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教师工会表示53名教师被解职后自杀

据斯德哥尔摩自由中心9月30日消息,德国之声土耳其语频道援引左翼教育和科学工作者联盟的数据称,2016年7.15未遂政变后,土耳其53名被紧急状态法令解职的教师自杀。

左翼教育和科学工作者联盟秘书长伊克拉姆·阿塔白(Ikram Atabay)(注:他本人也在未遂政变后被解职)告诉《德国之声 》,许多人因无法忍受被解职后的因境或受到孤立与歧视而选择自杀。

他说,紧急状态调查委员会和法院以极慢的速度处理被解职教师提起的诉讼。

“已经五年了,委员会还没有处理完诉讼。”

“同样,法院需要很长时间才会对申请人提交的案件做出裁决,这些人的诉讼被紧急状态委员会驳回。”

未遂政变后,土耳其有67609名教育工作者,其中包括教师和大学教授,因被指控加入”恐怖组织”或与“恐怖组织”有关系而被解职。另有2万名教师因就职的私立学校因“涉恐”指控被关闭后失业。

联盟在2017年的一份报告称,被解职的教育工作者人数远远超过军人和警察。

报告称,“这清楚地表明,政变真正的目标是教育部门与教育工作者。”

“被解职的教师无法在私营部门找到工作,因为如果警察知道某个雇主雇佣了他们,就会突袭他的办公室,并对他进行罚款。”人权维护者、人民民主党议员欧梅尔·法鲁克·贾加利奥卢(Omer Faruk Gergerlioglu)告诉《德国之声》。

上周六,土耳其警方突袭了阿克萨兰省(Aksaray)的45个机构,包括教育机构、社会保障机构、教育部和税务审计部门。

据亲政府的《晨报》消息,有人向警方投诉, 这些机构雇佣了被解职的教师。

贾加利奥卢称,即使被解职的教师想学习新技能重新找工作,土耳其就业局也不允许他们参加免费的职业培训。

去年,前公立学校教师内比·托伊拉克(Nebi Toylak)报名参加了一个温室栽培课程。然而,在首次培训结束后他就接到了省农业局的电话,农业局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称,因为他是被解职的前公务员所以不能再参加培训。

贾加利奥卢说,他与教育部长进行了会面讨论了对前私立学校教师的工作限制。部长称,他对这种情况无能为力。

“只有总统府才有权做出决定,来自那里的一条指令可以决定一切。”贾加利奥卢说。

根据教育和科学工作者联盟的数据,紧急状态委员会还有11544份被解职教师提出的诉讼待决。

紧急状态委员会是土耳其当局在欧洲委员会的压力下设立的上诉机构,目的是减轻欧洲人权法院的巨大工作量,因为数以万计的土耳其申请人在无法将诉讼提交国内法院后转投欧洲人权法院。

批评者称,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作用仅在于推迟或阻止欧洲人权法院可能对土耳其做出的裁决。委员会还被指控存在偏见,因为它由前司法部副部长塞拉哈廷·门特什(Selahaddin Mentes)领导,而门特什曾公开支持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未遂政变后,土耳其政府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以清剿政变余孽为由,对国家机构进行了大规模清洗,包括4156名法官和检察官在内的13多万名公务员与29444名武装部队成员因被指控参加”恐怖组织”或与“恐怖组织”有关系而被紧急状态法令即刻撤职。紧急状态法令既不受司法审查,也不受议会监督。

此外,这些公务员一旦被解职,不仅无法在私营部门获得就业机会,还被禁止申领护照。为防止雇主雇佣被解职的公务员,他们的信息能够在社会保障数据库中查询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