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汹涌的移民潮背后:抛弃埃尔多安编织的“愿景”(二)

埃尔多安先生一直试图让土耳其变得更加保守和虔诚,受到他青睐的富裕阶层的经济实力不断增强。Konda民意调查公司董事Bekir Agirdir表示,资本和人才的流动是埃尔多安先生有意改造社会的结果。他称,在补贴和倾向性合同的扶持下,政府极力助推一批新兴企业迅速取代旧有企业。

“资本正在进行转移,这是一项社会和政治工程。”

Ilker Birbil是一位数学家,他因签署和平请愿书而面临指控,最终选择离开土耳其,前往荷兰某大学任职,他警告说,土耳其正在永久地失去人民。

“离开的人不想回来。”他认为该国政治氛围的极端两极化,已经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我收到了许多试图离开土耳其的学生和朋友的电子邮件。”

Erhan Erkut是伊斯坦布尔MEF大学的创始人,他称学生们对变革感到绝望,部分原因是过去17年他们与埃尔多安先生一起见证了这个国家的一切。

“这是他们看到的唯一政府,他们不知道还存在其他什么可能。”

Sirkeci先生表示,许多土耳其家族企业正在海外开拓业务,以便下一代继承。他补充说,他所属的私立大学的许多学生都属于这一类。

根据AfrAsia Bank年度全球财富移民评估报告,至少有1.2万名土耳其百万富豪(约占该国富裕阶层的12% )在2016至2017年间将资产转移至国外.

报告称,他们中的大多数选择移居欧洲或阿联酋,土耳其最大的商业中心伊斯坦布尔位列全球七大顶级富豪聚集城市之一。事实上,历史上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崩溃,往往伴随着富裕人士大量外迁的景象。

现在土耳其经济出现动荡,埃尔多安先生谴责那些将资产转移至海外的商人,并称他们为叛徒。4月他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商业协会对外经济关系委员会的一次演讲中警告称,“无论是今世还是来世,国家之手都会紧紧地抓住他们的衣领。”

此外,有报道称,土耳其一些最大的公司纷纷撤离该国,他们将大量资金转移至国外,因为担心可能成为政变后镇压或经济收缩的打击目标。土耳其食品巨头Yildiz Holding就是其中之一,有人在社交媒体上抨击它与服务国际存在关联。

Yildiz重新安排了70亿美元的债务,并将旗下饼干公司Ulker的股份出售给了总部位于伦敦的一家公司,其家族大部分Ulker股东已经移居至土耳其法院鞭长末及的地方。

(Yildiz公司没有第一时间回应采访要求,但在这篇文章发表后,公司方面称Yildiz与服务国际没有任何联系,并且强调出售股份对于公司在土耳其的运营没有任何影响。)

“过去几年间,数十亿美元撤离土耳其,特别是在人们感受到未遂政变后的威胁。”伊斯坦布尔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说。

两年前,设计师Bayindir女士开始慢慢地将她的公司搬到伦敦。 在土耳其,她曾拥有六名员工和一间陈列室,但现在她在伦敦一间租用的工作室内设计和制作帽子。

“如果留在土耳其,我会更好。”

但是现在土耳其的国内形势日趋严峻,她甚至担心这个国家会爆发内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


来源:https://www.nytimes.com/2019/01/02/world/europe/turkey-emigration-erdoga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