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的骄傲——穆罕默德•阿基夫•埃尔索伊小传

作者:知非

穆罕默德•阿基夫•埃尔索伊是土耳其国歌《独立进行曲》的词作者。他灵动的诗歌和传奇的人生是我们民族的骄傲。他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伟人,是为人民倾其所有的民族英雄!

阿基夫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学者,曾在伊斯坦布尔大学文学院任教。他发表在杂志上的作品给予世人无尽启迪,亦彰显出他作为思想家的崇高身份。在民族斗争的艰难岁月中,他是一位团结人民的英雄,也是用自己的作品浸润世人心灵的伟大诗人。

崩溃和动摇的社会环境伴随着阿基夫成长的整个过程。和他同一时代的艾哈迈德•哈希姆也说:“这个时代对我们而言是陌生的。”是的,在那个整个民族陷入迷失的年代,那个悲伤的年代,迷茫已经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甚至在多年以后,希尔米•雅乌兹也说:“我们变得越来越忧伤。”

悲伤在伊斯兰世界里一直不曾离去,但我们从未有过如此深刻的体会。沉重的国仇家恨压垮了每一个人。沉默的日子里,人们已经很难因流血而有所触动。芸芸众生之中,只有阿基夫一人凛然站起。

非同寻常的爱心与热心

阿基夫拥有非同寻常的爱心与热心。他在还是青少年的时候,就会帮忙照顾亲戚的孩子们,如同一位父亲一般尽心尽力。这也许是他作为孤儿的一种本能。在阿基夫15岁的时候,曾传授给他无尽知识的父亲死于肺结核。

因为一项特殊的任务,建立一座火车站,阿基夫和帖什吉拉特•马苏萨在阿拉伯的汉志地区停留了很多年。这个火车站孤零零地伫立在沙漠里,四周荒无人烟,寸草不生。

火车站内还有一个候车室和一间职员宿舍。住在这里的铁路职员一家穷困潦倒,想坐下只能坐在草席上,没有椅子,没有桌子,甚至连箱柜都没有。不幸的是,铁路职员的妻子临盆在即,距离分娩不过三五天了。可怜的夫妻二人绝望地说:“如果你们有旧衣服,就请给我们未出生的儿子吧!”阿基夫和阿什列夫先生听到后,立刻捐出了他们所以能找到的旧衣物。

而阿基夫还是面露愁色。他对阿什列夫说:“这点帮助微不足道。妊娠过程中有无法预料的危险。我这就乘火车去大马士革买些必需品。”

阿什列夫先生感到很不可思议,立刻说:“天啊,阿基夫,从这里到大马士革至少要五天,你得在路上过五个晚上。我们在沙漠里奔波了一个月,已经精疲力竭,不曾有过一刻安定的歇息,你怎么还能受得住长途跋涉呢?”

阿基夫回答说:“我劳累一些不算什么,可我不能置他们的苦难不顾啊。唉,你知道贫穷有多么可怕吗?真是让我痛彻心扉啊。”

仅仅是为了解决一位孕妇的麻烦,悲天悯怀的诗人就披上他的斗篷上路了。他带了很多必需品回来给铁路职员夫妻。虽然疲惫万分,他由衷地因为给他人带来安慰和欢乐感到高兴。

阿什列夫先生事后称赞他说:

“阿基夫!国王也要向他致敬!在酷热的沙漠里游走了数月之后,只因为了帮助一个女人,又开始了远征。”

如此真诚

 阿基夫对待朋友非常真诚。一旦结交了朋友,这段友谊就能持续一生。据他的朋友米特哈•杰马尔•昆塔伊回忆,从他身上你可以感受到真诚和宽悯这些世上最美好的品德。他说:

“巴尔干战争开始后,阿基夫先生简单地整理了行装,就将政府的工作辞去了。在某个周五,我去他租住的屋子看望他。除了他自己的五个孩子,那里还有另外四个孩子。

我问:这些孩子是谁呀?

他说:这都是我的孩子。”

一位朋友去世了,阿基夫先生也会帮忙筹办丧事、资助家人。

阿基夫和在巴伊塔尔•梅科特比读书时最好的朋友共同承担了家庭去世长辈的托付。哈散先生(1912年在埃迪尔内去世)回忆说:“阿基夫照顾了三个孩子,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言而有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