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兰运动最大的“罪恶”

作者:埃尔卡姆·吐蕃

葛兰运动(服务国际)有两大“罪”,一是对Ergenekon和Balyoz的调查,另一个是2013年12月17—25日的反腐调查。如果问何罪更大,我认为是前者。在土耳其共和国的历史上,该组织因这些调查被首次触动。

这个组织的名称是Ergenekon,其行动方式是“反游击武装”。许多专家认为这个组织是“土耳其的深层国家”。自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伊始,这个组织就一直存在,共和国的历史上遍布该组织黑暗、血腥和肮脏的行为,有一些领导人意识到了它的存在,将其命名为“秘密亵渎委员会”。

从政治到军队,从媒体到公众,Ergenekon无处不在。最近的一些事件表明,葛兰运动已被该组织视为眼中钉,逾6万人被捕,其中包括1万7千名女性和700名6岁以下的儿童,他们正在因这个组织的仇恨而遭受非人的折磨。

回到葛兰运动最大的“罪恶”,Ergenekon这个在土耳其共和国成立第一年就存在的组织自视为国家的主要所有者,在那一天之前他们从未被触动。这是土耳其历史上最大的行动,极具风险,行动过程中不乏缺点和错误。双方心知肚明,这次危险的行动可能会造成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或者这个给国家带来种种困扰的肮脏组织被破坏,或者开展这次行动的人与其支持者遭受打击。

当土耳其司法机构开展针对Ergenekon的调查时需要强有力的政治支持。埃尔多安最初站在支持调查Ergenekon的一方,他甚至表示“我是这些案件的检察官”。此时的埃尔多安决心将他的媒体和政党与Ergenekon殊死一搏,因为他认为这个组织正在摧毁正发党。

但之后埃尔多安与Ergenekon的结盟逆转了这个历史性机会。这个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滥用国家资源的组织在行将覆灭前起死回生。而那些勇敢、忠诚的安全人员、司法人员以及支持他们的服务国际的追随者和志愿者被血淋淋地抛弃了。这个组织决定惩罚葛兰运动,同时“杀一儆百”警告那些试图在这片土地上再次触动这个组织的人不要轻举妄动。毫无疑问,服务国际已经被他们燃烧甚至烧毁,不留一丝灰烬。

这是土耳其正在发生的事:首先司法和安全人员被关在监狱,然后服务国际的志愿者被“社会灭绝”。埃尔多安高高在上冷眼旁观,其实现在的他不仅是一位旁观者,而是已经成为Ergenekon组织的一员。当埃尔多安说“有Ergenekon,他们试图推翻政府”时,人们说“是的,有”;当他说“没有,我被骗了”时,人们竟赞扬这种“社会灭绝”。Ergenekon延伸的政治和媒体也影响了其他社会,他们也纷纷赞扬这种社会灭绝。

土耳其慢慢走到了数百万人正遭受埃尔多安打击的“今天”。Ergenekon应该感谢埃尔多安,因为这个组织正在经历其史上最强盛时期。土耳其人民已经无意识地赞美了凶手。那些参与调查现在正在遭受Ergenekon成员的酷刑的安全和司法人员是否在思考:这一切值得吗,为了与Ergenekon组织一起强烈支持实行社会灭绝的“土耳其人民”承担如此大风险?

但正如土耳其的一个谚语所说,“爱国的人不会对自己的人民生气”。是的,不要对人民失去希望。因为土耳其没有另一个人民。尽管目前的状况让我们对土耳其民众不满,但仍然要保持希望。土耳其伟大的社会主义者Nazım Hikmet也曾经历类似的情绪,1947年他在《世界上最奇怪的人民》一文中,这样描述土耳其人民:“我不敢说出来,但你就像是一只羊啊,兄弟!”,像一只仅仅考虑“今天”的羊。不得不承认,似乎从1947年至今,人民的心态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