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不明来源的资金流入创纪录

作者:穆斯塔法·森梅兹(Mustafa Sonmez)*

今年上半年,175亿不明来源的美元的流入填补了土耳其经常账户赤字的一半以上,这一比例可能在未来几个月达到创纪录高位,突显出该国对外国投资的需求已变得多么迫切。

今年上半年,土耳其的经常账户缺口扩大至324亿美元,反映出受全球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以及土耳其里拉贬值的影响,该国的贸易失衡加剧恶化。官方数据显示,包括直接投资和组合投资在内的外国资金流入仅足以填补缺口的8%,38%是通过央行储备填补的,另有高达54%的资金流入来源不明。

这些流入的很大一部分——记录在国际收支的“净误差和遗漏”类别中——来自私营部门出于各种原因在国外持有的合法外汇资金,这些资金因出于需要或为了利用某些有利条件或由于政府强制措施而被带回国内。这一类别也反映了从犯罪活动中获得的资金的非法流动,但从本质上讲,其数额难以确定。

根据领先的外贸数据判断,土耳其7月份的经常账户出现了约40亿美元的逆差,这将使今年前7个月的累计赤字达到至少365亿美元。到2022年底,这一数字可能会达到400亿至450亿美元,来源不明的资金流入似乎正以创纪录的速度填补这一缺口。

外汇短缺或经常账户赤字是土耳其经济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该国经济依赖外国资金实现增长。在2001年严重的经济危机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起了一项影响深远的改革,在这之后的几年里,土耳其经济快速增长,并出现了巨额经常账户赤字——但大量外国资金的涌入轻松弥补了这一缺口。

在大量外国资本的鼓舞下,2002年上台的正义与发展党(正发党)以不断增加经常账户赤字为代价促进经济增长。在正发党执政的首个十年,年度经常账户缺口不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5%。最大的一笔是2011年记录的744亿美元——占GDP的近9%。然而,以直接和有价证券投资、银行存款和贷款形式涌入土耳其的外国资金能够弥补当年赤字的80%。来源不明的资金流入仅填补了缺口的16%。

然而,在美联储2013年开始加息后,这一趋势开始转变。外国投资者对投资土耳其变得更加谨慎,这一方面也是因为该国自身的经济指标出现恶化。这是经常账户赤字能够轻松承受的时代终究的原因。

与此同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决心促进增长以保持民众对其的支持,但这种增长主要由建筑驱动,并专注于国内市场,未能提振依赖进口的土耳其经济的外汇收入。这种高外汇支出和低外汇收入的趋势使经常账户赤字不断扩大,而填补这一缺口不得不越来越依赖央行的储备和来源不明的外汇流入。俄罗斯2月入侵乌克兰后的全球逆风只是加剧了土耳其的困境。

自埃尔多安在2018年获得全面行政权力以来,来历不明的资金流入的作用日益明显——这一时期被广泛视为个人统治时期,在此期间埃尔多安的经济管理进一步阻碍了外国投资者。此类流入在2018年达到227亿美元的峰值,当时土耳其拘留了一名美国牧师导致货币里拉暴跌。

官方数据显示,从2018年至2022年上半年的四年半时间里,不明来源的流入成为为总额约980亿美元的经常账户赤字融资的主要手段。此类流入弥补了45%的缺口,而流入的外国资金的覆盖份额下降到23.5%,剩余的缺口以消耗315亿美元的央行储备来弥补。因此,里拉在同一时期贬值了68%。2022年上半年,1美元平均可兑换逾15里拉,而2018年时该数字为4.8里拉。

预计到今年年底,经常账户赤字将扩大到400亿美元以上,净误差和遗漏类别的资本流入最终可能会填补70%以上的缺口,并创下新的纪录。

土耳其央行指出,净误差和遗漏主要来自保留在国外的出口收入,以及会计记录和相关统计数据发布的时间滞后,事实上,任何国家的国际收支情况都是如此。

出于各种原因在国外持有外汇的土耳其公司有时会出于经营需要将这些资金汇回国内,有时是因为政府的激励或压力。

近年来,安卡拉一直在寻求将此类资产转移到该国。土耳其央行已推出多项措施,借以迫使企业(主要是出口商)将其持有的外汇汇回国内。有时也有口头警告,或以威胁的语气。

央行行长沙哈普·靠周卢(Sahap Kavcioglu)在7月下旬对伊斯坦布尔工商会发表讲话时说:“据说公司在国外拥有5000亿美元的未注册资金。即使这个总数的90%是假的,只有10%是真的,它也是500亿美元。他们应该将这笔钱汇回。”他的说法可能遭到了嘲笑,但却在解读安卡拉的意图方面十分重要。

不断扩大的经常账户赤字是信用评级机构穆迪8月12日将土耳其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一级至B3或更低的垃圾级的原因之一。标准普尔和惠誉可能会效仿。

*穆斯塔法·森梅兹:土耳其经济学家和作家,从事经济评论和编辑工作超过30年,撰写了约30本有关土耳其经济、媒体和库尔德问题的书籍。

原文链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新闻”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