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学的 Meir 教授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一封信

纽约大学全球事务总监AlonBen Meir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一封信

尊敬的总统先生:

我曾经多次到访土耳其,和各行各业的土耳其人建立了亲密友好的关系。他们对于在您治理下土耳其所取得的成就深感自豪。在您担任土耳其总理的十年间,您变革了土耳其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使得土耳其成为地区和世界范围内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因此,埃尔多安先生,我很痛心的看到,您这样一位曾经的变革者,并没有全力守护自己取得的傲人成就,而是在亲手将其毁掉。在您政治生涯的顶峰,您选择了一条毁灭之路,而您本可以为土耳其的未来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让您可以和土耳其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克相媲美。

虽然我很痛心,但是还是有必要列举出您的种种罪行,因为您的所作所为极大地影响着土耳其,阻碍着国家获得其应有的国际地位。在您的专制统治之下,土耳其已经成为一个警察国家,公民社会分裂,民主制度遭毁。我希望看到土耳其能够从这水深火热之中得到拯救。

您曾经有机会向阿拉伯之春后的阿拉伯世界展现一种伊斯兰民主模式。但是,您打压政治变革,扩大教学机构中宗教教育的比重,以此在世俗教育中进一步推行伊斯兰教。这并不是土耳其人民想要的,人民想要的,也是阿塔图克所期望的,是一个具有伊斯兰价值观的西方式民主国家。

您几乎实现了土耳其人民的理想,和欧盟建立了加入伙伴关系。这样的伙伴关系为土耳其加入欧盟提供了路线图,使其得以利用巨大的人力和自然资源,发展成为国际舞台上具有建设性作用的强国。但是您抛弃了欧洲的社会政治理想,放弃了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希望,同时和俄罗斯纠缠不清。这都让土耳其人民,让土耳其的西方盟友哀伤不已。

您曾经提倡睦邻友好的高尚外交政策。但是您随后却疏远了土耳其的新老友邦,当下的土耳其和几乎每一个邻国都无法和睦相处—塞浦路斯、希腊、伊拉克、伊朗、叙利亚、亚美尼亚和高加索各国,纷纷疏远了土耳其。土耳其和欧盟以及美国的关系也是剑拔弩张。

您如何和国内的库尔德群体改善关系呢?他们也是土耳其的公民啊,为什么他们没有权利按照自己的文化传统生活呢?您不公平地对待库尔德人,就好像他们是您不共戴天的敌人一样。不是的,埃尔多安先生。您打压了亲库尔德的合法政党——人民民主党,逮捕了多名库尔德知名人士和知识分子,只因为怀疑他们与库尔德工人党有联系。因此,您不要奢望库尔德人会对您忠诚。您恰恰是在激化暴力行为。您公开威胁伊拉克库尔德人,只要他们谋求独立,您就会采取报复行动。您害怕国内的库尔德人也会纷纷效仿,寻求独立。但是您没有看到,您的激进政策反而助长了您所害怕的独立活动。

您信誓旦旦地说,土耳其是个民主国家。但是您打压的和平公众示威活动,恰恰是民主的标志。塔克西姆广场的一片狼籍和您对示威人士的残暴对待,无不证明,土耳其正被您一人专政。示威活动结束后,您残酷地对待参加示威的人士,企图传播恐惧情绪,打压人民呼声。

我知道,您很自豪,在您担任总理的前几年间,土耳其的国民生产总值翻了三番。但是,土耳其的贫困人口多达两千万人,占总人口的比例高达22.4%,几乎是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这是您不愿提及的现实,您有意忽视这样的现实,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实现土耳其经济奇迹的虚荣心罢了。

您取缔了国家安全法庭,侵犯了捍卫者和囚犯的权利,警察残暴执法,毫无公民及政治权利可言。您有没有看到,在人权观察组织的世界报告中,记录了您治下的政府肆无忌惮的文字狱和对“反恐法”的滥用?普通土耳其人因为害怕他们的谈话被偷听而提心吊胆,他们在发推特时都恐惧会因为自己的观点而遭到调查。

军队是世俗民主国家的守门人,您却借口北约要求军队需听从人民政府的指挥,将其大大削弱。您毫无顾忌地罢免了近3000名军官,同时利用特权对军队各部直接发号施令,目的无外乎是避免军队将您赶下台,起诉您推行伊斯兰宗教治国,从而避免重蹈您三位前任的覆辙。

您对西方狂妄自大,指责德国使用“纳粹方式”阻挠您的支持者在德国集会以展示您的影响力和声名,其实这仅仅是满足您自己不断膨胀的虚荣心的伎俩罢了。当您在华盛顿和纽约看到和平的示威者被安保人员无情殴打的时候,您却展现出赤裸裸的满足之感,这是因为,不同政见及抗议活动和您水火不容,就算在国外期间亦是如此。

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中,您以打击伊斯兰国为借口,实则攻击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多份可信报告都显示,您一直以来都从伊斯兰国购买石油,从而为他们提供经济支持。不仅如此,您还允许数千名甘愿加入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穿过土耳其边境进入叙利亚,这实际上是在助纣为虐。

腐败?在您治下,腐败分子肆意妄为。多名市政府工作人员、商人、三位部长的儿子,以及您自己的儿子,都面临行贿受贿的指控。您不但没有认真对待这些指控,反而罢免了多名从事调查的高级别官员。您肆意践踏着司法公正,甚至招致了您所在的正义与发展党内部的批评。

为了满足您贪得无厌的权力欲,您企图修改宪法,赋予总统绝对的权力,取消总理一职。议会已成为您的傀儡,会通过您提议的任何法案,满足您自己的政治野心。您背叛了信任您的土耳其人民。您在不断谋权夺利的同时,您的国民正在绝望地忍受着专制独裁之苦。

2016年7月未遂政变之后,国家一直处于“紧急状态”下。在此背景下举行的全民公投出现了多起违规操作,选举欺诈随处可见,监控录像已将它们纷纷记录了下来。您借未遂政变这个“天赐良机”清除异己,在全国范围内散步恐慌和焦虑情绪。反对派成员遭到恐吓、监禁、枪击和殴打。

您大力鼓吹阴谋论。您身边的政府官员和官方报纸都在诬陷德高望重的穆斯林教士法图拉拉·葛兰及其追随者,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诬陷他们企图推翻您的政府。您残忍地迫害了数万人,剥夺了他们的工作,致使他们的家庭经济困难,只是因为您怀疑他们支持服务国际(葛兰运动)。

凌驾于司法公正之上。您颁布法令,要求检察官在调查违反新宪法的部长时需要获得许可,这样您就可以篡改规则,巩固自己的专政统治了。国将不国啊!律师和法官不敢为服务国际的支持者或者库尔德人辩护,害怕遭受您的秘密特工的报复。

您视记者为眼中钉肉中刺,编造罪名进而逮捕囚禁他们。100多名记者正在遭受牢狱之灾。无国界记者组织对全球179个国家的新闻自由度进行排名,土耳其仅列第154位。您关闭或取缔了多个新闻机构,包括报纸和电视台,歪曲事实真相,不顾最基本的新闻准则。

您限制社会自由,鼓吹虚假的宗教虔诚,在晚上10点至早上6点间禁止酒类销售,并试图禁止国立大学设有男女混合宿舍。您自认为您有权利用自己的道德标准绑架每一个土耳其家庭,控制每一个土耳其人的个人空间,就好像这样的旨意来自更高的权威,您仅仅是一个“谦逊”的信使罢了。

您的极端做法导致了您自己政党内部的分裂,一派盲目地支持您,另外的温和派则对您的治国方式忧心忡忡。您维持着虚假的民主,但实际上扼杀反对派政党,使其无法挑战您的权力地位。2016年5月,您施压土耳其议会批准法案取消议员的豁免权,公然边缘化库尔德议员。

您执意在公共意识中强加昔日奥斯曼帝国的形象,建造了拥有1100间房间的奢华的“白色宫殿”,作为您具有奥斯曼风格的官邸。您最近的项目是恰姆勒加清真寺,它目前是伊斯坦布尔最大的清真寺。另外,曾经伫立在塔克西姆广场上充满奥斯曼帝国风格的镶边装饰的清真寺,一个世纪前就已经倒塌了,但是您却还在试图让它起死回生。

您自认为充满信仰,是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改革者,但是您被权力的欲望蒙蔽了双眼,背叛了国民。人民曾希望土耳其能够大步向前,国力强盛,但是在您的治下,这样的希望日渐渺茫。人民的心中,留下的,只有愤怒和痛苦。

我知道您希望在2023年主持土耳其建国100周年庆典。但是您希望如何被人民铭记呢?是一个倾其所有将土耳其发展为强盛的国家,令国民骄傲无比的领袖?还是扼杀土耳其成为伊斯兰民主典范的希望,扼杀土耳其光明未来的无情苏丹呢?

您辜负了土耳其人民。他们只有等到您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的那一天,才能再次畅快的呼吸,自由的思考,还有,大胆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