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总统再度抨击本国央行 指责利率过高

当地时间周五,埃尔多安再度发表讲话,批评该国央行“处于错误的政策路径”,被外界解读为打破了2016年新行长Murat Cetinkaya上任后两人的“停战协议”,引发金融市场不安与震荡。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跌至3.9035,创收盘最低纪录,Borsa伊斯坦布尔银行股指数跌2.4%,10年期国债收益率暴涨16个基点,至12.55%的纪录最高。

日本首相的“安倍经济学”对稳定和恢复日本经济增长具有良好效果,日本股市也屡创21年来新高,但土耳其总统的“埃尔多安经济学”(Erdoganomics)却令经济学家皱眉头。

原因在于,埃尔多安秉承的经济学理念与正统教科书截然相反。他一直认为是高利率带来了高通胀,所以总出言不逊猛烈批评本国的央行,甚至指控前行长Erdem Basci保持高利率是“叛国”。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跌超1.1%,至3.9035,创收盘最低纪录,自9月以来累跌近15%,成为今年表现最糟糕的货币之一。

Borsa伊斯坦布尔银行股指数跌2.4%,10年期土耳其国债收益率暴涨16个基点,至12.55%的纪录最高。

埃尔多安在演讲中表示,外界总说央行应该是独立的,政府不应干涉,但正是由于没有干涉才导致了目前利率高企的局面。他认为,现状不能再持续下去,是一些金融家和游说人士故意令土耳其利率高企,抑制投资、拖累经济增速。就算央行具有独立性,政府也有权评价利率政策。

尽管埃尔多安没有表态会立即降息,但他暗示了对借贷成本高企的担忧,下周可能会与一些地方的银行官员对话。美国媒体透露,埃尔多安曾在10月要求地方银行下调贷款利率来提振经济,但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道明证券首席研究官Cristian Maggio对美国媒体表示,市场本以为埃尔多安会等里拉兑美元和欧元完成筑底后再挑战该国央行,但总统本人显然对经济增长的担忧更大,代表里拉还会下跌。咨询机构Medley Global Advisors高级分析师Nigel Rendell也指出,金融市场普遍认为土耳其利率还不够高,货币政策一直较为宽松,不利于遏制通胀。

管理资产规模高达1860亿美元的GAM投资主管Paul McNamara在参加2018路透投资展望峰会时表示,已清仓了全部土耳其资产,高通胀和当地银行的外国借款高企代表经济不够健康,最早或于明年遭遇经济危机。全球新兴市场整体趋势是国际收支赤字减少和外汇储备上升,但土耳其显然是个例外。

土耳其知名经济学家Mustafa Sonmez 在媒体al-monitor.com撰文指出,土耳其10月的核心通胀11.9%,为2004年以来最高,但城市失业率超过13%,经常账户赤字接近GDP的5%,财政赤字扩大,里拉不断贬值,以油价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也会增加土耳其的经济负担。

土耳其主要依赖能源进口,原油是其中的重头戏,每年约进口2500万吨原油,相当于本国自产量的十倍。随着国际油价在过去12个月上涨48%,该国今年前十个月的石油进口支出也暴涨了36.5%,占外贸逆差增量的一半多,交通运输行业的年化通胀率在10月触及16.8%,高于整体通胀水平。

经常账户赤字、大量外债、房价高企、政治风险,都可能损害土耳其经济稳定的根基。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全球评级在本月表示,土耳其经济对强劲的财政刺激政策反应积极,但如果不能遏制通胀和货币贬值压力,会干扰经济稳定性。

来源:中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