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春:土耳其修改教材,连国父也不放过?

近日,土耳其教育部掀起的新一轮教改备受争议,因为其中小学教材不仅要删除达尔文进化论,连土耳其共和国的缔造者——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的相关内容也被大幅度压缩。正如《参考消息》在2月24日一文中表述的那样:“土耳其的教材在历史上曾经被政府改写过多次,但是从没像今天这样被如此大幅度篡改。当局正在通过这一方式重写土耳其国家的历史。可怜教育总是为一部分精英服务,这次教材改革更是赤裸裸地体现了这一点。”

以下为《参考消息》报道原文:

近日,土耳其教育部展开了一场“静悄悄的革命”,从今年9月份新学年开始,中小学教材中不仅删除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关于土耳其共和国的缔造者——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的内容也较以往减少,此举在社会和教育界引发争议和批评。

中学教材大变样

1月13日,土耳其教育部公布新的中小学教材草案,并在网上设立平台征求公众意见。教育部表示,将在2月20日之前结束这一公开讨论,之后进入新教材编纂工作,为9月份新学年的采用做准备。

此次教材改革主要内容是:在高中生物课本中,题为《生命的起源》章节被改为《生物与环境》,有关达尔文的进化论内容被删除。

土耳其共和国的缔造者——首任总统、国父穆斯塔·凯末尔的有关内容被大幅压缩,土耳其第二届总统伊斯梅特·伊纳尼的片段则被删掉。土耳其《共和报》报道说,“凯末尔主义”被彻底从社会课程中删除。

此外,以前中学历史教材只介绍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现在增加了从1950年到2016年的历史,其中2016年7月15日未遂军事政变成为重点。新教材还增加了对土耳其本土科学家及穆斯林科学家的介绍。

土耳其副总理努曼·库尔图尔穆什称:“进化论早已是科学上陈腐过时的理论。向学生教授这种理论绝对没有道理。”对于这一教材改革,土耳其教育部副部长优素福·泰金解释说,改革后的新大纲旨在从国家和道德教育的角度讲授和阐释土耳其国家的历史。

教育界激烈发对

这一轮大刀阔斧的教育改革,特别是达尔文进化论被删除,在土耳其社会尤其是教育界引发争议。

此次教改方案的主要起草者、以保守立场著称的亲政府组织土耳其教育者联盟发表声明称,有关国父穆斯塔·凯末尔的课程应该被删除,不应该在中学课程中讲授凯末尔主义。

教育部联盟副主席拉蒂夫·赛尔维称,这一改革举措是“积极的”,希望教给孩子们的课程是从看历史的角度而不是意识形态的角度设置的。

持反对意见的土耳其教师协会发表声明抨击说,达尔文的进化论在世界各国得到广泛接受和认同,从课本中删除进化论“将会被视作土耳其教育界的一大丑闻”。该声明称:“强调所谓的‘土耳其民族性’和伊斯兰逊尼派,只会进一步刺激并鼓励宗教和民族主义心态。”

教师协会主席卡穆兰·卡拉贾说,政府征求社会意见不过是象征性的。学校教材应该基于科学、民主、世俗和社会利益的原则来起草。他呼吁,应成立一个有教育界有关人士组成的委员会,听取来自社会各方的意见,最终形成改革方案。

另一个主要的教师团体、教育界联盟主席穆罕默德·巴勒克批评说:“新教材完全是由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一手打造的。教育部声称这是为了满足非政府组织和社会不同团体的需要,完全是在误导,纯属欺骗。”他说:“如果真的是为了社会多元化的目的,应当邀请教师联盟以及教育专家共同协商制定新的教材。”

反对党尖锐批评

土耳其的教材改革,尤其是降低国父凯末尔和凯末尔主义的内容比重,也引来国内反对党的尖锐批评。最大的反对党共和人民党主席凯末尔·克勒奇达尔奥卢认为,中小学教材减少国父凯末尔内容的做法不可取。

他说:“下一步,他们肯定从课本中摒除凯末尔的名字。不尊重历史的政治制度,必然不会尊重土耳其。”

克勒奇达尔奥卢质问道:“为什么你们要回避自己的历史,为什么你们以此为羞耻?”

伊斯梅特·伊纳尼的孙女、共和人民党女议员居尔森·比尔盖汗说,土耳其政坛历史上曾经也有过试图篡改历史的例子,“但是从未奏效”。

土耳其英文报纸《每日新闻》总编辑穆拉特·耶特金撰文认为,国父凯末尔在土耳其民众心中拥有神圣不可动摇的地位,企图抹杀国父凯末尔的努力很难实现,因此部分保守派分子就开始将凯末尔的继承者伊斯梅特·伊纳尼“妖魔化”,将他说成是一切邪恶的根源。这种做法对于已经千疮百孔的土耳其教育体制将产生何种影响难以预料。

他说:“如果你抹掉了第一任和第二任总统的名字,有一天人们会认为你也会抹掉其他总统的名字。”

由于教改还增加了宗教课程和道德教育的比重,也遭到很多家长的抱怨,他们认为不应强行加进义务制教育课程中。一些国际机构认为,土耳其教育的伊斯兰化色彩日益浓厚。

专栏作家巴尔琴·伊南奇说,自2012年以来,意识形态对土耳其教育体制形成干涉,也就是在那一年,土耳其在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中的考试成绩遭遇滑铁卢。如果政府竭力推动这一轮教改,它将进一步损害土耳其教育体制的健康运行。

一名教育专家说:“土耳其的教材在历史上曾经被政府改写过多次,但是从没像今天这样被如此大幅度篡改。当局正在通过这一方式重写土耳其国家的历史。可怜教育总是为一部分精英服务,这次教材改革更是赤裸裸地体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