作,或为土耳其当局工作的其他个人实施的。此外,土耳其当局并没有对这些强迫失踪案的投诉进行有效调查。

关于新闻自由,法官们表示:“土耳其没有履行国际法规定的义务。”

他们还提到被监禁的记者所处的困境以及新闻从业人员反复遭受的身心暴力。

法官们称:“有罪不罚的文化在土耳其一直盛行”。

根特大学校长Rik Van Walle教授说:“法庭(的结论)不能被视为针对土耳其的倡议,而应被视为有利于保护人权的倡议。”

法庭透露,土耳其政府试图阻止该活动举行,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来自85个国家的7万人每天在YouTube频道上观看土耳其法庭的庭审。它还获得了100多万个推特印象,9月23日当天的印象数更是达到140.48万个峰值。

土耳其法庭庭长、比利时国务大臣(荣誉称号)约翰·范德·拉诺特教授(Johan Vande Lanotte)表示:“(各界)对土耳其法庭诉讼程序表现出的前所未有的兴趣表明,需要打破沉默,以法律和法医的方式审查大量证据。”

他说:“这个法庭终于向土耳其数百万侵犯人权行为的受害者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他表示,法庭将采取行动,将土耳其政府告上国际刑事法庭,法庭也可以使用个人档案申请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

美国国会2012年通过的两党法案《马格尼茨基法案》授权美国政府对侵犯人权的人实施制裁,如禁止入境、冻结并禁止相关人员在美国的财产交易等。

法庭意见摘要

法庭认为,证人在作证期间表现出极大的勇气,他们的行为对打破沉默意义重大。法庭希望,意见将激励并改善尊重和保护所有人的尊严和权利。

关于土耳其酷刑的意见

  • 土耳其存在系统性有组织性的酷刑,特别是针对被认为与库尔德人和服务国际有联系或支持他们的人,以及普通罪犯。
  • 土耳其当局有义务采取措施防止酷刑,并调查虐待指控,当局目前的行为未履行国际法规定的相关义务。

关于土耳其公民强迫失踪的意见

  • 受害者在缺乏正式的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任意剥夺自由;土耳其当局至少通过默许间接参与剥夺他们的自由的行为;土耳其当局拒绝透露有关人员的下落。根据国际法,绑架相当于强迫失踪。
  • 长期失踪与任意拘留不符合国际法。法庭根据收到的资料得出的合理结论是,土耳其国内的强迫失踪案是由土耳其国家情报局或/与政府其他部门,或为土耳其当局工作的个人实施的。
  • 土耳其当局公开承认参与强迫失踪,承认对土耳其以外国家的强迫失踪案负有责任。
  • 土耳其当局没有对强迫失踪案的投诉和指控展开有效调查。
  • 土耳其当局未积极履行国际法规定的积极调查义务,未有效保护反对派人士的自由权、人格完整权和生命权。

关于土耳其压制新闻自由的意见

  • 土耳其对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压制在更大层面表明压制批评声音、限制人民获得信息的政策。
  • 就新闻自由而言,土耳其未履行国际法规定的义务。
  • 法庭对以下情况表示关切:
    • 被审前拘留或长期拘留的记者的困境;因侮辱或诽谤总统/国家而被起诉和严厉定罪的人;因报道库尔德和亚美尼亚问题而被定罪的记者;新闻和媒体从业者反复遭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暴力;有关诽谤罪、侮辱罪和恐怖主义罪的法律条款定义模糊;滥用紧急权力,当局直接并持续干涉新闻行业。

关于土耳其有罪不罚现象的意见

  • 土耳其一直普遍存在有罪不罚的文化。
  • 有罪不罚现象的五个相互关联的因素,显示了问题的组织化和制度化。
    1. 法律结构不完善
    2. 强化有罪不罚模式的政治言论
    3. 缺乏追究国家工作人员责任的政治意愿
    4. 检察官的调查无效和拖延
    5. 缺乏独立的司法机构
  • 土耳其当局对酷刑和强迫失踪等严重侵犯人权的指控缺乏有效调查,检察官不愿意对国家官员犯下的罪行展开调查。
  • 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持续存在与有罪不罚文化的普遍存在表明土耳其未履行国际法规定的义务。此外,有罪不罚现象维持甚至助长了系统性有组织性地使用酷刑和强迫失踪。

司法独立和诉诸司法

  • 土耳其通过数个法律(修正案),破坏司法独立。
  • 未遂政变后,约有4560名法官和检察官被解职。
  • 未遂政变后,多名参与调查的法官和检察官因涉嫌参加恐怖组织而被即刻逮捕与审前拘留,这是对司法机构的严重恐吓。
  • 正如欧洲人权法院所观察到的,土耳其的反恐法条款过于模糊,解释过于宽泛。
  • 紧急法令限制了嫌疑人的辩护权,这一点在涉恐案件中表现尤为明显,这表明土耳其未履行国际法规定的义务。
  • 土耳其司法机构缺乏独立性与有罪不罚风气的盛行大大降低了通过诉诸司法来捍卫基本人权的可能性。

危害人类罪

  • 2016年7月未遂政变后,酷刑和强迫失踪一直系统性地有组织地存在。它们不能被视为孤立事件。相反,应该被视为未遂政变后针对平民的大规模与系统性攻击的一部分。
  • 土耳其的酷刑和强迫失踪行为在向适当机构提出申请并证明被告的具体知识和意图的情况下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