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组织、基地组织书商在土耳其获得蓬勃发展(三)

很明显,这些人正通过极端主义书籍在土耳其煽动暴力和激进思想,但是包括全国最大的出版集团Irmak在内的数十家出版社,因为出版和发行了异见人士撰写的书籍却被当局草率地查封和关闭。例如,穆斯林学者Fethullah Ggulen一生致力于反对暴力意识形态,倡导不同信仰间和平对话,但是他所编写的全部书籍遭到当局严禁,全国1000多家公共图书馆曾收藏的这位著作等身的学者的所有书籍已被集中销毁。显然,埃尔多安不希望出现一种“反叙述”,因为这很可能抵消土耳其甚嚣尘上的暴力和激进思想,他决心通过滥用政府权力来压制这些批评的声音。同时,在土耳其数以千计的网站也因发布批评政府的文章而遭当局关闭。

值得注意的是,一名土耳其检察官曾调查当局是否已对枪杀俄大使的警员Altıntaş从极端主义书商Akyıldız处购买的书籍发布了任何行政、司法限制或禁止,结果是并没有。换言之,埃尔多安政府并未试图发布任何严控此类书籍的法令。然而,正是这些书籍使得成千上万的土耳其年轻人思想日益激进,其中包括这位22岁的警官,他在叙利亚加紧对极端组织实施空袭后,枪杀了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  

2015年12月7日和2016年5月20日,Altıntaş还向一家名为Benli Kitapevi 的书店下了两份订单。在第一份订单中,他买了几本Qutb的书,其中一本由Abdullah Azzam所写,作为一名巴勒斯坦籍极端分子,他帮助成立了基地组织、哈马斯和Lashkar-e-Taiba,并曾经担任奥萨马·本·拉登的导师。Azzam所翻译的《Kayıp Minare》也由Küresel Yayınları 出版发行。此书是土耳其司法部门唯一下令取缔伊斯m编写的书籍。然而,这项裁决只停留在纸上,政府并未加以实施,此书至今仍在出售。

在第二份订单中,Altıntaş购买了17本书,其中大部分宣扬极端主义思想,包括由基地组织领导人Ayman al-Zawahiri所写的《Al-Wala’ wal-Bara》,该书由Beyaz Minare出版社出版,以及另一本由利比亚籍基地组织高级别恐怖分子Abu Yahya al-Libi (Mohamed Hassan Qaid)所写,由Küresel Yayınları出版的土语名为《圣战和战胜疑虑》的书。这位年轻的刺客通过伊斯兰贷款机构Kuveyt Türk支付了这些订单,并通过Yapı Kredi支付了信用卡账单。

Benli Kitapevi 书店的老板是名为Fatih Köçer的土耳其人,2009年他和哥哥Ferdi Köçer 一起开了一家文具店。自2003年以来,他们只出售宗教书籍,且主要通过互联网。他的注册记录证实了这份订单的真实性,他们通过- — wp:paragraph –>

煽动极端主义思潮的书籍不能被视为言论自由或新闻自由的一部分,因为这些出版物鼓吹暴力和恐怖主义,必将导致严重后果,俄罗斯大使血洒安卡拉就是力证,土耳其需要采取果断行动。然而,期待埃尔多安政府镇压他的极端主义盟友只不过是空想。


来源:https://www.turkishminute.com/2018/12/16/opinion-isil-and-al-qaeda-booksellers-are-thriving-in-erdogans-turkey/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