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济公园抗议期间反埃尔多安官员随后被裁定为恐怖分子

雷万特·凯尼泽/斯德哥尔摩

据《北欧观察》4月29日消息,伊斯坦布尔一家法院周一(当地时间4月25日)裁定包括慈善家奥斯曼·卡瓦拉(Osman Kavala)在内的8人罪名成立,理由是他们在2013年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中扮演了一定角色。被告被控组织暴乱推翻政府,被判处长期监禁。很多土耳其人认为这一判决不公,它是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政府的施压下做出的政治决定。

除了周一被定罪的人外,还有一些人也为2013年的抗议活动付出了代价。他们是反对埃尔多安对抗议者采取严厉和不妥协立场的国家官员。这些人失去了工作,之后又因恐怖主义指控入狱。

拉比亚·巴希尔(Rabia Baser)法官在伊斯坦布尔第一行政法院工作时撤销了埃尔多安将加济公园(Gezi Parki)改造成购物中心的计划,该计划是抗议活动的导火索。该决定随后得到国务委员会的支持。加齐公园抗议者欢迎这一决定,并将其称之为胜利。

2016年7月17日,(检察官)对巴希尔发出逮捕令,这也使他成为2016年7月15日有争议的未遂政变后被停职的2745名法官和检察官之一。巴希尔随后去法院自首,并于当天被捕。2018年,她因加入恐怖组织被判处7年半有期徒刑。

自2016年未遂政变后,土耳其政府经常以与FETÖ有关联为由解雇公务员,FETÖ是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政府用于指称基于信仰的葛兰运动的专用贬义词。

另一位受政府迫害的人是时任伊斯坦布尔省长侯赛因·阿芙尼·穆特卢(Huseyin Avni Mutlu)。主张通过谈判结束加齐公园抗议活动的穆特卢曾与抗议者数次会面。他试图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消息,以缓解紧张局势,努力阻止警方与示威者对峙,并建议时任内政部长穆阿梅尔·居乐尔(Muammer Guler)不要粗暴干预示威人群。

穆特卢也是在未遂政变后被捕的人员之一,他被控企图以武力推翻宪法秩序并企图推翻政府。穆特卢随后被判处3年零1个月15天监禁,罪名是“故意并自愿帮助该组织,但不是该组织成员”。

在加济公园抗议期间,埃尔多安经常重复的一起事件是声称抗议者于2013年6月1日在加济公园附近的卡巴塔斯(Kabatas)渡船码头前袭击并骚扰了一位有小孩的佩戴头巾的妇女。

伊斯坦布尔执政党籍市长的儿媳泽赫拉·代韦利奥卢(Zehra Develioglu)称,她遭到半裸男子的袭击,他们还向她身上撒尿,但无法找到证实这一说法的证据。此外,一个月后出现的监控视频显示,代韦利奥卢根本没有受到攻击,当她丈夫来接她时,她安然无恙地上了他的车。但是,埃尔多安继续声称加齐公园抗议者长期攻击佩戴头巾的妇女。

时任伊斯坦布尔公安分局局长埃尔坦·埃赤克特(Ertan Ercikti)因为揭穿了这个谎言被解职。他随后又因密谋反对一个名为Tahshiye的亲基地组织恐怖组织被捕。2017年,他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

伊斯坦布尔警察局情报处副处长梅苏特·伊尔马兹(Mesut Yilmaz)告诉北欧观察,时任总理埃尔多安的顾问、后来成为官方阿纳多卢通讯社负责人的谢诺尔·卡赞之(Senol Kazanci)曾找到他们,并要求他们提供卡巴塔斯码头附近袭击事件的照片或视频。他告诉他没有照片。伊尔马兹说:“尽管如此,埃尔多安仍然毫不犹豫地重复一个戴头巾的妇女在卡巴塔斯遭到袭击的谎言。”

伊尔马兹回忆说,他的部门曾报告称聚集在加齐公园的人群与恐怖主义无关。他说,因为伊斯坦布尔警察局长说服了内政部长,人群才可以在公园里聚集,政府从抗议一开始就下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伊尔马兹说,他们从与抗议者一起住在公园帐篷里的便衣警察那里获得了即时信息,并声称如果伊斯坦布尔警察局长没有反抗政府,死亡人数会高出很多。

他认为卡瓦拉之所以被判有罪是为了恐吓埃尔多安的反对者,这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即将来如果有任何人走上街头或在未来做出类似的事情,他们都会有一个与卡瓦拉类似的下场。

伊尔马兹被监禁了两年,目前流亡美国。现在针对他的通辑令仍然生效。他认为他的两位目前正在服刑的同事塞尔达尔·古尔达利(Serdar Guldali)和阿赫梅特·乌兹土尔克(Ahmet Ozturk)因为遵守法律而受到了政府的惩罚。

政府有关加济公园抗议活动散布的另一个类似卡巴塔斯码头袭击事件的说法是,在警察发射催泪弹后,一群抗议人士躲进了附近一个清真寺避难,并在那里喝了啤酒。但清真寺管理人员之一福亚特·耶尔徳勒姆(Fuat Yildirim)表示,这些年轻人并没有在清真寺内喝酒。

耶尔徳勒姆还说:“作为一名宗教官员,我不可以撒谎。”

他还向公众透露了他承受的压力。在加济公园抗议活动爆发数月后,作为惩罚他被调至另一个地方工作。

加齐公园抗议活动后一段录音曝光在了社交媒体上,录音中时任内政部长居勒告诉将负责建造计划中的购物中心的建筑公司的所有者杰马勒·卡卢杨之(Cemal Kalyoncu),他恳求总理埃尔多安允许抗议人士宣读一份新闻声明,但埃尔多安命令他必须积极干预示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