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类别

评论

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市长选举对土耳其反对派意味着什么?

很多人认为,土耳其3月份的地方选举毫无意义,因为权力仍然如此集中地掌握在总统埃尔多安手中。但该国反对派仍在努力为选举造势,并大胆地称“这次选举将成为一个转折点”,特别是如果总统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失去了对首都安卡拉或金融中心伊斯坦布尔的控制。这涉及到两个关键的问题: 1. 正发党存在失去伊斯坦布尔或安卡拉的风险吗?

土耳其汹涌的移民潮背后:抛弃埃尔多安编织的“愿景”(二)

埃尔多安先生一直试图让土耳其变得更加保守和虔诚,受到他青睐的富裕阶层的经济实力不断增强。Konda民意调查公司董事Bekir Agirdir表示,资本和人才的流动是埃尔多安先生有意改造社会的结果。他称,在补贴和倾向性合同的扶持下,政府极力助推一批新兴企业迅速取代旧有企业。 “资本正在进行转移,这是一项社会和政治工程。” Ilker Birbil是一位数学家,他因签署和平请愿书而面临指控,最终选择离开土耳其,前往荷兰某大学任职,他警告说,土耳其正在永久地失去人民。

土耳其汹涌的移民潮背后:民众抛弃埃尔多安编织的“愿景”(一)

2017年以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过向选民构画旨在恢复昔日奥斯曼帝国的辉煌的所谓“愿景”赢得了选举,并通过推进贸易和扩大军事部署提升了土耳其的影响力,此前多年的经济稳步增长提高了民众的生活水平。 然而去年埃尔多安先生赢得连任后,土耳其经济却出现了严重危机,里拉急速暴跌。任人唯亲和专制主义已经渗透至该国政治的方方面面,土耳其人这次投票的方式与众不同,他们选择用脚来投票。

土耳其的债务危机是如何产生的 (三)

里拉最糟糕的时刻已在路上…… 埃尔多安在参加5月份选举前一个月告诉彭博社,如果他赢了将对央行施加更多的影响。但随后,土美间再现外交冲突,里拉在8月份跌至历史低位,美国威胁对它的这位北约盟友实施前所未有的制裁。 万般无奈下,总统终于放宽了限制,批准了自他执政16年来最大幅度的一次利率上调,此举成功地阻止了里拉的全面崩溃,但此次危机的副作用仍在银行系统蔓延。截至8月底,土耳其非金融公司背负3310亿美元的外汇债务,几乎是其外汇资产的三倍。

土耳其的债务危机是如何产生的 (二)

到2016年底,萨里已经削减了三分之一的员工。他说,大约就在那时,土耳其的银行家们率先“嗅到了危机即将来临的味道”。 “那时我的公司信誉良好,但是我去银行申请贷款时,他们开始说‘哦,我们需要咨询地区总部’之类的话。” 每当里拉出现波动时,人们总会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中央银行,然后转向总统,民众认为他将有力抵制支撑货币所需的更高利率。

土耳其的债务危机是如何产生的 (一)

埃尔多安式的增长模式首先是由廉价资金推动的,2018年,它终于被耗尽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破产的故事。”杰姆·萨里说,他刚刚经历了自己的版本,而在一年时间里,这又演变成了全国性的创伤。 在2018年之前,土耳其的经济一直处于飙升状态,尽管其增长速度令世界惊慕,但其内在的脆弱性却一直存在。它就像一辆处于加速状态的赛车,只是驾驶员忽略了仪表盘上多个闪烁的警示灯,然后在经历了一场典型的货币冲击和残酷的信贷紧缩后,它终于崩盘了。

土耳其里拉走强经济紧缩 通胀率下降

月度价格跌幅大于预期,这表明虽然里拉自8月以来的复苏,有助于部分减轻制造商的负担,但经济收缩和减税措施仍然产生了一定影响。央行最近的举动和政府向市场传递正统信息的类似行动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土耳其里拉处于四个月最高点 但反弹缺乏基础

由于美元贬值和油价下跌,土耳其里拉攀升至近四个月以来的最高点。周二,因风险趋势下降,以及与美国紧张关系的可能加剧,里拉兑美元汇率升至5.27,安卡拉警告五角大楼“离开”叙利亚东北部,这是清除库尔德武装的公开威胁。

土耳其零售业喜忧参半:销售额下降,营业额上升

正如土耳其统计局(Turkstat)稍早前宣布的那样,2018年9月日历调整后的固定价格零售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4%。纵观各个行业,非食品类(汽车燃料除外)销售下降了8.3 %,汽车燃料销售下降了4%,食品、饮料和烟草销售增长了6.9%。此外,与前一个月相比,固定价格零售量下降了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