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议会的土耳其报告:是入盟“进程”还是“倒退”的报告?

2002年凭借加入欧盟、发展经济、改善民主等竞选承诺上台的正义与发展党(以下简称AKP)政府执政初期确实让土耳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不仅促进了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进程,而且可以说是AKP政府执政期间最重要的政绩之一。

2009年时任土耳其外交部长达武特奥卢在接受美国著名杂志《新闻周刊》的采访时,谈到了“十年后如何看待土耳其”的问题,他认为:“十年后土耳其已经完成加入欧盟的进程,并且成为北约中一个担任有效角色的国家。”虽然距离2019年还有两年多的时间,但看了上周欧盟议会发布的土耳其报告,可以说土耳其很难在2019年之前完成加入欧盟的进程,甚至今天大家已经开始争论是否要终止土耳其的入盟谈判。

自1998年以来欧盟每年均会发布有关土耳其的入盟进程报告,而2016年11月9日的这份报告已经以“土耳其入盟进程史上的最差报告”之名载入史册了。我们仔细研读这份报告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2016年的报告并不是个“进程”报告,而是个“倒退”报告。

为何是“倒退”报告?

这份欧盟议会发表的共102页的报告中提到的许多因素可以解释为什么称这次报告是个“倒退”报告。言论自由、媒体自由、依法治国等领域的严重倒退是首要原因。其实这些问题在三年前已经出现,但是彻底的倒退发生在7.15未遂政变后。AKP政府以防止政变企图为由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颁布法令(KHK)成为了实现倒退的最佳途径。仅仅在5个月时间内,11万1千个人被开除、7万5千人被拘留、3万6千6百人被进入监狱、130名记者被拘留、总额达10亿美元的2600家企业被关闭,这些数字实实在在地说明了土耳其的倒退。AKP对未遂政变的反应已经远远超出了民主的范畴,这是报告中反复强调的内容。回想未遂政变当天埃尔多安对部分媒体的发言,称未遂政变是“上帝赐予的礼物”,他其实早就给出了大规模清洗的信号。

与2015年的报告相比,2016年土耳其在公共管理、人力资源管理、司法系统、依法治国以及基本人权方面均存在倒退的情况。此外,另一个最明显的倒退发生在经济领域。多年来欧盟的报告一直对土耳其的经济做出正面评价,但今年的情况显然与众不同,2016年土耳其经济首次在报告中成为了倒退的议题。6-7年前土耳其曾被称为“欧洲的中国”,但现在土耳其经济每况愈下。观察过去三年土耳其国内发生的状况以及周边地区的局势,可以预料土耳其经济所面临的困局。对于土耳其这样一个外资扮演着关键角色的经济体来说,吸引新的外资或者保持已有外资是非常重要的,而这一切都离不开稳定的政治局势、依法治国和民主。但是近年来土耳其在安全层面、法治、民主等方面的倒退严重影响了土耳其的经济,并给国家和地区局势带来了诸多问题。

欧盟是否会取消土耳其的入盟谈判?

在欧盟发布这份报告后,双方的关系更趋紧张。从土耳其欧盟事务部部长切利克对报告发表的声明来看,土耳其领导人对报告内容并不满意,并且对报告中强调的一系列问题具有不一样的看法。过去一年中欧盟和土耳其在难民问题、免签问题上日益紧张的关系因7.15未遂政变发生了不可忽视的变化。未遂政变后,AKP以此为由进行了大规模的非法清洗,并希望在此过程中得到西方尤其是欧盟国家的肯定与支持。但是欧盟国家纷纷对未遂政变后土耳其国内局势的表示担忧,特别是政府的非民主性态度。

在外交层面,目前土政府放弃了向西方看的外交战略开始与俄罗斯、伊朗和中国接近。未遂政变后,在北约工作的亲西方高级军官被解雇由亲欧亚派的军官接替。以上种种都可以理解为土耳其隔断了西方,多年来争论的“土耳其变换外交战略轴心”的问题已经实现。

另一方面,虽然土耳其在言论自由、媒体自由、民主等核心价值观问题上越来越倒退,但是出于对土耳其关键地理位置及目前中东地区乱局的考虑,欧盟并不希望与土耳其完全断交。对欧盟来说,土耳其的地缘政治作用不可忽视,他们无法接受像土耳其这样一位欧盟的关键性合作者投入俄罗斯的怀抱。但土耳其对欧盟的态度恰恰相反。土耳其总统几乎每次演讲都用”叙利亚难民”问题来威胁欧盟,或者用承诺向土耳其提供的30亿欧元的难民援助来敲诈欧盟,这些态度足以说明在土耳其领导人的议程中入盟议程已然不存在了。而且根据埃尔多安的讲话,土耳其甚至会在不久的将来举行退出入盟谈判的公投。欧盟议会长马丁·舒尔茨前几日表示如果土耳其恢复死刑就触犯了欧盟对土耳其的底线,欧盟就会取消与土耳其的入盟谈判。但对土耳其来说,入盟谈判已经不是土耳其最重要的议程。

现在俄罗斯成为欧盟与土耳其关系紧张后最大的候选国。上周普京的特使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访问安卡拉并参加了AKP的团体会议。对于未遂政变这位特使曾经说过“7月14日我们提醒过土耳其政府”,并且他认为美国是未遂政变的幕后操纵者。亚历山大·杜金的这次访问非常值得关注,在访问期间他向媒体表示普京希望与土耳其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意向。

小结

与其他领域一样,AKP在与欧盟的关系上也失去了之前的所有成就。而这种关系的紧张从另一个视角考虑,其实是对土耳其共和国道路的逆行。目前土耳其国内政局的系统性不稳定及内部动乱,只能使土耳其日益成为一个远离民主制度的典型的中东国家。这种逆行不仅在国家层面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更会破坏土耳其的地区大国形象。土耳其共和国只有借民主之力才能融合西方和伊斯兰的双重身份,促进二者的关系是土耳其的未来,毁掉任何一方是土耳其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