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土耳其警察折磨致死的教师被政府认定无罪,宣布应当恢复工作

Gökhan Açıkkollu教师在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未遂政变后因被指控追随“葛兰运动”而被警方拘留期间遭受酷刑致死,一年半后被认定无罪 而“恢复”其工作。

由总统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AKP)政府终于宣布了该教师的清白。他的复职决定编号为E.2561776,2018年2月7日由教育部制定。

Açıkkollu复职的官方文件由他生前所在学校的前校长交予其妻子,后者也因未遂政变后土耳其政府宣布的紧急状态下签发的政府法令而被解雇。 因此,Açıkkollu的荣誉也在他去世一年半后以简单的“赦免”得到恢复。

2016年7月24日,Açıkkollu因参与策划政变和支持恐怖主义的指控被扣留,并被警方拘留13天,在此期间他遭受身心折磨。 他从未被官方审讯过,警方甚至没有向他发表任何声明。 相反的,他每天都从牢房里被带走,去接受酷刑,在他病情恶化时被送往医院,最后只能被运回拘留所。 他告诉过医生所遭受的虐待和酷刑; 但由于某些原因,他的陈述甚至没有被登记在医疗报告中,在警方施加的压力下他的身体遭受过虐待的证据被掩盖了。

Açıkkollu被殴打,面部被掌掴,肋骨被踢,膝盖被击碎,头部被墙壁撞击。 他被拘留前的体检中没有显示任何心脏病的迹象; 但是,他却因心力衰竭被宣布死亡。 当他在狱中晕厥后,急救人员未被及时通知,导致他最后死于狱中,然而官方记录被篡改为他是在医院去世。

土耳其人权基金会(TİHV)主席Şebnem·Korur·Fincancı教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Açıkkollu死于酷刑折磨引起的心脏病。

Açıkkollu的家人在接到伊斯坦布尔法医研究所的电话后获悉了他的死讯,即使在死亡后Açıkkollu仍在遭受虐待。 他们被告知可以举行葬礼,但只能被埋葬在由伊斯坦布尔市政府指定为“叛徒”的坟墓场内,尽管事实上他没有受到这样的审判,甚至没有受到过审讯。 由宗教事务局(Diyanet)指派的伊玛目拒绝为Açıkkollu进行葬礼祈祷。

他的家人不得不自行保护他的尸体,并用车将他带回科尼亚省的家乡。 在科尼亚省,当地清真寺的伊玛目也拒绝为其做葬礼祈祷,因为宗教事务局发出的指示是“不得为叛徒进行葬礼祈祷”。结果,这最后仪式只由他的近亲们完成。

政变后,土耳其拘留中心和监狱中被剥夺自由的人受到酷刑、虐待、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已成为常态而非个例,因为在该国政变后民族主义情绪激增,宗教狂热加剧,土耳其政府指控“葛兰运动”为2016年7月15日未遂政变的推手并将其打成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