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才是硬道理,这国的所作所为却正好相反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在本周三发布的年度报告中指出,去年7月的未遂政变导致了一系列针对土耳其公民社会的制裁,而这些制裁的主要目标就是葛兰运动(服务国际)同情者。

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经历了一场未遂政变,正发党表示目前土耳其仍处于紧急状态中。正发党指控葛兰组织为这场未遂政变的策划者,但葛兰组织表示他们并没有参与其中。

国际特赦组织在报告中称,在这6个月的紧急状态中,有超过40000人被拘留候审,有证据表明这些被拘留者遭受了严刑拷问。此外将近90000名公务员被免职,上百家媒体和非政府组织被迫关闭,记者、持异见者也纷纷被拘捕。

未遂政变结束之后,土耳其政府宣布整个国家实行为期3个月的紧急状态,之后这一命令又被延长了3个月。该做法严重违法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欧洲人权公约》。

此外,土耳其政府还通过了一系列所谓的“具有法律效令的命令”,但是这些“命令”都缺乏法律依据,且不符合最低标准。政府以与恐怖组织有联系或涉嫌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将约90000位公务员突然免职,这其中包括教师、警长、军官、医生、法官和检察官。同时,还有超过40000人被拘留候审,他们都被指控与未遂政变或法土拉·葛兰有关,并且当局已将葛兰运动列入恐怖组织名录。法土拉·葛兰曾是土耳其政府的盟友,未遂政变后他被当局指控为政变的策划者。

以上由国际特赦组织所述。

言论自由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2016年土耳其的言论自由被严重限制。全国实行紧急状态后,118名记者被拘留候审,184家媒体在所谓的“具有法律效令的命令”下被任意且永久地关闭,剩下的媒体也被严格限制。

异见人士特别是发表关于库尔德事件言论的人,都会受到暴力和犯罪的指控。网络审查制度也有所加强,仅11月就有375家非政府组织被关闭,其中包括女权组织、律师联合会和人道主义组织等。

在报导中,国际特赦组织还指出政府指控《时代报》(Zaman)媒体集团与2016年3月的一个恐怖犯罪有关联,并以此为由接管了《时代报》编辑部。7月时,该媒体集团以及多家与葛兰有关的媒体机构被永久关闭。

折磨和虐待

未遂政变之后,警察折磨虐待被拘留者的情况屡屡被见诸报端。类似虐囚现象此前大多出现在土耳其东南部的宵禁地区,之后在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出现得越来越多。

由于国家处于紧急状态,被拘留者无法得到保护,之前曾禁止的折磨和虐待又再次出现。最长拘留期限由4天变为30天。前5天被拘留者严禁与律师联系,之后其与律师的谈话录音会交由检方。此外,拘留者联系咨询律师的权利也受到限制,他们不可以自己聘请律师,只能联系到国家指定的律师。身体检查时需要警长在场,检查结果也会被任意篡改。

欧洲反酷刑委员会8月考察了一些拘留所,11月向土耳其当局反映了这些情况。但是土耳其政府并没有发布该委员会提交的相关报告。此外,联合国特别观察员要求考察相关拘留所的申请被土耳其当局一再延期,最终在11月才亲眼见证了这些酷刑。

在政府的一次行动中,3个与警察暴力执法有关的律师协会被关闭。一位律师说,3月时42名库尔德工人党分子被拘留在努赛宾。在拘留过程中,这些人包括成人和儿童,均遭到了殴打和虐待。他们在审问过程中被蒙头殴打,而且即使受伤也无法得到医疗救助。

未遂政变结束后不久,大量拘留所被报出有酷刑和虐待行为。7月时关于暴打、性别攻击、甚至强奸的案件屡屡被报出。成千上万的人被关押在正式甚至非正式的警察拘留所里。军官是最为残酷的施虐人群,他们让被拘留者时刻保持紧张的姿势,将他们的双手反铐在身后,不提供足够的食物和水,甚至不让他们上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