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对未来土美关系的影响

在此次美国大选中,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击败希拉里成功当选美国第45届总统。承然,美国的政治运行系统非常成熟且稳定,但美国总统在一定意义上能够影响该系统的运作也是不能忽视的事实。

显然,竞选期间特朗普的白人民族主义倾向和极端右翼思想对于其成功胜出起到了关键作用。而这种排外情绪明显的竞选主张居然真的奏效了,世界上大多数人对此深表“震惊”。

加之特朗普此前曾发表过一些歧视在美移民和伊斯兰教徒的言论,世界上大多数穆斯林都对这个大选结果深感忧虑。但是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政权除外,毫不夸张地说埃尔多安的追随者们在得知竞选结果后表现得犹如埃尔多安本人获胜那般兴奋。虽然美国政客参选时的竞选语言和当选后的施政方针可能存在诸多不一致,但从特朗普目前的表现来看,未来土耳其的情况并不乐观。

特朗普作为美国W.A.S.P (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白种盎克鲁撒克逊新教徒的代表人物反映了西方人在9.11事件后的普遍心理。特朗普正在积极组建的工作团队很有可能是“鹰派中的鹰派”。这并非危言耸听,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准备邀请以反穆斯林言论著称的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担任国家安全顾问一职。这位曾遭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解雇的“右翼疯子”一贯肆意谴责伊斯兰教,视其为“癌症”。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别说是埃尔多安这样的激进伊斯兰主义者,甚至那些温和的毫无极端思想的穆斯林也将会受到严重挑战。此外,特朗普还计划任命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为中央情报局局长,他跟弗林一样是个典型的反伊斯兰主义者。

埃尔多安政权曾经对希拉里关于库尔德问题和居伦运动的表态感到不安,但特朗普在库尔德问题上的立场极有可能比希拉里更强硬。竞选期间特朗普曾公开表示对库尔德人的喜爱和佩服。

在叙利亚问题上埃尔多安支持“叙利亚自由军”,但对特朗普来说叙利亚并不存在任何的“温和反对派”,所有人都是恐怖分子。这位美国新当选总统似乎并不排斥巴沙尔政府,因为对他来说所谓的“伊斯兰国”才是首要目标。这一点与埃尔多安截然相反,自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土耳其政府的第一目标就是推翻阿萨德政权。

此外,特朗普政权还准备将穆兄会纳入恐怖组织名单内。而埃尔多安政权与穆兄会的关系一直不错,竞选期间更凭借对穆尔西的公开支持和鼓励赢得了不少选民的投票。遗憾的是,与叙利亚局势类似埃尔多安和达吾特奥卢最终误判了埃及的政治进程,塞西发动政变推翻了穆尔西政权。埃尔多安政府提出的“零问题外交政策”演变成“无一个好邻居”的状态。如果特朗普未来的外交政策沿续其竞选期间的主张,那埃尔多安离头疼的日子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