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爱琴海是那么的宽广无边…

作者:萨拉丁.塞维

土耳其教师马登(Maden )一家没有三年前来自阿富汗的14岁美丽女孩Seher Nazari那样幸运,这五口之家的“夜间旅程”并没有等来期待的美好结局。

来自丹麦的志愿者萨拉姆·阿尔丁(Salam Aldeen)指着对面的土耳其海岸说:“他们会来的,他们一定要来!”。那时太阳还没升起,海边非常冷。希腊莱斯沃斯岛北部海岸的取火堆正好对着土耳其恰纳卡莱的艾瓦奇克区。

不久,阿尔丁兴奋地说:我告诉过你,看,他们来了!

喇叭,警笛…… 从远处到岸边,满载着55人的小船终于靠了岸。

有人喊着: 孩子优先,然后是女人!

饥饿的婴儿,因恐惧而哭泣的孩子,发抖尖叫的女人,最后是那些试图保持冷静的父亲们和爷爷们相继撤离船只。志愿者们将他们的救生衣脱下,用毯子包裹他们冰冷的身体。

然后在另一个寒冷的早晨,这些人继续从莱斯沃斯岛北部向Skala Sikaminias小镇的营地出发。

在2015年10月这一幕是岛上最普通的日常景象,当时每天有85艘橡皮船来往与土耳其海岸和欧洲海岸,运送这些“希望乘客”。他们有些来自饱受战乱之苦的叙利亚,有些来自伊拉克、阿富汗或者其他陷入困境的地区。

两年后,又是11月的一天

两年后,2017年11月的第一天,希腊莱斯沃斯岛的北部海岸见证了另外一个故事…… 这一次的“希望乘客”是土耳其教师马登一家五口。侯赛因·马登(Hüseyin Maden)是一位40岁的土耳其物理老师,他的妻子努尔·马登(Nur Maden)是一名36岁的幼儿园老师。 这一对住在土耳其卡斯塔莫努的夫妇育有两个女儿纳迪尔(13岁)、努尔(10岁)和一个叫费里敦的儿子(7岁)。

11月7日上午,小儿子费里敦的尸体首先在莱斯沃斯岛港被发现。他穿着一件红色外套,棕色长裤,靴子和一件橙色救生衣。两天后,莱斯沃斯岛又发现了另一具小女孩的尸体,这次是大女儿纳迪尔。

11月11日,另一具身穿蓝色长裤、蓝色鞋子的小女孩尸体和一具成年男性尸体被发现了。据希腊官方消息人士透露,父亲和两名儿童的尸体已经在水中浸泡了10天,基本无法辨认。

马登是土耳其卡斯塔莫努省一位优秀的物理老师,他和家人的生活被去年土耳其未遂政变后政府发布的所谓“具有法律效力”的命令彻底打乱了。因涉嫌与葛兰运动存在关联,检察官开始调查他们夫妻。马登担心如果他和妻子被捕,他们三个年幼的孩子将无人照顾。为躲避土耳其当局的迫害,马登决定拼死一搏,冒险偷渡。

然而这次那位来自丹麦的志愿者萨拉姆·阿尔丁(Salam Aldeen)并没有在希腊海岸等待他们,因为土耳其北爱琴海恰纳卡莱和希腊莱斯沃斯岛之间的难民交通已经被停止了。于是,马登一家的悲剧就在今年秋天无情地发生了,这让我想起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陈列着其头像雕塑的希腊女诗人萨福的一首诗:

“你为什么要枉费心机,难道你想软化石头心?”

那天晚上,大海是那么的宽广无边……

我仍然记得伊斯坦布尔费内尔圣乔治教堂的希腊牧师Christoforos在难民营说过的话:“无论他们来自哪里,他们的信仰是什么,这都无关紧要。如果我的家人为了逃离战争、折磨、酷刑(踏上逃难之路),我希望别人能帮助他们,给他们食物和毯子。这样做只是因为我是一个‘人’,所以我来到这里,因为我相信这是对的……”

来自阿富汗的14岁女孩Seher Nazari用不太流利的土耳其语所说的话也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当时,她在难民队伍中与她的祖母、母亲、叔叔和其他亲属等待时与我谈话,告诉从土耳其到希腊的情景。

“真是太可怕了,我很害怕!那天晚上,大海是那么的宽广无边,我们冒着死亡的风险,在整个恐怖的旅程中我一直祈祷,希望自己足够幸运,可以活下来。”

遗憾的是,土耳其教师马登一家没有三年前Seher Nazari那样幸运,这五口之家的“夜间旅程”并没有等来美好的结局。我不知道这位阿富汗女孩现在在哪里,她在做什么。但我知道马登和他的妻子努尔,他们的孩子纳迪尔、努尔和费里敦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