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葛兰运动不是一个恐怖组织

近日,欧盟反恐协调员戴科乔夫(Gilles de Kerchove)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指出,欧盟并不赞同土耳其的观点,即旅居美国的伊斯兰学者法图拉·葛兰(居伦)的网络是一个恐怖组织,他强调只有看到“实质性”的证据后才会改变这个立场。

戴科乔夫的上述言论很可能激怒安卡拉。土耳其政府指责葛兰策划了去年造成250多人遇难的未遂政变。葛兰强烈否认这一指控,并谴责了这场政变。

“关于FETO,我们不认为它是一个恐怖组织,我也不认为欧盟会很快改变这个立场。” FETO是土耳其政府圈对葛兰运动的专用贬义术语。他还透露,“不仅需要间接的证据,比如下载应用程序,而且还需要具体的实质性的能够证明他们参与的数据……”。

欧盟情报共享单位INTCEN的一份报告指出,土耳其伊斯兰学者葛兰(居伦)并没有策划去年的7.15未遂军事政变。消息一出,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政府备受争议,因为安卡拉方面自政变发生一小时后就迅速“指认”现流亡美国的葛兰(居伦)是此次政变的幕后策划者。

今年1月,伦敦《泰晤士报》和euobserver网发布了INTCEN的此份报告。土耳其外交部发表声明称该报告是“无根据的、片面的和无知的”,并指责欧盟当局无法确认报告内容。

据euobserver 网站1月17日的报道,该报告认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政变后对于葛兰(居伦)支持者的一系列大清洗,旨在进一步集中权力。而《泰晤士报》1月17日的报道,则更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场政变就是为埃尔多安和正发党的反对者“安排”的。

“欧洲情报部门认为,土耳其政府声称一个流放的宗教人士葛兰(居伦)是推翻土耳其政府的幕后主谋的说法是自相矛盾的。”

土耳其政府重申了关于7.15未遂政变的立场,土耳其外交部声称“已经有证据表明未遂政变是由葛兰运动(服务国际)实行的”,但并没有提到“证据”的任何细节。外交部在声明中表示“如果欧盟情报机构认可报告里的说法,只能说明欧盟不怀好意。”

关于土耳其政府指责葛兰(居伦)为政变策划者的指控,该报告指出“直到去年7月,作为世俗主义堡垒的土耳其军队仍是葛兰运动(服务国际)力量最薄弱的地方。”

同时,报告认为“葛兰(居伦)不具备策划并实施这些行动的能力。因为土耳其军队一向视自己为世俗政体的捍卫者,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愿意同葛兰(居伦)的追随者一起合作推翻埃尔多安。葛兰运动(服务国际)并不连贯,且一直和世俗主义的反对派和土耳其军队保持距离。”

这份报告显示土耳其当局在未遂政变后的大清洗旨在消灭一切异见人士,包括在军队中反对埃尔多安军事干涉叙利亚和库尔德人政策的一部分军官。

据德国《Focus》杂志去年8月份的一份报道显示,土耳其政府在政变发生后半小时,就迅速决定将此事件归咎于葛兰(居伦),并于第二天开始对葛兰(居伦)支持者的实施大规模清洗活动。

美德情报部门高官:葛兰不是未遂政变幕后推

德国联邦情报局主任Bruno Kahl表示,土耳其无法让他们相信伊斯兰学者葛兰在去年7月15日发动了一场失败的政变企图,尽管针对葛兰运动有诸多指控。

Kahl在接受《明镜周刊》的采访时表示,尽管来自土耳其的不同力量都试图向德国证明葛兰是政变策划主谋,但是他们并没有被说服。

此外,Kahl还排除了政府参与政变的可能。“政变不是由国家发起的,在7月15日之前,他们正在进行肃清,一些军事思想在肃清之前已经出现了。但是太迟了,并且在该过程中,他们也被肃清了。”

Kahl强调,失败的政变企图是加快肃清的借口。这位联邦情报局主任表示,后政变时代土耳其将面临前所未有的镇压和激进程度。

这位德国情报主任将葛兰运动定义为“通过一些教育机构提供宗教和普通教育的民间组织”。他称葛兰运动和埃尔多安圈子共同合作多年,致力于教育。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很难相信是葛兰发动了未遂政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电视》的报道,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尼斯(Devid Nunes)近日表示,“我发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关于牧师法图拉.葛兰是去年土耳其未遂政变的策划者的说法很难令人信服。”

努尔斯先生指出,迄今为止他没有看到任何葛兰先生参与未遂政变的证据,他不知道美国是否会引渡“这样一个(无罪的)人”。他补充说,如果有证据将葛兰先生与土耳其的未遂政变联系起来,那将是“另一个问题”。

他还补充道,埃尔多安先生的政府正在变得愈发专制,虽然土耳其是北约成员,但近来土耳其政府的种种做法让人不得不质疑它是否是一个可靠的盟友。美国和土耳其之间的紧张关系让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因为“我们试图将ISIS从伊拉克和叙利亚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