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战争是埃尔多安的机会

作者:史蒂文·库克(Steven A. Cook)*

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为土耳其提供了一个机会。这并不是因为——正如安卡拉在华盛顿的支持者和宣传者希望人们相信的那样——土耳其现在是或想成为像冷战时期一样对抗俄罗斯的桥头堡。这是为了忙碌的国会议员及其工作人员的利益而编造的故事。土耳其只是不想再一次被指派充当北约东南翼的哨兵。

相反,土耳其在当前危机中的机会是一个更加混乱的现实的产物,(这一现实)与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及其执政党将土耳其视为一个独立的力量、国内和叙利亚的库尔德分裂主义的威胁,以及对那些被认为是土耳其最重要的盟友——美国和欧洲——的不满情绪有关。

这些愿望和创伤的结合迫使埃尔多安在危机的相对早期寻找他的俄罗斯同行弗拉基米尔·普京。由此产生的对话和双边关系的扩大——尽管土耳其和俄罗斯在叙利亚、利比亚、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以及乌克兰问题上存在分歧——进一步加剧了安卡拉与其西方伙伴之间的不信任。土耳其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系统迫使美国对土耳其国防部门实施制裁。要求将土耳其驱逐出北约的呼声——这是该联盟的创始文件所不允许的——再次涌现,同时有关安卡拉外交政策取向的更严重问题(也随之出现)。它仍然是西方的一部分吗?它东移了吗?土耳其是否在争夺中东的领导地位?东地中海?穆斯林世界?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埃尔多安一直很幸运,因为他很精明。他有幸拥有一个无能的反对派和一个美国盟友,这个盟友出于脆弱的地缘政治原因(冷战后30年),以及对美国人和土耳其人并肩对抗苏联时代的感伤,愿意忽略他在国内的过激行为。乌克兰的大漩涡可能是埃尔多安的另一个运气,让他有机会来重塑土耳其作为地区问题解决者的角色,并在此过程中推进土耳其是全球领导者的理念,让土耳其与德国、法国和英国等国相提并论。

就在几个月前,土耳其在国际上还处于孤立状态。在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安卡拉与欧洲的关系令人担忧,安卡拉威胁塞浦路斯和希腊,威胁向欧洲人释放难民,并在利比亚问题上与法国发生冲突。在中东,安卡拉与该地区的每个主要国家都有着紧张甚至敌对的关系。土耳其与沙特、阿联酋、埃及和以色列的关系严重恶化,以至于这些国家在该地区内外联合起来反对安卡拉。除了偶尔来自美国国务院讲台的批评外,美国总统乔·拜登的政府基本上无视土耳其和埃尔多安。到2021年底,随着土耳其被孤立并经历了严重的货币危机,安卡拉试图修复它给自己带来的损害。然而,这一切都弥漫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然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几乎同时,有关土耳其对这场战争的反应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说法。一方面声称埃尔多安支持乌克兰独立,安卡拉愿意向基辅提供致命的无人机,以及关闭博斯普鲁斯海峡证明了他们一直以来的观点是正确的,即土耳其过去和现在都是西方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认为土耳其所谓的亲乌克兰立场比安卡拉的啦啦队所暗示的要少。批评者强调,土耳其政府没有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土耳其领空仍然对俄罗斯飞机开放,俄罗斯寡头的超级游艇在土耳其政府的明显批准下出现在了博德鲁姆和马尔马里斯。然而,这可能与安卡拉的亲俄政策关系不大,而是与俄土寡头之间的联系,以及后者与埃尔多安的传闻有关。

抛开支持和反对埃尔多安集团之间的信息战不谈,土耳其既不能完全支持乌克兰,也不能完全反对普京这一事实,为埃尔多安提供了一个机会来恢复他在21世纪中期扮演的角色,同时通过一种不只是拖钓西方的方式强化土耳其权力和独立的理念。鉴于近年来土耳其外交政策具有的不必要的侵略性质,很少有人记得这一点。但是大约在2005年至2011年间,土耳其政府试图在中东发挥建设性作用:监督叙利亚和以色列之间的间接谈判,向黎巴嫩部署维和部队,寻求在叙利亚智胜伊朗,并利用自身经济实力推动安卡拉与该地区多个国家之间的良好关系。

(土耳其)似乎在乌克兰(问题上)有机会重新扮演这一角色。批评者对土耳其的调解嗤之以鼻,认为这只是为了与其他潜在的调解人(尤其是以色列人)相匹敌或占得先机,或者是为了掩盖安卡拉的亲俄立场。这两种批评都有令人信服的逻辑。埃尔多安不喜欢被掩盖,特别是被以色列总理掩盖,而土耳其需要俄罗斯的宽容,以便能够在叙利亚开展军事行动。然而,批评者忽视了埃尔多安在谈判桌上的影响力——尤其是他与普京的关系。除了以色列前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之外,很少有领导人比埃尔多安与俄罗斯领导人相处的时间更长。

当然,众所周知,普京不会接受他人的建议,但埃尔多安比其他人更有能力扮演这一角色。他很有魅力,是一个强人,是一个即使面对深刻的政策分歧也有可能与之合作的人。这两个人以前做过生意。埃尔多安是一个重要的北约国家的领导人,因此是通向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的渠道。

这会结束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吗?普京深陷其中,无法宣布胜利并回家,但埃尔多安可以帮助建立人道主义走廊,并向有需要的乌克兰人提供必要的救济。当然,这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似乎没有一个国家比土耳其更适合尝试。周二在伊斯坦布尔结束的这轮谈判带来了停火的希望,为被围困的乌克兰人提供了急需的救济。

无论停火能否实现,对埃尔多安来说,好消息是他不需要成功就可以恢复和强化土耳其可以成为欧洲、中东和东地中海建设性参与者的理念。这还将推进安卡拉方面的叙述,即它是这些地区的领导者。虽然很奇怪,但土耳其购买S-400的决定以及这对安卡拉和莫斯科之间的关系意味着什么——如果埃尔多安处理得当——这很可能是土耳其恢复权力和声望的关键因素。有时候幸运比聪明更好。

*史蒂文·库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专栏作家、外交关系委员会中东和非洲研究 Eni Enrico Mattei 高级研究员。

本文于2022年3月29日用英语发表于《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网站。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新闻”的观点或立场。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