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狂欢节和1938年慕尼黑幽灵

这一次,不仅是土耳其亲政府媒体,甚至国外媒体都在大肆谈论德国——土耳其(以及荷兰——土耳其)翻开了彼此关系的新篇章。相较于土耳其媒体的报道,国际媒体对此津津乐道不仅是罕见的,更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正遭受土耳其持续噩梦影响的人来说。

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于5月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我曾写道:“自2016年7月15日未遂政变以来,英国一直是最同情土耳其政权的国家。英国政府、外交部和英国外交官对安卡拉不仅是土耳其亲政府媒体,甚至国外媒体都在大肆谈论德国——土耳其(以及荷兰——土耳其)翻开了彼此关系的新篇章。相较于土耳其媒体的报道,国际媒体对此津津乐道不仅是罕见的,更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正遭受土耳其持续噩梦影响的人来说。非常友好。”

英国政府通常是务实和愤世嫉俗的。一旦涉及到本国的利益,它会毫不犹豫地与世界上最腐败的政权互动。他们在采取无原则的外交行动方面,一直干得很出色,足以超越其他欧洲国家。欧洲政府通常假装更有原则,但现在看来他们一直在努力吞噬最后的道德碎屑,似乎他们不想输给英国。

今天,每个欧洲国家政府都毫无例外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放弃人权,法治和生态等,以换取甜蜜的利润。在英国的带领下,欧洲各国政府似乎确信在埃尔多安赢得6月份的选举胜利后,他们必须与他和平共处,为此他们甚至不惜无视自己的价值体系。这是有效的,因为埃尔多安不在乎他们的想法,他只想要他们的钱。

鉴于土耳其的欧盟成员国和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如修改关税同盟,土耳其公民的免签证等)的所有前景均被埋葬,欧洲似乎更接受现任土耳其政权。对欧盟来说,从现在开始,土耳其只是另一个第三世界国家,土耳其与所有其他非欧盟国家和候选国之间的唯一区别是它毗邻欧洲。

虽然欧洲对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可能性感到放心,但仍有两大基于地理因素的难题困扰着它们:安卡拉可能威胁欧洲大陆的安全,因为它越来越靠近俄罗斯;叙利亚人和土耳其人有可能涌入欧洲。第三个棘手的问题是欧洲公司在土耳其的投资,大部分围绕支持土耳其经济的谈话的背后就是帮助欧盟的工业,商业和金融资本,但这一切只是缓兵之计。

欧盟无法阻止一个拥有类似土耳其规模的国家沉沦,即使它设法找到一种方法,也很难向欧洲公众舆论解释这一点。欧盟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延长向土耳其银行提供的一些贷款的期限。欧洲企业可以忘记他们在土耳其的投资,但我们不要忘记,国际清算银行报告称,土耳其的公共和私营部门欠国际银行2230亿美元,主要是欧洲银行。

至于移民,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阻止难民。如果叙利亚和土耳其的移民和难民感觉在本国的生活受到了威胁,他们将找到一条逃往欧洲的途径。

因此,唯一突显的现实是慕尼黑狞笑的幽灵!1938年的慕尼黑协议被认为是欧洲和世界历史上的政治、军事和外交失误。大多数国家都认识到,为了安抚独裁者,不惜牺牲重要利益是危险的。因为独裁和民主从来不说同一种语言,与独裁者妥协不仅无效,而且是致命的。与纳粹德国的慕尼黑协定为种族灭绝和全欧洲大陆的毁灭铺平了道路。

尽管对这段不光彩的记忆的安抚再次成为欧洲与两个邻国打交道的工具:普京的俄罗斯和埃尔多安的土耳其,但是一旦欧洲试图安抚他们,这两个极权主义政权总是习惯于狮子大开口。

如果拥有石油、天然气资源和战略力量的俄罗斯都无法承受与西方持续对抗的后果,那么土耳其还能坚持多久?土耳其经济的结构性弱点及其叙利亚政策的不可持续性将引发国内冲突。

埃尔多安政权将继续在错误的路上前进,拒绝进行深入的结构性改革,最终依靠高利率吸引热钱以维持经济。非法性肆虐,任意处置公共事务和分配私有财产,加之缺乏投资保障,高失业率,仅仅基于基础设施、能源和国内消费的有限增长,糟糕的研发环境,可怕的教育体系,自然资源匮乏,极低的储蓄率,陈旧的税收体系,外国投资枯竭,人才大量流失……所有这一切都告诉我们土耳其的经济是不可持续的。

叙利亚政策和埃尔多安政府目前对伊德利卜采取的混乱措施表明,土耳其还有漫长而艰难的道路要走。成千上万的土耳其圣战分子和那些不得不逃离伊德利卜涌向土耳其的人,土耳其武装部队早晚会从叙利亚北部撤退,这些都是土耳其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和法律上的无政府状态的补充,内爆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以上种种黑暗的画面是欧洲守财奴在翻开与土耳其关系新的一页时拒绝看到的。祝你好运,我的亨利!

来源:https://ahvalnews.com/germany-turkey/berlin-carnival-and-ghost-munich-1938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