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土耳其在紧急状态下通过的 “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是否违宪?【1】

2016715日在土耳其发生了未遂军事政变,五天后(720日)土耳其政府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土耳其内阁随即发布了一系列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根据司法部的数据显示, 这些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已使15家媒体被禁、15所大学、934所私立学校、109个私立学生宿舍、35家私立卫生机构、104家基金会、1125个协会被关,35千人被逮捕,7万人被拘留,9万名公职人员人被开除,数万名教师、警察、军人和法官被解职,数十万人失业,而受到波及的人数更是达到100万。

按照《土耳其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土耳其政府当出现在破坏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自由民主制度或者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大规模暴力行动的严重迹象,或公共秩序因暴力使劲按遭到严重破坏时,内阁在总统的召集主持下征求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意见后,得宣布在国家对一个或一个以上的地区、或在全国范围内不超过六个月的紧急状态

按照土耳其宪法法院关于紧急状态的司法解释,紧急措施只有在国家使用一般措施无法解决危险时才能使用。如果这些措施超越有关法律条文明确规定应当采取的范围,那么公民权利无法再受法律保护。宪法对此做出以下规定国家在实施紧急状态的过程中,按照《宪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国家发布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内容没有限制。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的监管领域是无限的。这类命令的范围是《宪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三款和第一百二十二条第二款明确规定表明的在宪法第十五条的原则指导下在戒严或者国家处于紧急状态时期可以根据形势的需要而采取必要的措施。

所以在紧急状态期间,土耳其政府不得为了采取不必要的措施而颁布任何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根据紧急状态采取的必要措施仅限于当前紧急状态的原因和目的。土耳其政府此次宣布紧急状态的原因是暴力事件的传播与公共秩序的恶化。紧急状态的目的融入了其原因。换而言之,当确定紧急状态存在的原因时意味着其目的也确定了。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下,土耳其政府应当以在紧急状态下采取的必要措施仅限于该状态的原因和目的为前提发布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

根据这一逻辑,欧洲人权法院根据《欧洲人权公约》的第15条做出决定,紧急状态不是一个可以采取任何措施的时期,而是可以采取额外的措施来消除造成紧急状态所带来的风险的时期。所以欧洲人权法院以比例原则来平衡这一局面,并规定按照此原则严禁采取比必要采取的措施更多的预防措施

当前发布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 

土耳其大部分学者认为,土耳其政府到目前为止所发布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全部命令中的一些条款几乎跟所宣布的紧急状态的范围、内容和时间完全无关。例如,如果一位公务员在紧急状态下对公共秩序构成风险,那么政府可以裁撤该公务员。但一位公务员无论在正常的情况还是在紧急状态下,在既没有经过一个公正的调查,又无法享有辩护权的情况下,绝对不得被开除。公职人员被开除,大学、新闻社或者卫生机构被关闭等措施不是在紧急状态下必需采取的措施。
如果土耳其政府在紧急状态下做出的任何决定对法律秩序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那么将直接导致国家进入没有法律的状态。如果我们考虑到那些命令对成千上万人的影响,这种情况的严重性变得更加清晰。虽然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可以更有效地解决棘手问题,但是这些决定必须是符合比例原则的,更重要的是必须符合宪法。事实上,从欧洲人权法院的判例法和威尼斯委员会的报告来看,我们能得出土耳其政府发布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不仅违反《土耳其宪法》,而且严重违反《欧洲人权公约》和欧洲委员会标准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