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埃尔多安恐吓土耳其,意欲成为哈里发

本文作者为: 阿卜杜拉.博兹库特

土耳其最高伊斯兰统治者热杰甫·塔伊甫·埃尔多安最近再次试图寻求帝王式总统制,企图建立自称的所谓哈里发国。他通过刺杀高官和实施恐袭事件来扰乱社会秩序,鼓动土耳其人民支持其将土耳其从一个世俗的议会民主制国家转变为伊斯兰独裁国家的努力。

对于关心土耳其政治的人士来说,埃尔多安的野心昭然若揭,例证比比皆是。埃尔多安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那些穆斯林国家实际上受到土耳其的领导和保护。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曾经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一部分。每当国家及总统竞选时,埃尔多安都会强调,他的政治运动不仅仅是为了土耳其,还为了所有穆斯林同胞,无论他们身处北非还是巴尔干地区,中东还是中亚及东南亚。他经常痛惜,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当年两千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国土,如今只有区区780,000平方公里。他还强调,一战时的国际环境已成过眼云烟,其企图收复领土重建哈里发国的野心昭然若揭。

在埃尔多安的演讲中,其野心的迹象俯拾即是。但对其关键支持者的调查研究才最能让人们了解未来土耳其的走向。这些支持者的任务就是在民众中扩大埃尔多安的影响力。其中一位就是Abdurrahman Dilipak。他表面上是一名伊斯兰作家,实际上为臭名昭著的土耳其情报组织工作。他曾被派往多伦多的土耳其人聚居区,发表演讲鼓动埃尔多安的支持者。在那次演讲中,他谈到了埃尔多安的真正野心。他说,一战之后哈里发国并没有消失,其权利实际上转移给了土耳其议会。埃尔多安希望将土耳其从议会民主制国家转变为执行总统制国家,从而登上哈里发的宝座。他还提到,埃尔多安最近斥资数十亿美元兴建豪华宫殿,其1000多间房间指定给全球范围内的每一个穆斯林国家和团体。埃尔多安的女婿Berat Albayrak的邮件中包含了埃尔多安的每日行程安排,显示其会和Abdurrahman Dilipak进行私人会面。这表明,Abdurrahman Dilipak其实是埃尔多安的眼线。作为埃尔多安的特使,Abdurrahman Dilipak代表埃尔多安四处演讲,不仅仅在土耳其境内,在国外也是如此。

另一名关键支持者是Kadir Mısıroğlu。他是一名极端排外人士,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就和埃尔多安共事。他四处传播埃尔多安的哈里发国野心。埃尔多安曾在2014年12月亲自到Mısıroğlu家中拜访,并在总统府接见Mısıroğlu,将其看作是土耳其最杰出的知识分子之一。埃尔多安利用Mısıroğlu来向土耳其民众兜售自己的伊斯兰野心。Mısıroğlu令人憎恶,认为侵略叙利亚和伊拉克可以使埃尔多安复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建立哈里发国。他甚至将那些没有将选票投给埃尔多安的民众称为“异教徒”。 Mısıroğlu公开反对闪族,诋毁埃尔多安的反对者,称他们为犹太人和亚美尼亚人。他还称,美国受犹太人控制,以色列不久就将被土耳其的铁蹄碾压。Mısıroğlu负责管理一家政府支持的基金会,叫做奥斯曼知识和智慧基金会,每周六在伊斯坦布尔布道,并在YouTube上进行直播。

另外一位埃尔多安核心支持者是Nureddin (或 Nurettin) Yıldız。他是一位极端牧师,投靠于和叙利亚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极端宗教组织。他公开支持圣战,认为民主是异教徒的体制,只可用来欺骗民众,篡夺权力。他的极端想法和埃尔多安在土耳其篡夺权力的轨迹不谋而合。埃尔多安的上位,正是依靠民主选举,成为暴君,关押批评人士及冻结异见人士的商务往来。Yıldız和埃尔多安的儿子Bilal Erdogan关系密切,利用Bilal的青年人基金会向土耳其的年轻人灌输圣战思想。他经常受执政党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的邀请向年轻人发表讲话。刺杀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的年轻警察,就是受其影响而走向极端的。Yıldız是一名极端的伊玛目,甚至提议对埃尔多安关押的批评人士砍其手足,迫害致死,而不是将他们囚禁在监狱中。

在埃尔多安的统治下还有很多人在扮演着自己的既定角色。但是通过以上三人就足以看清,如果埃尔多安的计划得逞,土耳其的未来将会何其灰暗。埃尔多安的极端喉舌将欺骗,伪造甚至谋杀合法化,因此未来很有可能比现在更糟。2015年10月10日,安卡拉发生两起炸弹袭击事件,造成包括自杀式袭击者在内的104人死亡,这是土耳其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时任总理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却称,恐袭后,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的支持率将上升。政府完全知晓策划并实施袭击的主要罪犯,但却并没有在袭击发生前将他们绳之于法。达武特奥卢甚至在电视上说,政府只有在恐袭发生后才能逮捕自杀式袭击者。

埃尔多安政府的策略就是扰乱社会秩序,升级恐袭事件,鼓动复国主义,进而长期打压反对派。事实上,当埃尔多安领导的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在2015年6月7日的选举中失去多数席位时,他就秘密策划通过安插在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内的特工杀害警察。事实上,根据泄露出的Albayrak的邮件内容,在两名警察遇害前数月,埃尔多安的手下就已暗示Albayrak鼓动库尔德工人党行凶。两名警察最终于2015年7月22日,在边境城镇Ceylanpinar惨遭杀害,凶手疑似来自库尔德工人党。有报告详细说明埃尔多安如何鼓动库尔德工人党再次付诸暴力的。该报告于2015年6月20日交给Albayrak,报告作者为与埃尔多安关系密切的伊斯兰教主义者Cüneyt Arvasi。

此后又发生的恐怖袭击,有多起是伊斯兰国或库尔德工人党策划实施或宣称负责的。而土耳其的秘密安全部门,似乎在帮助、推动或秘密策划这些袭击事件。有时,土政府对恐袭预警信号熟视无睹,不对袭击者进行打击,甚至是让已掌握行踪的袭击者逍遥法外。3月底或4月初将举行全民公投,决定埃尔多安成为独裁总统的野心能否得逞。此时此刻,安卡拉内议论纷纷,黑暗势力可能正在策划对政治反对派高层领导的暗杀行动。

此前,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遇刺身亡,土耳其国内政变失败。埃尔多安很可能将矛头指向费胡拉·居伦的支持者。法土拉·葛兰 (Fethullah Gülen)居住在美国,强烈批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统治腐败,利用宗教谋取政治利益,并实施外交干涉政策,向他国的极端组织提供武器和资金。埃尔多安污蔑葛兰,但从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葛兰和政变有关,这也得到了周末纽约时报一篇主版社论的证实。刺杀俄罗斯大使的凶手在行凶成功之后,大声宣称自己和叙利亚极端组织有关,这使他成为与基地组织相关的各组织的代言人。尽管如此,埃尔多安及其媒体喉舌还是将76岁的穆斯林学者葛兰描述为主要凶手,但是从未提供任何证据。

政治刺杀可以让埃尔多安继续瓦解业已脆弱的土耳其民主制度,尤其会削弱政权的世俗根基。这样一来,他便可以建立属于自己的类似于哈里发国的政治制度。暴力行为会破坏土耳其的政治和社会秩序,削弱业已式微的反对派。更重要的是,这会让埃尔多安抓住机会,利用民众的愤怒情绪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因此,埃尔多安意在一石三鸟:一是进一步污蔑居伦;二是扼杀微弱的反对派,三是确保哈里发国体制下的帝王式总统制。

但是,埃尔多安这种基于恐怖主义和谋杀行为的强硬施行的策略有个问题,那就是其会严重破坏土耳其的经济和金融,使得土耳其社会走向分裂,并挑起与各同盟及伙伴国的争端。当下,埃尔多安已经不知自己的统治底线何在。他已经成为土耳其,周边地区和整个世界所面临的问题。为了土耳其及其周边各国的稳定,这一问题必须加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