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反难民情绪高涨 难民担忧人身安全

据美联社(土耳其安卡拉)消息,来自叙利亚阿勒颇的32岁难民法特玛·阿勒泽赫拉·沙恩(Fatma Al Zahra Shon)称,因为他们的叙利亚人身份,9月1日她和她的儿子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幢公寓楼里遭到邻居的袭击。

沙恩回忆称,当时一个土耳其女人质问她,“你们在我们的国家做什么?”

她回答说:“你是谁?凭什么对我这样说话?”

随后,局面迅速恶化。一名半裸的男子从这个土耳其女人的公寓里走出来,并威胁要把沙恩和她的家人“切成碎片”。另一个女性邻居也随后加入,她一边喊叫,一边殴打沙恩。这群人还将沙恩推下了楼梯。

沙恩说,她10岁的儿子阿么尔(Amr)试图阻止他们打她时,也被殴打了。

她称,攻击的动机显然易见是种族主义。

沙恩表示,她已经向伊斯坦布尔警方报案,但警员对她的遭遇没有表现出丝毫同情,她被关在车站数小时后才获准离开,而威胁并殴打她的男性邻居在向警方做了简短笔录后就被准许离开。

沙恩2012年时逃离阿勒颇来到土耳其,她的丈夫在试图前往欧洲时溺水身亡。

“我想到了我孩子的未来,虽然我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们,但现在他们有很多心理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他们克服。”

过去几年,土耳其一直受到严重的经济困境的打击,而新冠疫情又加剧了这场危机,大量小企业倒闭,失业率居高不下,食品和住房价格飙升,许多人将不满情绪发泄到该国接纳的约500万难民上。

今年8月11日,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阿尔腾达区(Altindag)数百人涌上街头,打砸叙利亚难民的房屋、商店和车辆。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视频显示,一些人高呼反叙利亚口号,并打砸叙利亚难民的财产。事发地附近的一名叙利亚人说,事发时,为了保护孩子免受暴乱干扰,他们一直把音乐声开到最大。附近居民上传了暴徒打砸商铺和住所的视频。事件的导火索是当天早些时候18岁的土耳其人埃米尔汉·亚尔陈(Emirhan Yalcin)在当地人和难民之间的冲突中被刺身亡。

土耳其收容的难民的数量居全球首位,有专家称这会带来一些不利影响。

安卡拉毕尔肯大学(Bilkent University)国际安全研究员、反对党好党(IYI Parti)顾问塞利穆·萨咋克(Selim Sazak)说,之前土耳其人认为难民的到来只是暂时的,但是最近他们才真正明白这些人不会回去了,他们将与这些外来人口成为邻居、经济对手与同事。”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Filippo Grandi)在稍早前访问土耳其时称,大量难民加剧了土耳其社会的紧张,特别是在一些大城市。他呼吁国际社会为土耳其收容的难民提供更多帮助。

随着美国匆忙从阿富汗撤军,阿富汗局势发生剧烈变化,长期的政治腐败、恐怖活动以及经济落后催生了大量阿富汗难民,新一轮难民涌入的前景加剧了土耳其民众的不安。

土政府称,在该国境内大约有30万阿富汗人,其中一些人希望前往欧洲。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长期以来一直为当局的难民开放政策辩护,但最近他认识到了公众的“不安”。他撂话土耳其没有责任义务变成欧洲的“难民仓库”。

土政府正对边境采取新的安全措施,包括向与伊朗接壤的东部边境增派士兵、加快边境隔离墙的建设等。

现在距离土耳其下一次大选还有两年时间,移民问题有望成为大选的热门话题。土耳其第一反对党共和人民党与民族主义的好党都承诺努力创造条件,力争让叙利亚难民早日返回家园。

在8月安卡拉阿尔腾达区(Altindag)发生反叙利亚难民暴力事件后,近期新成立的反移民政党成员、右翼政客乌米特·吴兹达(Umit Ozdag)拉着一个空行李箱访问了该地区,并表示难民“开始打包”的时候到了。

土耳其外交部长稍早前表示,土耳其正在与联合国难民署合作,准备将叙利亚人安全遣返回国。

虽然近期叙利亚多地的安全局势趋于稳定,但强迫征兵、任意拘留和强迫失踪等消息仍频频曝出。本月早些时候,大赦国际表示,一些返回家园的叙利亚难民被叙利亚安全部队拘留、强迫失踪或受到酷刑,这表明叙利亚难民回国仍然面临不安全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