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不该害怕库尔德人?

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政府在国际压力下(特别是来自安卡拉、德黑兰和巴格达)进行了独立公投。官方结果显示,92.73%的选民投了“赞成”票。 笔者认为,库尔德地区政府不可能在公投后立即宣布独立,成立库尔德斯坦国。

巴尔扎尼期待的两个发展

首先,库区政府将把这一投票结果当成与伊拉克中央政府谈判的“王牌”,例如确定基尔库克和一些县的最终归属、分享石油收入、要求长期支付埃尔比勒的财政预算等。 一旦无法通过和平外交手段来解决上述问题或者问题越来越多,那么不可避免的就是宣布“独立”。

巴尔扎尼政府期待的另一个发展是结束与ISIS的战斗,难民回归。这一点对于库区政府争取到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支持尤为重要。另外,结束与ISIS的战斗有助于确定基尔库克的最终地位。这两点是伊拉克库区政府现在的当务之急。

在叙利亚,大马士革政府对于库尔德人获得“自治”有积极的信号。如果叙利亚和伊朗都允许成立库尔德自治区,这将意味着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境内的“自由活动场所”大大增加。叙利亚库区长期以来的“大库尔德斯坦”梦想将变得更加活跃,终有一天这梦想会从黑暗的土地出发,最终滋养“出海”。虽然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受YPG控制(土耳其政府视YPG为恐怖组织),表面上他们与巴尔扎尼政府存在 “差异”,但是YPG多年来一直将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北部的Kandil作为训练基地。

不要自欺欺人!

不要被土耳其的声明所误导。巴尔扎尼的“独立库尔德斯坦”梦想不是今天才出现的。或许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就能找到巴尔扎尼家族近半个世纪不间断斗争的起源。这是一个他们从未否认的目标。土耳其政坛一直存在“滥用外来政治作为国内政治的流行话语”的弊病,所以我们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土耳其做了什么而不是说了什么。比如:伊拉克库区政府具有军队性质的战士(土耳其语称为Peshmerge)正在土耳其接受军事训练。

受土耳其政府支持的土耳其承包商正在建设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例如土耳其正在为该地区建造一条新的石油管道Ceyhan,借此土耳其可以将那里的石油运送到世界其他地区。这也是库区政府在石油方面与巴格达政府存在的分歧之一。换言之,土耳其是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或者巴尔扎尼政府的生命线。再比如,土耳其政府允许库区政府具有军队性质的战士(Peshmerge)帮助YPG(库尔德工人党驻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将重型武器从土耳其境内运至叙利亚科巴尼(Kobani),相信没有人会忘记该事件的录像吧!

土耳其政府的言论只不过是空白的胡说!伊拉克库尔德人宣布“独立建国”是伊拉克的内部事务,这是一个只能在巴格达和埃尔比勒之间解决的问题,就像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是否将会拥有“自治区”的权利一样。只有当这些问题成为影响土耳其国家安全的冲突时,安卡拉才有权利说话。

叙利亚罗贾瓦地区(Rojava)后库尔德工人党会做什么?

那么土耳其应该关心这些事件吗? 土耳其当然可以关注这些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首先,库尔德工人党多年来一直将巴尔扎尼领导的地区作为军事基地。 第二,隶属库尔德工人党的YPG是叙利亚罗贾瓦地区(Rojava)的主要成员。尽管如此,在土耳其帮助巴尔扎尼建设石油管道并且开通通往科巴尼(Kobani)的军事走廊后,担心是无意义的。

为了避免“三面作战”,库尔德工人党停止了在伊朗的武装斗争,减少了在土耳其境内的武装冲突。但安卡拉一定要防备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得到统治权力后,获得更复杂的武器返回土耳其,发动新的武装斗争。安卡拉认为与库尔德人进行“和平解决时期”的谈判成功拖住了库尔德工人党,但事实却是库尔德工人党已经在叙利亚的斗争中争取到时间集中精力。简而言之,土耳其政府在不久的将来会犯下严重的错误,国家有一天可能会面临沉重的账单。

但是,我们更应担心智力和心智的分裂!

土耳其需要担心的不是叙利亚、伊朗或者伊拉克的库尔德人问题,而是自己国家的库尔德公民失去了精神上的完整以及和土耳其人之间的心灵联系。

目前土耳其重新禁止使用库尔德语,不允许私立的库尔德语学校存在,拆除库尔德人的历史遗迹,听库尔德歌曲将面临涉恐指控,逮捕和平的库尔德领导和议员,不允许库尔德人在库尔德人聚居区竞选城市领导。几十年后土耳其再次无视了库尔德人的意志。

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库尔德人聚居区正遭受如同内战一样的重创:城市的电力和水力被切断,普通平民被强制驱赶到别的城市,国防人员用无人机谋杀正在野餐的平民,Tahir Elci等意见领袖遭暗杀,库尔德人集中的东部地区无法享受基本教育和社会福利……贫穷和无知的人民再一次被忽略。

是的,土耳其真正应该担心的是这些事态的发展,而不是伊拉克或叙利亚的事态。我们应该担心继续公然维持错误做法,迫害和无视自己的公民,不仅会带来领土上的分裂,更会产生智力和心智的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