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拉布:英雄还是叛徒?

2013年12月17日早晨之前,土耳其人一直将扎拉布看作知名歌手美丽的Ebru Gündeş的丈夫、一位商人。直到那天早晨,一则重磅丑闻引爆舆论,土耳其伊朗裔商人扎拉布(Reza Zarrab)和时任四位部长被指控贿赂和腐败。

在检察官Celal Kara和Mehmet Yüzgeç的指示下,当时的土耳其政坛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行动。伊斯坦布尔首席检察官Zekeriya Öz负责协调这一行动,被告人被指控“收受贿赂、滥用职权、欺诈、招投标中存违规行为和走私”等罪名。时任土耳其内政部长Muammer Güler的儿子Barış Güler、经济部长Zafer Caglayan的儿子Salih Kaan Caglayan、环境与城市规划部长Erdoğan Bayraktar的儿子Abdullah Oğuz Bayraktar、土耳其人民银行总经理Süleyman Aslan、著名商人Ali Agaoglu、伊朗裔黄金交易商扎拉布(Reza Zarrap-Reza Sarraf)和伊斯坦布尔法提赫区区长Mustafa Demir等89人被拘留。

随后内政部长的儿子、经济部长的儿子、人民银行总经理、扎拉布等26人被立刻批捕。环境与城市规划部长的儿子、著名商人Ali Agaoglu、法提赫区区长以及其他嫌疑犯被释放。此前被捕的人员内政部长的儿子、经济部长的儿子和扎拉布随后也于2014年2月28日被释放。扎拉布曾在安卡拉的一次公开场合与时任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合过影,当时总理先生还称赞他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如此种种,更让这个案件扑朔迷离。

随着伊斯坦布尔检察院的调查逐步深入,黑幕缓缓被拉开,调查显示2012年3月至2013年7月之间,土耳其直接向伊朗出口了价值130亿美元的黄金,以此来换取伊朗的天然气和石油。一时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总理埃尔多安,有证据显示他不仅涉嫌贪腐,而且参与了与伊朗的非法天然气和石油交易。

在案件的调查过程中,据称是埃尔多安和一些部长、官僚和商人的电话录音在网上陆续曝光。在知名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 24日公布的一段电话录音中,两名男子正在商讨如何将几处住宅中的现金“清零”。该录音主人公被指是埃尔多安和他的儿子比拉尔,据称是比拉尔的男子说,大约有3000万欧元(约合4000万美元)的现金需要紧急处理。

但是,时任土耳其总理、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这一行动是针对政府和经济的“政治行动”。他和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政府的高层官员将矛头直指葛兰和他的追随者。埃尔多安将这一案件称为与服务国际(葛兰运动)有关联的司法系统人员试图推翻政府的“司法政变企图”。

随着案件调查的进一步深入,土耳其政府加大了对葛兰运动的批评力度,强调存在一个企图夺取政权的“平行结构”。随后欧盟事务部长Egemen Bagis的职务被撤消、内政部长Muammer Güler、经济部长Zafer Caglayan和环境与城市规划部长Erdoğan Bayraktar相继辞职。时任城市规划部长Erdoğan Bayraktar在辞职时称,“调查档案中的大部分发展计划都是在总理(埃尔多安)先生的批准下执行的。现在我宣布从内阁和议会辞职,我相信总理为了使这个国家的人民安心也会辞职。我尊重伟大的人民。”

仅一天后即2013年12月18日,警察系统的人事变动开始出现。18日,参与此次反腐行动的5位警察局长遭解职。19日,伊斯坦布尔省警察局长Capkin被任命为中央总监。20日,警察系统的解职风潮持续蔓延。截至目前,土耳其全国约有2.5万名警察被解职。

2014年1月29日,参与“12.17反腐调查”的检察官Celal Kara和Mehmet Yüzgeç被解除调查权力。检察官Celal Kara被调任至伊斯坦布尔第45初审刑事法庭担任庭审检察官,之后被解职。检察官Mehmet Yüzgeç被调任至伊斯坦布尔第一儿童刑事法庭担任庭审检察官,一段时间后也被解职。负责协调该调查的伊斯坦布尔首席检察官Zekeriya Öz被调任至博卢省,一段时间后也被解职。

扎拉布于2月28日被释放,之后他在参加亲政府电视台“在土耳其国旗面前”节日时谈起了这起案件。他称自己共协助土耳其向伊朗出口了120亿美元黄金(约合200吨)。他表示,这意味着他帮助填补了15%至15.5%的土耳其经常性账户赤字,而他只获得了1.7%的佣金(约2亿多美金)。扎拉布过着奢靡的生活,2014年,他购买了私人飞机和豪华游艇,并在伊斯坦布尔购入一幢价值7200万美元的别墅。2016年3月有消息称,伊朗法院已判处扎拉布的合伙人Babak Zanjani “死刑”,此后扎拉布想出售土耳其的房产。2016年3月,他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被捕,之后被送往曼哈顿。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对扎拉布案的司法调查还涉及土耳其国有人民银行(Halkbank)的高层。参与黄金交易的另一个关键人物正是该行时任首席执行官Suleyman Aslan和副执行官Mehmet Hakan Atilla。据悉,Suleyman Aslan在交易中充当中介,并从中获利270万美元。Atilla被指控协助扎拉布进行非法交易。

2017年3月,Atila在纽约被捕。美国联邦检察官递交的新起诉书一共有四名被告,2011年至2013年担任土耳其经济部长的Mehmet Zafer Caglayan和Suleyman Aslan赫然在列。据了解,该案共有九人被起诉,但只有扎拉布和Atilla被关押在纽约。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于9月9日致电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这是反对土耳其共和国的一步”。

一位密切关注土耳其伊朗裔黄金交易商扎拉布案件的纽约律师阿克布鲁特(Cahit Akbulut)表示,三周前他会见了扎拉布,确认他不会出席11月27日的听证会,因为他正在与检方合作。 阿克布鲁特还说,扎拉布的共同被告原土耳其人民银行高管Mehmet Hakan Atilla也可能与检方合作。阿克布鲁特拒绝透露他与扎拉布会面的细节,称这不道德。

美国纽约法院将于12月4日对扎拉布案举行听证会,土耳其和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导致土国央行连续增加黄金储备,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屡创历史新低。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强烈表示,这起案件是“企图推翻他的国际行动”。土耳其副总理贝基尔·博兹达格表示扎拉布已被美国当局胁迫,成为指证土耳其政府的‘人质’。他还称,“我在这里明确表示,这个案件是政治性的,缺乏法律依据和相应证据,我再补充一点此案是未遂军事政变的延续。”。

纽约法院的伯曼法官在博兹达格发表上述言论一天后说:“帮助他们最好的办法是协助他们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提供有助于辩护的证据或证人。”他表示,土耳其官员也可以鼓励国营的土耳其人民银行的雇员提供相关证据并将其转交美方。

未完待续: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为何对这起案件表示愤怒?

这起案件到底是另一个“政变企图”还是涉及国际犯罪?

这个普通黄金交易员是如何躲过制裁封锁,从土耳其和伊朗的交易中获利的?

该案审判结束后,6家涉案土耳其银行将面临怎样的处罚?