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劣的借贷计划让土耳其损失加倍

作者:穆斯塔法·森梅兹(Mustafa Sonmez)

土耳其希望借贷计划有助于遏制货币里拉的暴跌并控制利率,但该计划给土耳其纳税人带来了一大笔账单。专家估计,这一涉及国内黄金和硬通货借贷的计划不仅未能实现预期目标,而且使土耳其财政部以里拉借款的成本加倍。

土耳其频繁向外借款,但该国财政部通常不会采取硬通货国内借款方式,因为这种方式使土耳其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当时,支持土耳其复苏计划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该国不要使用此方法。在2002年11月正义与发展党上台执政后,土耳其逐渐减少国内外汇借款,并在2012年前将其归零。

然而,在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2018年7月任命他的女婿贝拉特·阿尔拜拉克(Berat Albayrak)为财政部长后,这种冒险的方法卷土重来。阿尔拜拉克的经济决策经常被反对派批评者斥为“无知者的勇气”。在2020年11月通过Instagram发布有争议的辞职声明前,阿尔拜拉克领导下的财政部一直通过黄金债券、黄金和欧元计价租赁凭证等方法在国内大举借债,该国的外汇计价国内债务几乎达到其外债存量的三分之一。

土耳其财政部的主要目标是吸引民众将手中的黄金投入经济。为了保护自己的储蓄不受通货膨胀和里拉贬值的影响,土耳其人习惯将他们的钱投资于硬通货和黄金。这类资产俗称为“床垫下的储蓄”。正如财政部当时在官网上所说,“(土耳其)床垫下的黄金估计至少有2200吨(约1000亿美元)。黄金债券/黄金计价租赁证的发行旨在将这些资产吸引到经济中,以加强国家储备。”

在阿尔拜拉克辞职时,土耳其财政部以外汇计价的国内债务达到360亿美元,而其外债存量为1020亿美元,外汇债务总额占财政部债务存量的56%。

在阿尔拜拉克的继任者吕特菲·埃尔万(Lutfi Elvan)的领导下,该国国内外汇和黄金债务减少了30亿美元,但截至今年6月,外汇债务总额占其债务总量的比例上升至58.3%。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2018年下半年土耳其里拉暴跌,投资者对获得全面行政权力的埃尔多安管理经济的信心动摇后,阿尔拜拉克转向国内外汇借款,而当局则呼吁民众信任本国货币,远离硬通货。对阿尔拜拉克来说,这是一个冒险的举动,但他显然希望这能吸引更多的兴趣,帮助增加外汇流动性,从而抑制里拉的暴跌。在避免借入里拉的同时,土耳其当局还希望能阻止利率上升。

为了说服民众拿出黄金,财政部在声明中强调,民众可以从存放在床垫下或银行金库中的黄金中获得“6个月1.2%的额外回报(一年2.4%),且这些收益将免交预扣税。”

“允许民众向中介银行出售他们的黄金债券/黄金计价租赁凭证,并随时获取他们需要的现金,就像床垫下的黄金在市场上出售并转换成现金一样。”

然而,这似乎对缓解货币动荡收效甚微。央行动用128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秘密出售硬通货也未能阻止里拉的暴跌。在去年11月阿尔拜拉克提出辞呈时,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报8.59里拉,而2018年7月他上任时1美元兑4.72里拉。

黄金价格带来了另一股逆风。随着黄金证券的成熟,金价从每盎司1200至1300美元飙升至1800至1900美元。里拉的暴跌和黄金价格的上涨都加剧了以外汇和黄金计价的国内借贷成本。

土耳其著名经济学家乌尔·古尔塞斯(Ugur Gurses)估计,阿尔拜拉克时期国内外汇和黄金借贷的一部分,到期的192亿美元债券的平均成本为每年31.8%,包含债券的收益率以及黄金和外汇价格上涨产生的差异,而按市场利率计算收益率的里拉债券的平均成本为14%。这一成本是否会进一步增长将取决于汇率、黄金价格和土耳其的通胀率,而后者似乎很快将达到每年20%。

换言之,外汇价格的每一次上涨都会影响土耳其外债的偿还成本。截至2020年底,土耳其外债总额为4500亿美元,公共部门占该债务存量的38%,即1730亿美元,其中1020亿美元为财政部所有,其余由公共银行和企业持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新闻”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