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的最后一场表演

作者:凯穆尔。艾

军队,高级司法机构,Aydin Dogan(土耳其最具影响力的媒体公司的所有者),Koç集团(土耳其最具影响力的大型控股集团),是共和人民党CHP、人民民主党HDP,美国,以色列,加齐公园抗议者,葛兰运动(服务国际)……这些是正发党自2002年以来为了赢得选举和大量选民的共识而宣布的一些所谓的“敌人”。多年来,列表中的敌人数量在不断地增加。现在德国,奥地利和荷兰也被添加到该列表中。在接下来的选举中,AKP政府和埃尔多安总统肯定会从中国或者世界上最遥远的角落找到一个敌人!这看起来是一个笑话,但不幸的是,这是最苦的真理。

一直是“受害者”

尽管15年来,AKP政府和埃尔多安不断地集中权力力图单独管理土耳其,但他们有一个固定不变的,在每次选举之前几乎都会上演的议程——受害者和被压迫的AKP形象。埃尔多安和AKP高管对这个问题非常敏感,他们从来不允许这种感觉在公众眼中被打破。每次他们都会以某种方式做到这一点,“成功”地从帽子里带出一个新的“敌人”,并把自己打上“受害者”的标签。现在,土耳其与德国、荷兰存在的紧张关系,只不过是为4月16日全民公投中增加“赞成票”的拉票活动。

这是否是新的“One Minute”?

最近这些事件非常类似于埃尔多安多年前在达沃斯与以色列总统佩雷斯的“唇枪舌战”。当时,埃尔多安因为主持人在现场直播中切断了他的言论而很生气,并向以色列总统发表了一些沉重的话语。之后,在土耳其人眼中,埃尔多安的人气和他所代表的党的支持率不断增加。所以看来似乎第二个“One Minute”节目已被剪辑好。然而,这一次计划可能会倒转。因为这一次,欧洲国家知道埃尔多安试图通过这个获得什么。

欧盟借荷兰之手不允许AKP外交部长在荷兰举行支持全民公投的造势集会,甚至不允许他入境,这是向埃尔多安发出的最严重警告。对于埃尔多安和其团队而言,在荷兰发生的一些事情可能有利于说服那些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的选民。埃尔多安的下一个目标是,尽量减少与这些欧洲国家的张力剂量,但在4月16日来临之前,他会一直注意在公共意识宣传方面保持该剂量的存在。

AKP的隐藏议程?

但还有一些值得考虑的问题:土耳其与欧洲发生的紧张局势是否只是为了赢得选举,是否还存在另一个原因?我们不要把这个问题简单地理解为赢得选举。

在2013年12月17日至25日伊斯坦布尔检察院对埃尔多安的儿子和四位部长进行贿赂和腐败调查后,埃尔多安和AKP已经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为了掩盖他们犯下的罪行及在管理国家期间严重的腐败问题,他们不惜违反土耳其共和国的宪法和相关法律法规,犯下了更滔天的罪行。所以,他们最大的恐惧是在议会失去大多数席位,从而失去权力。在2015年6月7日的选举中,他们深切地感受到了这种恐惧。为避免重蹈覆辙,他们现在试图把土耳其的国家体制改为总统制。

很难回到“法治国家”

现在他们有两个主要的目标:第一,保持他们权力的存在;第二,防止土耳其恢复到正常的法律制度。去年7月15日发生的未遂政变,的的确确给予了他们很大的机会。他们通过“紧急状态”和一系列所谓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进行了测试,发现他们可以通过这个方法,很容易地管理这个国家。因为他们并没有看到在此状态下严重的反应,所以决定继续照此永久地管理土耳其。那么埃尔多安如何成功呢?当然是通过取消法律和各种言论自由、财产权、旅行自由等公民权利。

轴变化的虚张声势?

埃尔多安在两个主轴上运行其战略。第一,他对华盛顿和柏林执行“已被控制的紧张”政策。第二,他向俄罗斯传递“我正在减缓与北约的关系”的消息,并试图与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事实上,在他最近一次访问莫斯科后,分析他在飞机上和记者讨论的内容就能清楚地看到这个战略的痕迹。

他向欧盟和美国表示:第二,我们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就经济和军事问题举行了非常积极的会晤。第二,我们谈到了从俄罗斯购买防空系统的问题(指S-400)。

埃尔多安再次示意土耳其 “轴”的变化,简而言之就是:“如果我们在北约不能获得这些机会,那么我们必须找到自己的方式。”

与普京的危险舞蹈?

土耳其总统长期以来一直在发表类似言论。埃尔多安通过时而谈论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问题,时而将S-300防空系统带入国家讨论的话题,与俄罗斯保持密切的关系。他同时对北约、欧盟和美国说,他想“讨价还价”。但大西洋联盟仍然忽略这些言论,并“没有打开手里的牌”,甚至对埃尔多安的“演戏游戏”没有反应。

唯一的例外是普京,一旦俄罗斯领导人意识到埃尔多安没有太多的选择,普京想利用此机会。他有一个加深土耳其和西方联盟之间的斗争的战略。所以,当埃尔多安有麻烦时,普京直接帮助了他。

美国和北约将会怎么做?

埃尔多安想把土耳其赶出欧洲,以便能够从僵局中解脱出来,他需要的是“集中政权”,而不是法律规范和普遍价值观。现在他想通过与欧洲和美国结束外交关系来完成他的最后一场表演。但埃尔多安唯一的困扰就是无法预测大西洋联盟会怎么做?

大西洋联盟会成为这场演戏的观众还是会为了击败埃尔多安的最后一场表演而进行反击?目前而言,这仍然不清楚。这就是张力的原因: 不能预测,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总之,埃尔多安总统已经上映了最后一部电影,各方都好奇这部电影或者这场表演最终会如何结束。

我们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